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爱情日志 >

父母的爱情

发布日期:20-12-04       文章归类:爱情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父母的爱情

  七十年代初,二十岁的父亲,身材挺拔、匀称,皮肤白净,剑眉星眸,仪表堂堂,有着俊朗容貌的父亲却也是个腼腆型的青年。村里有好几个姑娘很钟意父亲,偶尔,父亲一人在队里看场,午休时,一群大姑娘小媳妇的蹑手蹑脚的走过来,从窗户缝扔些小石头偷偷的袭击他,然后看到父亲被惊到后脸刷一下就红到耳根了,这些女人们便笑的花枝烂颤,嘻嘻哈哈个没完。父亲也不过多埋怨,只顾一笑又扭过身去接着睡觉。也有姑娘偷偷的给父亲送来自己亲手做的鞋子、鞋垫啥的,也被父亲婉言谢绝了。以后的日子里,那些姑娘们便不敢献殷勤了。几年后,父亲到了该成亲的年龄,因为父亲弟兄很多,在那个年代像这样的条件,说不上媳妇的比比皆是,父亲23岁那年,奶奶不得不托人给父亲介绍对象了。
 
  那天,父亲的表姑上门来了,父亲的表姑能说会道,在村里擅长说媒,是个“战绩”不错的月下老人。她和奶奶闲聊几句便说明了来意,“弟媳妇,我今天来是给二小子说媳妇来了,我们村的姑娘,虽说比二小子大一岁,但为人忠厚,父母通情达理,我觉得和咱们二小子很般配。”
 
  奶奶赶紧接过话茬,“妹子,那敢情好,如果说成了,我可得好好谢谢你这个大媒人”。
 
  姑嫂俩说着笑着就把事情定规下来了,过了几日,媒人安排了相亲的日子,经过表姑介绍,父亲认识了我的母亲
 
  相亲那天,父亲把自己打扮了一番,一件白色衬衣,一条灰色长裤,微卷的头发油亮蓬松,顺着弯曲的波浪线很蓬松自然的趴在头顶,是那个年代少有的大背头,很洋气。收拾完毕,父亲揽镜自照,镜子里的父亲青春洋溢,神采飞扬。父亲左右打量了自己一番,冲镜子里的自己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很满意的放下镜子,骑上他的大二八自行车便出门了。
 
  这是一辆七十年代初最流行的飞鸽牌二八自行车,年前才买的正好相亲用到了,父亲临出门还把自行车擦的锃亮,因为是去相亲,父亲心情出奇的好。出了门一路哼唱着小曲,脚踩自行车飞驰乡间小道上。此时正值春季,地里的麦苗泛着青绿,地边上、笼口里的野花深深浅浅的开放着,父亲路过的花朵开的正艳,仿佛也蹭个喜庆。
 
  不一会儿的功夫,父亲便来到媒人家,母亲已经在屋里等候了。也许是女人特有的矜持,父亲撩开帘门进屋后,母亲羞的低下了头,可能是她早就看到院子里走进来的这位俊朗的小伙儿了吧!
 
  父亲礼貌性的问了句“早来了!”母亲这才抬起头来,轻声的“哼”了一下,手便无处安放的缠绕起自己的麻花辫。母亲身穿一件白底素花‘的确良’衬衣,黑色迪卡裤子,一双手工布鞋,既朴素又青春。表姑看罢,首先打破了尴尬,冲我父亲说:“来来来,看骑的这身土吧,给你条毛巾,先抽哒抽哒去”。
 
  趁父亲出去弹尘土,媒人顺便就问了母亲的意思,母亲支支吾吾的说,谁知道家人有没有意见,问问家人再说吧!一边说着脸上便飞上了云霞。媒人似乎猜出了母亲的心思,“我表侄人长得没的说,个子不高不矮,身体壮实,有一身的力气,地里农活样样拿得起放得下,而且还是一个手艺人。除了弟兄多点儿,没得挑,你如果没啥意见,一会儿你俩单独谈谈”?母亲看了看媒人,而后点了点头说“行”!两人话音刚落,父亲又进屋了,表姑冲着父亲示意了一下,便只顾自己出去了,屋里剩下了父亲和母亲。二人都谈了些什么,在回忆这些时没有透露,只知道就那一次见面,母亲对父亲一见倾心。
 
  那次谈话之后,父亲母亲都对彼此有了好感,但是乡里人的规矩就是,家里老人兄嫂也是要“看家”的,那时的奶奶家一亩三分地的大院子,六间青砖房子,日子过得不算紧巴。父亲弟兄四个,还有个老妹妹,那年三叔四叔和姑姑还都在上学,大伯于前年完婚,另立门户单过,家里爷爷经营着小生意,家里就父亲一个壮劳力。农闲之时在村里大队的铁厂打铁,因用心做事,进厂两年多已经是一位手艺很不错的铁匠师傅了,工钱高于一般工人,挣得钱补贴家用,日子还算过得去。但是听说女方要来家里,奶奶还是提前有所准备,她挪开瓮盖,在那只有少半截子粮食的大瓮边上撒上了些麦粒,然后又把沉重的石板盖子盖好。据说那个年代,都或多或少有些遮盖隐瞒,奶奶的举动实在不为过。
 
  那天,舅妈和姥姥跟母亲来相亲,还别说,舅妈眼可真好使,在屋里环顾了四周,便偷偷把母亲叫出屋,神秘的说“看来日子过的不错,满满一大瓮粮食,你过门后准保吃喝不愁,小伙子又不错”。姥姥本来也早相中了这个模样俊朗的年轻后生,又听说家里日子还不错,心里也就默许了这门婚事。回家后姥爷问起父亲家啥屋子啥院子,姥姥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姥爷为此还埋怨一通。
 
  亲事定下来后,父亲带母亲去县城买了几件漂亮衣服,高高兴兴的送母亲回家。刚一进村,父亲便从自行车上下来,和在街上的乡亲们打招呼。父亲前脚走,人们便夸赞起父亲的好来,“这小伙子,不但一表人才,还这么懂事,如花算是找对人了。”见此情景,人群里的姥爷心里乐开了花。后来听母亲说,这门亲事,最得姥爷心意。
 
  那年冬天,父亲风风光光的迎娶了母亲进门。再后来就有了我们幸福的一家人。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