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发布日期:20-12-03       文章归类:爱情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华美的语言,美好的憧憬,无限的想像。爱情却不是你想像,又如你担心的那般没那么浪漫。
 
  如是我闻,爱情是一份正式表达,一场电影,一顿烛光晚餐,一双手牵手漫步林荫树下,方开启一篇唯美爱情故事。顺序很重要,不能颠倒,不然便不是感情,是原始欲望的冲动。
 
  一拨一拨的人前赴后继舍身进入这场大革命中,弄得战火纷飞,硝烟弥漫,声嘶力竭。活脱脱要演绎一次“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无畏气势。
 
  多么异常刺耳的讽刺,真的有谁能做到如斯,为良人生,为良人死,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勇敢!良人刚刚闹腾了会子,可能有人便受不了的想打退堂鼓了。
 
  风华绝代,绝色美人的“七十年代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李敖对她的评价:“在屋子里一群人当中,一眼就会注意到的美女”。然而,结婚仅三个月这段婚姻就夭折。据传闻,仅仅是胡因梦在如厕时因涨红了脸,被李敖瞧见后认为是丑态的嫌弃了。李敖这种炙热如火的爱情此刻是多么的不值钱了。
 
  有人会说:“我只想找个懂点事的女孩子。”
 
  “我只想找个会做饭的。”
 
  好家伙,敢情女人就是一台机器了,这是在找爱情,还是在找老妈子。好像任何女子在爱情面前,在心爱的他面前都是不懂事的,懂事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真的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彼时,女性的优秀是为了能支撑起自己的不懂事在做资本嫁衣,真的是好过一个人的日子更为轻松。
 
  而多数人眼中知性优雅的我,我不喜欢这个美丽词汇套用在我的身上,这亦不是我,而我一直是任性不懂事的女孩子,且岁数越长越不懂事成反比的速度疯长。
 
  你了与不了,与女人何干,你走了自有后来人代替,少了一个男人的优秀女人的世界照转。妈宝男、情色男、猥琐男、低级趣味男请靠边让让,别污了主流男士的名声。
 
  这种懂事,是压抑女性天然小性子,如薛宝钗那般的少年老成、世故圆滑,与宝玉在一起时像知心大姐姐、像妈妈、更像一家的祖母,独失了一味小女人那般的爱人心性。难怪黛玉那般任性死作,宝玉就是爱她如痴。
 
  宝钗的这份懂事里多少深藏了女性的卑微,男人的懂事里却是隐藏着无法承载女性任性的无力感而在那诟病她们了。
 
  为什么没听见有人说,我只想找个自己爱的人去呵护,相伴到老过一生。
 
  此刻的爱情是允许人去质疑与迷惘的。
 
  我们的爱情世界总是活在文字里、嵌入在心尖上,雷声大雨点小。却是话从口出时,总那么的有些伤人心。偏偏喜欢用些口是心非的语言来表达,难不成表达爱情也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看似有个性,实则是无自信或者不成熟的感情观,很有可能最后令人觉得无趣或无诚意,悻悻离开,却是反噬自己了。可这世上也无那么多的后悔药丸子吃的呢。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这点毋庸质疑,怪不得都说文人风流,文字里尽显内心世界对外在事物的这份完美期许足以可见。
 
  这种文字一出,不知又要骗瞎多少怀揣青春梦想,恋爱中少男少女们的泪水了。
 
  可这种爱情观仔细想来,是有多么吓人啊!这是爱情凌驾于任何有作为的事情上了。
 
  甚而另一半不管是猫是狗,或是消失,或是其他什么劳什子原因,都要死抱着这颗自我麻癖所谓的大树,生生世世的。
 
  这便理解为何旧时那么多的贞洁牌坊了,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便浸了猪笼。无视人性的残酷爱情观,传统中的陋习一时半会也是想走出却难以走出来的人们内心的围城了。
 
  多数时女性要的不是金钱、利益、虚伪,仅是一份对待爱情的仪式态度。往往事与愿违的背道而驰,小小虚荣的索要爱情仪式,换来的却是道德标准的无限捆绑。让人落下清泪的无限伤感......
 
  这亦是人类的伟大与悲哀了,想与命运抗争,却是胆怯于行动上了。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