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北平的街道

发布日期:20-07-15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北平的街道

  “无风三尺土,有雨一街泥”,这是北平街道的写照。也有人说,下雨时像大墨盒,刮风时像大香炉,亦形容尽致。像这样的地方,还值得去想念吗?不知道为什么,我时常忆起北平街道的景象。
 
  北平苦旱,街道又修得不够好,大风一起,迎面而来,又黑又黄的尘土兜头洒下,顺着脖埂子往下灌,牙缝里会积存沙土,咯吱咯吱地响,有时候还夹杂在小碎石头,打在脸上挺疼,眯眼睛更是常事,这滋味不好受。下雨的时候,大街上有时候积水没漆,有一回洋车打天秤,曾经淹死过人,小胡同里到处是大泥塘,走路得靠墙,还要留心泥水溅个脸花。我小时候每天穿行大街小巷上学下学,深以为苦,长辈告诫我说,不可抱怨,以前的道路不是这样子的,路高与檐齐,上面是深刻的车辙,那才叫人视为畏途。这样退一步想,当然痛快一些。事实上,我也赶上了一部分的当年交通困难的盛况。我小时候坐轿车出门是一桩盛事,走到棋盘街,照例是“插车”,雍塞难行,前呼后骂,等得心焦,常常要一小时以上才有松动的现象。最难堪的是这一带路上铺厚石板,年久磨损出很宽很深的缝隙,真实豁牙露齿,驴车马车行走其间,车轮陷入缝隙,坐一歪右一倒,就在这一步一倒之际,脑袋上会碰出核桃大的包左右各一个。这种情形后来改良了,前门城洞由一个变成了四个,路也拓宽,石板也取消了,更不知是什么人做一大发明,“靠左边走”。
 
  北平城是方方正正的坐北朝南,除了为象征“天蹋西北地陷东南”缺了两个角之外没有什么不规则形状,因此街道也就显得横平竖直四平八稳。东四西四,东单西单,四个牌楼把距四个中心点,巷弄鳞次栉比,历历可数。到了北平不容易迷失者以此。从前皇城未拆,从东城到西城需要绕过后面,现在打通了一条大路,经北海团城而金鳌玉蝀,雕栏玉砌,风景如画。是北平城里最漂亮的街道。向晚驱车过桥,左右目不暇给。城外还有一条极有风致的路,便是由西直门通到海淀的那条马路,夹路是高可数丈的垂柳,一棵挨着一棵,夏秋之季,蝉鸣不已,柳丝飘拂,夕阳西下,景色幽绝。我小时候读书清华园,每星期往返这条道上,前后八年,有时骑驴,有时乘车,这条路给我的印象太深了。
 
  北平街道的名字,大部分都有风趣,宽的叫宽街,窄的叫夹道,斜的叫斜街,短的有一尺大街,方的有棋盘街,曲折的有八道弯、九道弯,新辟的叫新开路,狭隘的叫小街子,低下的叫下洼子,细长的叫豆芽菜胡同。有许多因历史沿革的关系意义已经不存在。例如,“琉璃厂”已不再烧琉璃瓦而变成书业集中地,“肉市”已不卖肉,“米市胡同”已不卖米, “煤市街”已不卖煤。更有些路名称稍嫌俚俗,其实俚俗也有俚俗的风味,不知哪位缙绅大人自命风雅,擅自改为雅驯一些的名字,“豆腐巷”改为“多福巷”,“小脚胡同”改为“晓教胡同”,“劈柴胡同”改为“辟才胡同”。民初警察厅有一位刘勃安先生,写得一手好魏碑,搪瓷制的大街小巷的名牌全是此君之手笔。幸而北平尚没有纪念富商显要一人名为路名的那种作风。
 
  北平,不比十里洋场,人民比较保守,沾染的洋习较少较慢。东交民巷是特殊区域,里面的马路特别平,里面的路灯特别亮,里面的楼房特别高,里面打扫的特别干净,但是望洋兴叹,与鬼为邻的北平人却能视若无睹,见怪不怪。北平人并不对这一块自感优越的地方投以艳羡眼光,只有二毛子准洋鬼子才直眉瞪眼地往里面钻。地道的北平人,提着笼子架着鸟,宁可到城根去溜达,也不肯轻易踱进那一块令人生气的地方。
 
  北平没有逛街之一说。一般来说,街上没有什么可逛的。一般的铺子没有窗橱,因为殷时的商家都讲究“良贾深藏若虚”,好东西不能摆在外面,而且买东西都讲究到一定的地方去,用不着在街上浪荡。要散步,到公园北海太庙景山去。如果在路上闲逛,当心车撞,当心泥塘,当心踩一脚屎!要消磨时间么,上下三六九等,各有去处,在街上溜馊腿最不是办法。当然,北平也有北平的市景,闲来无事偶然到街头看看,热闹之中带者悠闲也满有趣。有购书癖的人,到了琉璃厂,从厂东门到厂西门可以消磨整个半天,单是那些匾额招牌就够欣赏许久,一家书铺挨着一家书铺,掌柜的肃客进入后柜,翻看各种图书版本,那真是一种享受。
 
  北平的市容,在进步,也在退步。进步的是物质建设,诸如马路行人道的拓宽与铺平,退步的是北平特有的情调与气氛逐渐消失褪色了。天下一切事物没有不变的,北平岂能例外?



上一篇:北平的冬天

下一篇:北平年景

本文标题:北平的街道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417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