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题辞

发布日期:20-06-05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题辞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的泥委弃在地面上,不生乔木,只生野草,这是我的罪过。
 
  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各各夺取它的生存。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踏,将遭删刈,直至于死亡而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以及乔木,于是并且无可朽腐。
 
  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
 
  天地有如此静穆,我不能大笑而且歌唱。天地即不如此静穆,我或者也将不能。我以这一丛野草,在明与暗,生与死,过去与未来之际,献于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之前作证。
 
  为我自己,为友与仇,人与兽,爱者与不爱者,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与朽腐,火速到来。要不然,我先就未曾生存,这实在比死亡与朽腐更其不幸。
 
  去罢,野草,连着我的题辞!
 
  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鲁迅记于广州之白云楼上。



上一篇:儿女

下一篇:影的告别

本文标题:题辞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3665.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