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爱情日志 >

遇见爱情

发布日期:20-12-04       文章归类:爱情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遇见爱情

  封存在我脑海里那段小时候的记忆,自从父母结婚以后一直争吵不休,每次激烈的争吵过后,母亲总会躲在一旁默默的流泪,跟我们控诉父亲的“罪行”;而父亲总会坐在沙发上,抽那个一抽就抽了二十年的水筒烟,在另一个角落“烟雾缭绕”。
 
  这样的时刻就标志着双方进了“冷战”阶段,接下来就是好几天的“冷战模式"。
 
  我最害怕这样的时刻,每当遭遇冷战,家里的气氛就会很凝重,姐姐总会颓丧着脸默不作声;弟弟避免“误伤”索性出门溜达;爷爷对这种现象早已司空见惯了,自然是视而不见,躺在摇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不时的把弄着他那只“臭”猫;而我则会难受得整日说不出话,躲在房间里流泪,好几次都把眼睛哭肿了。
 
  在我眼里,父母除了争吵以外就没有别的事情值得我念想,他们的吵闹声充斥着我的童年生活
 
  记得初中那年,有一次,父母吵得很厉害都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一天,父亲开着三轮车送我们返校,一路上我们沉默不语,气氛很是压抑,到了学校我们耷拉着脑袋如丧家犬般地走进了校园,因为心里堵气,自然一句跟父亲告别的话语都没有,权且把它当做沉默的反抗,或者干脆说成是对父亲的惩罚吧!
 
  反正当时那样想着。第二天,正好开班级会议,会议的主题:“幸福家庭赋予了我们什么?”,老师叫我们轮流发言,当轮到我时,我显得很局促,手心一直冒着冷汗,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心里在抱怨:像我们家这样的家庭究竟给了我怎样的幸福呢,它给过我幸福吗?我显得很慌张,脸色煞白,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让我难以启齿的问题,同时它深深地触伤了我的心。
 
  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难处,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面带微笑地说到:“没事的,说吧,大家都是同学,放心吧,没事的”,老师话音未落,我鼓起勇气颤颤巍巍的说出了那句话:“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和冷战,让我体会到了生命的悲哀、听到死亡了的叹息,因为他们的不睦,我曾经萌生自杀的念头,我只想对他们说:就算是为了你们的子女,求求你们不要再争吵了”。
 
  时至今日,我依然能够记得当时老师听到这句话时惊恐的表情以及教室里同学们的一片哗然。那个年纪的我说出了与年龄不相符的沉重的话语,确实给老师和同学上了“一堂生动的课”。
 
  后来,周末回家的时候爷爷告诉我,父母当晚在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后“羞愧难当”,哭了整整一夜。说来也奇怪,自打那次以后我就很少见父母吵架,大概是为孩子着想而暂且搁置争议吧。
 
  高中那年,父亲的酒厂破产了,禽流感肆虐,家里养的猪都死光了,母亲因无事可做也被迫“下岗”了,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那时姐姐、弟弟和我都还在读书,在家里经济大萧条时期却还要支付我们高昂的学费和生活费,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它不会因为你贫穷而对你施以任何怜悯;相反,它会变本加厉地盘剥你,即便你发出无力的呻吟,它也熟视无睹,这大概也是历经磨难之人变得强大的原因吧,谁知道呢?反正这就是真实的生活。父母为此都急坏了,到处筹措张罗,那一年父亲消瘦了许多,母亲的颧骨比以前更高了双眼也深深的凹陷下去,洁净俊俏的外表被干瘪无力的躯干取代。即便如此,父母却从未抱怨过,他们总能乐观地对待这些事情。
 
  记得有一次,家里来了客人,时值周末我放假回家,正好赶上晚餐,我并不认识那个客人,在父母介绍下双方各自寒暄了几句便入座就餐,说是晚餐,其实按照菜谱来说算不上是晚餐,桌上零星地摆放着一碟花生、一叠青菜和四个水煮蛋。
 
  我当时很难受,因为,拿这样的粗茶淡饭招待客人,在我们家族史上是从来没出现过的,这让我很尴尬;当父亲把水煮蛋放在我碗里的时候,我为父亲却之不恭的好意而羞臊,要知道以往他从未主动为我夹菜,“时过境迁”,“家道中落”,他主动为我添菜,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生的“落魄”。
 
  俗话说:“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大概是患难见真情的缘故吧,打那之后父母的感情变得更加牢固,再也不会为一点小事“撕破脸皮”,大吼大叫,父母的相互忍让、相互扶持和共同努力,携手撑起了这个我原本以为是“生命的哀叹,死亡的叹息”的家庭,他们的改变让我对亲情与爱情有了更深的理解——若爱,请深爱,放宽情域、包容彼此,“善待”家人。
 
  上大学那一年,他们远离了家乡去了深圳,当起了农民工,那年他们五十岁,在帮我办理完助学贷款后,他们背上了厚厚的行囊匆匆地赶往车站,父亲虽背着厚厚的行李却始终能够灵活地穿梭于人群,健步如飞往地往前“驰骋”,母亲跟在其身后,亦能够麻利地躲避熙熙攘攘的人群跟在父亲后头。
 
  有一种力量始终在鞭策着他们往前走,这种力量能够让他们放下隔阂、包容彼此,驱使他们原本应该歇息的躯体不断地奔波忙碌、至死方休,这种力量我们称之为爱情、亲情和责任。
 
  到了深圳以后,父母来了电话,他们说那里的生活很艰苦,早上五点半就得起床上班了,却不忘叫我不必担心,他们习惯了就好了,当时我的眼泪“唰”地流了出来,我哽咽了好久说不出话来,当时我隐约听到电话那头也传来了啜泣的声音,我们都沉默了许久,为这离别的亲情、为这被迫迁徙的爱情、为这无奈的家庭责任。
 
  时至今日,为了生活父母依旧拖着疲劳的躯壳在外奔波,我现在才渐渐明白,他们以前的争吵很大一部分是对生活的“控诉”,是对浑身疲惫、满腹苦衷无处倾泻的情感流露,明白了这一点,每每想起初中课堂上的那一幕都会羞愧得面红耳赤。
 
  父母的这一生,从相遇、相识,相知,历经了数十载,哭过、笑过、打过、闹过,从开始的青春稚嫩过度到如今的天命之年,他们一起经历的太多,年轻时的热血和“愤怒”已被时光打磨得只剩下平静与安详,过往的矛盾隔阂也早已淹埋在岁月的狂沙中,但愿有一天,你们能放下手中的活,手挽着手,一起欣赏,日出,日落。
 
  然而,春节过后,父母又买好了去深圳的车票……
 
  我想父母的爱情就是被生活磨掉各自的棱角后,和爱情、亲情、责任融为一体,驱使他们原本应该歇息的身体不断地奔波忙碌、至死方休。



上一篇:艰难爱情

下一篇:远的要命的爱情

本文标题:遇见爱情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aiqingrizhi/5106.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