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狮爪虎牙

发布日期:20-07-12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狮爪虎牙

  那晚,住在非洲肯尼亚野生动物园的营帐里。
 
  看守营帐的,是一名骁勇善战的马赛土著。泥地潮湿而寒冷,野兽的吼叫声此起彼落。我睡不着,爬出营帐,与他搭讪。他谈起以利矛刺杀狮子的英勇历史,口沫横飞,绘声绘色,在他连比带画的描述中,我仿佛看到狮子猛掀狂扑那种恐怖已极的噬人凶相。与狮子搏杀,是一场又一场生死线上的“游戏”,他双腿那坑坑洼洼让人惨不忍睹的伤痕,便是生命永远的烙痕。他余悸犹存地说:“被狮爪抓到时,那种直捣心窝的痛楚,好似有人硬生生地用刀子把你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切割成碎片,惨绝人寰啊!所以嘛,每回扑杀狮子之后,我便把它的利爪一只一只地剥下来,充作战捷纪念品。”说到这儿,他忽然目光炯炯地问我,“你要买吗?”买狮爪?狮爪居然可买?哇!噫!哟!忙不迭地点头。少顷,取来,摊放在掌心里。月圆而大,沾着温柔月色的狮爪,依然狰狞得令人心悸。呈现邋遢的米黄色,形弯而尖,质坚如石,尖端处利如刀刃,以它轻刮皮肤,血痕立现。买了一只,千山万水地带回家去,慎重地摆在柜子里。
 
  另一回,到尼泊尔去。
 
  晌午的阳光,亮得刺眼,有着一种狠毒的劲道,泼在脸上和身上,滚烫滚烫的。到土著的村庄去逛,性子淳朴的土著妇女,在地上摆卖手工艺品,耳环、鼻环、手镯、项链,全都是以兽骨制造的,美丽而又诡谲,独特而又阴森。正专心拣选时,冷不防有人碰了碰我的肘子。转头一看,是一名臂肌怒张的土著。他叽里呱啦地说着土话,我听不懂;他龇牙咧嘴地扮着各种鬼脸,我看不懂。最后,他无奈而又绝望地指着自己的牙齿,再三地重复着一个字眼。我猜测他可能是牙齿痛,向我讨药。把随身携带的头痛药取出来给他,他却摇手又摇首。几番折腾之后,我这才又惊又喜地了解,他原来是想向我兜售“老虎的牙齿”。点头如捣蒜。从老虎嘴里拔下来的这枚牙齿,呈龌龊的奶黄色,尖削,有腾腾杀气。语言不通,无法探悉他是不是像武松一样徒手杀虎的,然而,那种在鬼门关口的厮杀,可以想象到底有多凶险。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将它藏好,跋山涉水地将它带回家来。
 
  一日,心血来潮,自柜里取出,把玩。远离了幽深的丛林,在室内荧荧的灯火下看这一对狮爪虎牙,黄黄的、脏脏的,只觉猥亵、猥琐,窝囊、窝憋。
 
  狮爪和虎牙,原是猛禽巨兽身体的一部分,世道邪不胜正,形体庞大的禽和兽既然都逃不过死劫,爪和牙的下场又怎么会好呢?



上一篇:跳舞的草垛

下一篇:四季的太阳

本文标题:狮爪虎牙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3934.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