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星夜

发布日期:20-12-19       文章归类:经典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星夜

  在璀璨的明灯下,华筵间,我只有悄悄的逃逝了,逃逝到无灯光、无月彩的天幕下。丛林危立如鬼影,星光闪烁如幽萤,我徘徊黑暗中,我踯躅星夜下,我恍如亡命者,我恍如逃囚,暂时脱下铁锁和镣铐,不必伤繁华如梦,——只这一天寒星,这一地冷雾,已使我万念成灰,心事如冰!
 
  唉!天!运命之神!我深知道我应受的摆布和颠连,我具有的是夜鹰的眼,不断的在蜜苦中寻觅,我看见幽灵的狞羡,我看见黑暗中的灵光!
 
  唉!天!运命之神!我深知道我应受的摆布和颠连,我具有的是杜鹃的舌,不断的哀啼于花荫,枝不残,血不干,这艰辛的旅途便不曾走完!
 
  唉!天!运命之神!我深知道我应受的摆布和颠连,我具有的是深刻惨凄的心情,不断的追求伤毁者的呻吟与悲哭——这便是我生命的燃料,虽因此而灵毁成灰,亦无所怨!
 
  唉!天!运命之神!我深知道我应受的摆布和颠连,我具有的是血迹狼藉的心与身,纵使有一天血化成青烟,这既往的鳞伤,料也难掩埋!咳!因之我不能慰人以柔情,更不能予人以幸福,只有这辛辣的心锥时时刺醒人们绮丽的春梦,将一天欢爱变成永世的咒诅!自然这也许是不可避免的报复!
 
  在璀璨的明灯下,华筵间,我只有悄悄逃逝了!逃逝到无灯光、无月彩的天幕下。丛林无光如鬼影,星光闪烁如幽萤,我徘徊黑暗中,我踯躅星夜下,我恍如亡命者,我恍如逃囚,暂时脱下铁锁和镣铐,不必伤繁华如梦——只这一天寒星,这一地冷雾,已使我万念成灰,心事如冰!
 
  庐隐是五四时期文坛上的一颗新星,由于她坎坷悲苦的身世,也由于她忧伤抑郁的气质,她的作品多含了秋色和暮气,只看作品的题目如《或人的悲哀》即可一目了然,就如她在《庐隐自传》等作品中所说:“我简直是悲哀的叹美者。”“悲哀才是一种美妙的快感。”“并且只有悲哀,能与超乎一切的神灵接近。”“因为我正读叔本华的哲学,对于他的‘人世一苦海也’这句话服膺甚深,所以这时候悲哀便成了我思想的骨子,无论什么东西,到了我这灰色的眼睛里,便都要染上悲哀的色调了。”理解了这一点,就容易理解庐隐的散文诗《星夜》了。



上一篇:口中剿匪记

下一篇:一种云

本文标题:星夜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jingdiansanwen/5479.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