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爱情日志 >

爱情是经济的产物

发布日期:20-12-04       文章归类:爱情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爱情是经济的产物

  恋爱是先动心,还是先动性?我问过一位两性专家,她可爱地皱皱眉,不太确定地告诉我,这两者应该是同时发生的吧。一见钟情只需要0.2秒,这是神马速度?一个人眨一次眼需要一秒,也就说不到一眨眼功夫,就中了丘比特之箭,可见这神箭一定乘着光速而来,要不然痴男怨女们为何动不动扯到上辈子的约定,又有百年修得共枕眠的一咏三叹,今天科学把神秘主义解剖得事无巨细时,这些浪漫得一塌糊涂的情话只能随便听一听,拿它来决定终生大事就是悲剧了。
 
  还是回到先前的话题,恋爱是先动心还是先动性,这显然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辩证,两者看似对立,实则统一,以至于到了“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地步”,动心VS动性与此类同,两者关系如此紧密,但要落实到谁捷足先登这个问题上,还是有一些线索可寻的。旷日持久的“鸡”“蛋”之争,现在已经由加拿大一位鸡婆的古生物学者给出了答案,一只恐龙心血来潮建了一个鸟窝,并且产下了类似鸟蛋的蛋,后来这支恐龙后裔渐渐进化成鸟类(鸡也属于鸟类的一种),于是鸡蛋出现了,这位古生物学家就得出了蛋先于鸡而存在的结论:鸡由这些类肉食恐龙进化而成,敢情两亿年前恐龙和鸡还是一家亲,真是颠覆我等耳目,探讨动心还是动性恐怕也有此等效果。
 
  爱情火花瞬间点燃,确定孰先孰后,也不是无迹可寻。性学权威埃利斯在《性心理学》一书中对其这样归纳:恋爱是情和欲的综合体,从生理的立场看,恋爱是经由大脑中枢表现而出的性本能,哲学家康德的说法更有意思,认为性冲动是有周期性的一种东西,而所谓恋爱,就是我们借了想象的力量,把它从周期性里解放出来,而成为一种有连续性的东西。菲斯特在着作《儿童的恋爱与其变态》里,给恋爱下了这样的定义:“恋爱是一种吸引的情绪与自我屈服的感觉之和,其动机出乎一种需要,而其目的在获取可以满足这需要的一个对象。”这个定义并未得到公证,但我们也无从辩驳,至于度娘给出的解释——“男女互相爱慕的行动表现”,太含糊其辞,有点不知所云。对于人类来说,除去生和死,爱情算是头等大事了,除非有出家的打算,不弄清楚它的前世今生,实在说不过去。
 
  总的说来,恋爱的发展是双线并行的,首重的发展是由于性本能地向全身放射,经过宛转曲折的神经脉络,甚至不惜绕远,为的是使性领域以外的全身都得到这放射的恩泽;第二重的发展是由于性的冲动和其他性质多少相连的心理因素发生了混合,产生一系列上瘾的感觉。我们在这里所指的恋爱更像是“爱上”某个人,其实就是一种性唤起。一见钟情也好,日久生情也好,只要头脑中产生足够多的苯基乙胺(简称PEA,类似苯异丙胺,摇头丸的主要成分),爱情就产生了,对某人“来电”就是PEA的杰作。PEA是一种神经兴奋剂,它使呼吸和心跳都会加速,心跳加快,手心出汗,颜面发红,让人极度兴奋,而瞳孔会否放大就是真命天子是否真的来临的最佳标准,是不是有点像吃鸦片的症状?
 
  另外爱情还有几种成分: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内啡呔、苯基乙胺、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总之,苯基乙胺使人坠入爱河,多巴胺让人亢奋和欢愉,去甲肾上腺素让恋爱的人产生怦然心动的感觉,内啡肽能够使恋人持久获得快乐,脑下垂体后叶荷尔蒙则是控制爱情忠诚度的关键激素,追本溯源的话,爱情不过是在这几种物质综合作用下,一堆神经元激活后在大脑放的一场华丽焰火,恋人们产生飘飘欲仙的魔幻感,但这种迸发式的巅峰状态很是刹那,以至于有此经历的人都会念念不忘。
 
  性欲是爱情的始作俑者,关于这一点,斯宾塞在《心理学原理》有一段很有趣的讨论,他认为恋爱是九个不同的因素合并而成的,首当其冲就是生理上的性冲动,其次就是美的感觉,第三是亲爱,第四是钦佩与尊敬,第五是喜欢受人称许的心理,第六是自尊,第七是所有权的感觉,第八是因人之间隔阂的消除而取得的一种扩大的行动的自由,第九是各种情绪作用的高涨与兴奋。斯宾塞在做完种种分析后得出了结论:“我们把所能表示多数的比较单纯的情绪混合起来而成为一个庞大的集体,这个集体就是性爱的情绪。”
 
  爱情始于性欲,由此我们可以更为冷静客观地审视它,除了将它晾到实验室的操作台上观察,还能将它放入经济学模型中比对,因为在经济学家看来,欲望是经济学的逻辑起点,它是感觉缺乏而渴求满足的一种愿望,应对具体对象的需要而产生的一系列活动,包括消费、生产、分配、交换等在内都被打上鲜明的经济烙印,基于性欲的爱情也是经济的产物,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无不是消费、生产、分配、交换的结果,从有爱与被爱的需求,到爱火花四射,到各自品尝到爱的甜蜜,再到互为分工地成立一个家庭,而且还有一个再生产的环节——生儿育女。
 
  经济学者宋承先认为,人们一直背负着三座欲望大山,分别是饮食男女的官能之欲,金钱财富的物质之欲,权力名分的追求之欲,弗洛伊德更是将“性欲”上纲上线,认为它就是人类一切行为的根本驱动力,这种说法饱受争议,有嗤之以鼻的,有点头称是的,鸡一嘴,鸭一嘴,各有各的理,Anyway,性欲作为欲望之源,大概经过公认了的,当然爱情远不止消费性欲那么纯粹,在现实生活中,还有一些不以性欲为基础的“爱情”,为消费金钱、权力或名分,瞧,欲望的幽灵仍然潜伏在那里,即便赌气和刚认识的路人甲拍拖,那好歹人家也帮着出了一口气,总之是有渴求的,不论它是理性还是非理性,渴求就是欲望,欲望的无限性使得人们永远没有足够的购买力去支付,但会竭尽所能去获得满足,这就演化成为需求,虽然有时候不一定真的需要,而且还或多或少受限于能力和资源的稀缺,痛苦和快乐由此而来,所以爱情的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总之,爱情杂糅了各种欲望,又始于欲望的发源地,再将欲望的种子递延下去,因而它成了人们终其一生奋斗的“事业”,也就是我们所有的生产活动都是围绕爱情展开的,是的,没有哪种东西能像爱情那样带来无与伦比的快乐,也没有哪种东西能像爱情那样带来摧人心肺的痛苦,正如你知道的,它根本无法估值。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