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画家的市集

发布日期:20-07-12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画家的市集

  是为了那个奇特而浪漫的“画家市集”而到蒙马特区(Merveilles)去的。
 
  蒙马特区是一个现实与浪漫相互结合的、极端特殊的地区。
 
  它位于巴黎境内的一座丘陵上,据说这是全巴黎最高的据点,过去,在普法战争及法俄战争时,法军皆以此当作军事要塞。
 
  蒙马特区也是艺术家聚集之处。十九世纪时,法国艺术大师凡 • 高一度居住于此。这儿居高临下,风景绝佳,作画灵感泉涌而来,画成之后,便换酒来喝。其他的诗人音乐家,也常来此举行雅聚,许多流传后世的不朽佳作,都在把酒言欢之际完成了。
 
  今日的蒙马特区,依然是画家聚首之处。
 
  就在山丘之顶,有一个长年不散的“市集”。这个市集,卖的不是庸俗的商品;而聚集在这儿的,也不是做买卖的小商人。
 
  这儿,是画家聚集之地。
 
  每天下午从两三点开始,有好几百名领了合法执照的画家,在绿荫覆顶的广场上,支起画架,全神贯注地作画。
 
  广场上,画家多,游客也多。它热闹,然而,这种热闹,是无声的,是恬然的。画家作画时心无旁骛,而知情识趣的游客走动时也故意放轻脚步,以免无意中把画家千辛万苦捕捉而来的灵感吓跑了。
 
  轻轻地绕场一周,发现广场上有好几位华裔画家,都很忙碌地为游客绘画“人头像”。有一两位没有“生意”的,双眼闲闲地望着蓝天白云,绝不主动开口为自己招徕生意。
 
  找了一位双手闲着而脸无闲愁的华裔画家闲聊。
 
  是位中年画家,头发留得很长,曾经沧海的那份沧桑,明明显显地滞留在脸上,可是,唇边的那抹微笑,却又透露了他对目前生活的满足。
 
  交谈之下,我晓得热爱艺术的他,二十余年前由越南投奔怒海而来,在巴黎某间艺术学院学画七年。毕业以后,由于表现不错,有其他的文化机构聘请他去教画,可是,他一口便拒绝了。
 
  “我老是觉得,艺术是不能教的。以我自己来说,我在艺术学院待了整整七年,虽然说我从中吸收了一套系统完整的作画理论,但是,这七年并没有造就我成为大画家。在艺术的世界里,每个人出世时,便已分配到一定的田地。你只能在你所得到的田地里从事耕耘,你也许可以靠辛勤的劳作来使你的花开得更茂盛、更鲜艳,可是,你绝对难以扩充你的田地。”
 
  我眼前的这位画家,罕见地冷静、少有地理性,他有条不紊地自我剖析:
 
  “我清楚地知道我自己分得的田地不多,但是,我又喜欢作画。如果我接受了那一席教职,不但误人子弟,而且,我自己原有的那块田地也可能因为疏于耕耘而荒芜了。”
 
  尽管推辞了有固定收入的教学工作,然而,爱作画的他,生活在艺术氛围浓厚的花都,却没有断炊之虞。
 
  每年除了冬季外,其余的时间他都到蒙马特区的广场上,为游客绘像,赚取一日三餐。以炭笔作画,每张收费三百五十法郎(约合新加坡币一百十七元);以彩笔作画,每张收费五百法郎(约合新加坡币一百六十七元)。炭笔画需要半个时辰来完成,彩笔画时间加倍。
 
  他幽默地说:
 
  “相由心生,我在绘画的同时,也学会了为人看相哪!”
 
  每年冬季来临时,他便蛰居于家,为自己的理想作画,他画风景画、抽象画。这时,每一道落在纸上的线条、每一抹涂在纸上的色彩,都沾着、蘸着由他心坎深处流出来的喜悦。
 
  他得意扬扬地说:
 
  “我在冬季里画的,全都是非卖品。”
 
  这是一位乐天知命的艺术家。他一生以画自娱,也以画娱人。尽管他自嘲他分得的“艺术园地”不算大块,可是,他却是个自得其乐的“农夫”,他以汗水灌浇出来的“农产品”,也许一如他所说的“永远也挤不进国际商场”,但是,在孜孜不倦地犁地而耕时,他已饱尝耕耘之乐!



上一篇:船桨

下一篇:集中营

本文标题:画家的市集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3939.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