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爱情日志 >

爱得早不如爱得巧

发布日期:20-12-04       文章归类:爱情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爱得早不如爱得巧

  一位网友在我的微博留言,说她去参加了前男友的婚礼。目送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对她说“我愿意”。她心潮依然澎湃,想起彼此相爱的那些年,不能释怀。
 
  她说,他们在一起8年,从大学开始,一路扶持,看过对方的青涩和成熟。她想结婚了,而他不愿意。他说不清自己是对婚姻的惶恐还是对事业抱有更高的追求,他让她再等等,可是她等不了。
 
  她已经不年轻,快三十的女人总是渴望安定和家庭,她也一直喜欢小孩,他们只能分手,她很快和相亲的男孩结了婚。
 
  3年后,他发来了请帖。婚礼上他见她,不无感怀地说:“如果那时候你肯等我,或许今天这一切都不同了。”她听完,心里颇有些难过,向我追问是不是当初作了错误的决定。
 
  其实,“如果”就是一个唯美而没有任何意义的词,所有的假设都不成立,我们拥有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必然。
 
  得到或失去一个人,不是偶然。除了人为的努力,剩下的是天时地利。我们要积攒多少的缘分和运气,才有幸在见他时说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多少人都败给时机,擦肩而过,留下遗憾。例如因宋子文而误终身的盛七小姐。
 
  被落魄的优质男爱上,接受是考验,拒绝是遗憾
 
  提到“宋氏家族”,无人不知,它在叱咤风云的民国崛起,就像一块响当当的招牌,掷地有声。当然,名声更盛的是宋家三姐妹,她们各自精彩,虽巾帼,亦传奇,宋家男儿的光彩反而被映衬得黯然了。
 
  宋子文是宋家的长子,底下还有两个弟弟,个个都是清章才俊。他出生于上海,幼年时由家庭教师启蒙,记忆力惊人,尤其对数字敏感,进入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后,他一路从少年班转到预备班、大学班,所有老师都对他赞誉有加。
 
  1912年,宋子文大学毕业,前往美国留学,入读着名的哈佛大学。3年后,他以优良的成绩毕业,获得经济学硕士,并供职于纽约花旗银行。同时,他还在攻读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
 
  都说学历是第二张脸,这份漂亮的成绩单无疑给宋子文增色,在那些花天酒地的纨绔公子中,他脱颖而出,成为一股清流。
 
  此外,宋子文还生了一副不错的相貌。从他年轻时的照片看,那是个温和儒雅的男人,眼如点漆,不说话时也透着深意。谁说只有男子才迷恋好皮囊呢,女人同样挑剔,宋子文有身家、留过学又长得好,自然成了民国小姐们的心头好。
 
  但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却在盛七小姐的面前栽了跟头,低到尘埃里。
 
  博士毕业后,宋子文回国了,因为姐姐宋霭龄的引荐,他接受盛家的聘请,担任汉冶萍公司总经理盛恩颐的英文秘书。
 
  如果说宋家是后起之秀,还有草根发迹的嫌疑,那么盛家则是毫无疑问的权贵,赫赫显达。盛家有8个女儿,其中以盛七小姐最为出挑,闻名上海滩。她不仅容貌秀美,且见多识广,伶牙俐齿。
 
  盛七小姐名叫盛爱颐,是盛恩颐的胞妹。她和宋子文的相识有些啼笑皆非,宋子文的做派比较西化,时间观念重,他第一次来盛府汇报工作,早早地登门,谁知道却被晾在了客厅,原来盛恩颐这位总经理还在呼呼大睡。盛爱颐看不下去,便替哥哥招呼他,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
 
  对年轻的男女而言,爱情似乎是瞬间的事,像蜻蜓点水,像蝴蝶穿过花蕊,如此自然而又美好。盛爱颐见多了风流公子,宋子文的学识和才能打动了她,他说起留学时的趣闻,妙语连珠,神态飞扬,而她的目光那么柔软,始终没有离开过他。
 
  宋子文陷入这场爱情或许更早,他主动提出当盛爱颐的家庭老师,给她补习英文,这样两人就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
 
  才子佳人,匹配成双,人们总是喜闻乐见的,但双方父母似乎并不在此列。爱本是世间最纯粹的事,不知所起,发乎于情;但婚姻偏偏是世上俗气透顶的事,两姓联姻,门当户对,两个人过日子,背后却拉扯着一长串的旁人。
 
  盛爱颐的母亲庄夫人不同意两人的交往,这位贵妇人让管家偷偷去调查宋子文的家世。宋家纵使家财不菲,毕竟比不上盛家权势喧天,况且庄夫人自己就出生于江南第一豪门常州庄家,她怎么会将宋家放在眼里。前去打听的管家向庄夫人抱怨:“宋家是广东人,他父亲是教堂里拉琴的,七小姐怎么可以嫁这样的人家?”
 
  庄夫人有意拆散这对鸳鸯,于是让儿子盛恩颐找了借口,将宋子文这个秘书调到了武汉。
 
  年轻人的爱情虽然不理智,却是一团炽热的火,恨不得点燃整个世界。
 
  宋子文对盛爱颐是用了心的,他明知是调虎离山,还是去了武汉,没多久,他便按捺不住相思之苦,又回到上海。因为庄夫人禁止两人再见面,他甚至去大街上拦截盛爱颐的汽车,非要见她一面。
 
  这年,广州发生武装起义,孙中山邀请这位妻弟去广州共谋革命。宋子文答应了,但他放心不下盛爱颐,他想带她一起走。趁着盛爱颐和妹妹去钱塘江观潮时,宋子文追了过去,他拿着船票,劝说盛爱颐去广州。他说:“革命一定会成功,年轻人应当闯天下。”
 
  盛七小姐,这名号的背后是生于上海、长于上海的富贵,是花团锦簇的精致,也是不经风浪的安逸,她从来没有想过离乡背井,远离故土和家人。
 
  盛爱颐犹豫了,在家族和爱人之间摇摆不定,最后,她拿出一把金叶子给他,说道:“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那是她送给他的路费,他既失望,又感激。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