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群山风情画

发布日期:20-07-12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群山风情画

  前后左右,都是山、山、山。
 
  连绵起伏的,独立成峰的;峻峭挺拔的,妩媚妖娆的;云海缭绕的,眉清目秀的;严正肃穆的,轻灵跃动的;磅礴大气的,标致雅丽的;林林总总,看之不尽,说之不完。
 
  来到了尼泊尔北部的度假胜地纳加科(Nagarkot),我惊喜万分地发现那充满了原始朴实风味的旅舍,竟是一幢一幢错错落落地散布在起伏有致的山坡上的。锌板为屋顶,竹筒为屋身。屋子低而矮,然而,那窗口,却出奇地大,出奇地阔,几乎占满了一面墙壁。屋内不设床褥,仅铺草席。住进去之后,才充分地领略到这种独特设计的美妙。
 
  坐在“落地窗口”的前方往外眺望,整个大自然的景色,一览无余。山脚下有村庄,村民以农耕和畜牧为生;象征着“人定胜天”的梯田,一级连一级,高高低低而又低低高高地连天而去;绵羊,疏疏落落的,这儿几头,那儿几只,抛头露面,吃草、餐风,不知忧愁为何物。
 
  绵亘群山,静而美好,我和日胜都不敢、不愿、不想开口说话,恐怕一有声音,群山惊悸,那一份完完整整的宁静呵,也会因此而碎不成形!
 
  傍晚外出散步,碰上一对来自德国的夫妻。一聊之下,才惊诧地发现他们已是四度到访纳加科了。
 
  “上回来,是冬天。”那位妻子双眼发亮地告诉我,“大雪未降之前,整个天空干净得好像刚刚经过一番大洗涤,一点云彩也没有,清清朗朗的一大片蓝。蓝天底下的那一群山,面貌清晰,纤毫毕露,或雄伟或柔丽,或狰狞或安恬,一座座都好像有着一种活跃的生命力。万籁俱寂时,你还可以听到山与山亲昵的对话呢!到了十二月,大雪飞降,天和地、山和山,全都白了,白得那么尽情,那么彻底,置身其间,整颗心,都静到了极致。在那一刻,人间的是非、人世的倾轧、个人的成败得失,都变得无足轻重、无关紧要了!”
 
  夫妻两人,在柏林从事的是劳碌繁杂的社会福利工作,日日见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都是愁苦的脸、愁苦的事、愁苦的个案;久而久之,连心叶都蜿蜒地爬满了早来的皱纹。鉴于此,当他们在纳加科找到了使他们心情松弛的那份远离尘嚣的快乐,还有,那份不沾人间烟火的恬静时,他们便乐此不疲地一来再来了。
 
  次日,拂晓时分,翻身坐起。未醒的天,是一片朦胧的灰白,远远近近的山峦,羞涩地露出模糊的轮廓,好似一幅清隽淡雅的水墨画。渐渐地,天色渐亮,到了五点二十分,旭日骤然现身,不圆、不大,只吝吝啬啬地露出一小块,然而,那一小块,极红、极亮,极尽诱惑之能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它很努力地往上爬,一寸一寸、两寸两寸,渐圆,渐大,更红,更亮,然后,猝不及防地,它长了翅膀,无声地飞了出去,圆圆、大大、红红、亮亮,立在群山之上,霸气、神气、豪气、阔气,既有令人瞠目结舌的艳,又有叫人过目难忘的绝。然而,这立体的旭阳,在短短几秒内,便化成了千丝万缕使人双目难睁的高强度亮光,天与地,山与山,奕奕地醒了;原本的那一幅水墨画,也变成了一幅活色生香的水彩画。人呢,痴痴地伫立于画中,一生一世也走不出来……



上一篇:集中营

下一篇:快乐的鸟

本文标题:群山风情画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3941.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