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繁星满天

发布日期:19-07-25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繁星满天

  卸下全身的重负,抖落羁旅的风尘,任心静如水,在大山深处,寻觅一处宁静的处所,信手拉过一把干草,席地而坐,感觉一切都平静了下来。抬头看天,只见漫天的繁星不停闪烁,数着那些攒在一起的星子,暮然间发现,年少轻狂早已成了远去的回忆:儿时的玩伴不知已有多少年没有在一起彻夜狂欢,昔日抚一摸一我面颊的老妪早已化作了一抔黄土。多少生命随风逝去,又有多少生命徐徐而来,在时间的长河里,我原本就是一颗卑微的沙子。
 
  沧海一粟,是对人生最最真实的表达,就算我们曾经叱咤风云,最终,也无法逃离沦为一抔黄土的命运,远不如山间的松树来得长久。细细想来,在浩瀚的宇宙中,我们还不如一条流淌的小溪。经历了所有的喧嚣与浮躁之后,宁静下来的心会发现,天还是那么蓝,水还是那么绿,逝去的只是无法再来的岁月。历经世事的我们,丢失了年轻时的梦想,剩下的只有麻木、呆板,虽然每天的朝晖依旧兴致勃勃,每天的夕阳依旧充满了悲壮。在短短的一生中,有时候我不禁反思自己到底拥有过什么,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过眼的云烟。也许,等到垂暮之年的时候,我们才能参透这人生的真谛,直到重归混沌的时候,我们才会进行对自我真正的思索。
 
  凌一乱的思绪,使我头昏脑胀。回忆,占据了我的全部身心,忧伤再一次爬满了我的额头,一幕幕的往事又在脑海中闪现,剪不断,理还乱。漫天寒星,一钩弯月,默对蓝天的旧梦虽可重温,但,人生的缺憾却无法抚平,无尽的沧桑早已无法重来。
 
  在星空下玩一弄自己的手指,远方又有筝曲传来,像一粒粒晶莹的雨滴,每一滴都落在我的心上,泛起一朵朵细小的浪花。不知道年少时的我曾经多少次在夜晚,独对秋风,让从天际而来的清凉吹乱我的发;只是依稀记得,那些夜晚,就像今夜一样宁静与慈祥,像外婆关爱的眼神。是啊,这些年来,星空一如既往宁静而慈祥地悬在我的头顶,放任每一朵灿烂的星辉,投射在我的眼底。
 
  山村的夜晚充满了甜蜜的味道,当年披星戴月离去的我,如今早已披星戴月地归来。再回首,夜晚依旧甜蜜而多情,天空依旧是一片蔚蓝,星子依旧是点点明亮。回首年少轻狂的岁月,仿佛失落了什么,又仿佛得到了什么,事实上,我何曾失落,又何曾得到。
 
  小时候的我,最爱赖在外婆的怀里,数着天上的星星,听外婆将牛郎织女的故事,说七仙女的传奇。如今,再回到当初的出发点,除了对已逝岁月的怀念,又有谁能用慈爱的手抚一摸一我沧桑的眼神呢?前段时间,我再次经过外婆的坟前,看到荒草萋萋,我的眼泪就不由得滚落了下来。时间啊,你带走了多少生命,给我留下了多少遗憾?对老人的怀念与感恩,对老人的愧疚与负罪,瞬间充斥了我的心。用手捧起一捧黄土,培在外婆的坟头,想借此慰藉自己的心,可是,现在做着一切,外婆哪会知道呢?
 
  有人说过,天上的星子都是凡人的灵魂所化,每个面对星空的夜晚,我都睁大眼睛,努力寻找了那些熟悉的身影:奶奶、外公、外婆……清凉的夏夜,万物俱寂,我双手合十,为每一颗星星祈祷。
 
  真正生活在星空下面的时候,山村总是掩藏在朦胧的面纱背后,无尽的温柔总让我浮躁的心一次次归于宁静。在忘却白日喧嚣之后,我不竟怀疑,现在的我还是不是童年时那个单纯的边放牛边读书的单纯孩子,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这纷纷扰扰的世间,我沾染了太多世俗的味道。
 
  年少时的梦想,年少时的壮志豪情,早已随风而逝。那些在星空下做梦的岁月早已无法重来,现实的残酷总让人窒息,幸运的是,有妻陪我走过以后的风雨。伸手,抓下一把星辉,装进往事的匣子,一起寄给在娘家的妻,交换她与我不同的童年。流星划过的时候,我侧耳倾听,总能听到风中传来妻温柔的耳语。
 
  远方,群山依旧绵亘蜿蜒,顺着我的视线延伸。几声清脆的虫鸣划破了夜晚的宁静,思绪瞬间被打断。岁岁年年,星子依然是星子,群山仍旧是群山,远方,依旧是我心灵的寄托,所有的日子都在继续演绎生命的轨痕,怀揣梦想的我们,依旧行走在前行的路上……
 
  今夜,我将有一个奇异的梦,怀抱一颗星子,与妻一起,凝视着手中逐渐灿烂的光芒,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上一篇:秋天的散文

下一篇:凤凰花又开

本文标题:繁星满天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1205.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