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也许

发布日期:20-07-13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也许

  也许,前生我是蠹虫,所以,今生痴爱文字
 
  略识之无,便发狂“吞食”各类童话;年龄稍长,胃口更大,管它东方西方古典现代软性硬性,一律来个囫囵吞枣,吃得“脑满肠肥”。大学毕业后,顺理成章地进了国家图书馆,名正言顺地涵泳于书海内。静极思动,在那满是文字的海洋里浸了整整三年,忽然想冒出水面看看外头辽阔的世界,于是,进了报馆,当无冕皇帝,顶着烈日,披着星光,以笔为戈,东征西讨。尖尖的笔触,伸向了社会的各个层面,挖掘、反映、探讨、针砭,痛快淋漓。生活像一树繁花,绚烂多彩。不久,被爱神丘比特锐不可当的箭射中了,跌落在一个唤作“家”的大网里,为人妻、为人母。奔波劳碌的采访生涯使心境渐趋疲累,于是,毅然摘下那顶无形的冠冕,改执教鞭,俯首甘为孺子牛。繁花落尽的那一树翠绿虽然单调,却也另有一番恬然静谧的美姿。
 
  也许,前生我是春蚕,所以,今生以笔狂吐“文字之丝”。
 
  初次织丝成绸,年方十一。抽象思维化成具体铅字的那种快乐,能叫灵魂也颤抖。倥偬几十载,吐丝为字、织丝为文,不曾间断。蚕以散文为午餐、小说为晚餐、小品文为甜品。日日为“文字餐食”营营碌碌,生活充实而又踏实。“春蚕到死丝方尽”,而我,只要一息尚存,便与文字同在。
 
  也许,前生我是流云,所以,今生处处飘浮看世界。
 
  深知“降落人间”买的是单程票子,不愿白白跑上这一趟,所以,一有闲暇,便化身为潺潺溪水和彤彤云彩,流过世界,飘过世界。屐痕所及之处,可能是富裕安定的人间乐土,也可能是落后贫困的人间地狱;可能是湖光山色的世外桃源,也可能是乌烟瘴气的罪恶渊薮。富者不偏爱,贫者不嫌弃,一视同仁地把它们视为心中好友。平生最大夙愿便是能在有生之年把足迹踏遍全球,所以,一有机会、一有闲暇,便飞得无影无踪。
 
  也许,前生我是鹰,所以,今生意志硬如钢铁。
 
  风里来,雨里去,老鹰双翅坚实有力,从不轻易向现实低头。素来我只把困难当挑战,把苦难当磨炼,而“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我永远的座右铭
 
  也许,前生我是喜鹊,所以,今生以笑声来装点日子。
 
  喜鹊以悦耳的歌声向世人报喜,我呢,把笑声揉成文字向读者抒发心曲。从来也不让忧烦焦灼肆意腐蚀我的生活,“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我的信念,我永远地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上一篇:碗底的鱼肉

下一篇:陀螺与风车

本文标题:也许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3984.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