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在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

发布日期:20-12-03       文章归类:情感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在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

  从原始人穿上草裙自感妖娆起,爱情便在人间诞生了。
 
  春秋的桑中,战国的溱洧,煌煌的秦朝宫廷,洛水之滨,中原大地,自天子以至于庶民,没有人可以逃脱。
 
  没有人可以逃脱它的诱惑。
 
  正如《平凡的世界》中路遥借孙少平之口表达的对人世间美好爱情的顶礼赞叹,又如《沉沦》中苦闷的男主人公对爱情的依依诉求:“若有一个美人,能理解我的苦楚,她要我死,我也肯的;若有一个妇人,无论她是美是丑,能真心真意的爱我,我也甘愿为她死的。”思之如狂的心境,与子偕老的美丽,遂引人寤寐求之,于漫长人世啜饮满杯。春花秋月,夏蝉冬雪,华发虽生,爱情仍如火如荼
 
  可是,就是在这样一个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我们却一次又一次看到王尔德童话式的悲剧:全心去爱的人就像那只在月光下抵死歌唱的夜莺,黎明前一刻终于被最后一滴血染红的娇艳玫瑰就是他们渴望的理想爱情,而真正的现实却是这朵用生命换来的玫瑰花被丢弃在大街,落入阴沟,让飞驰而过的马车践踏成了烂泥。故事中的学生最后决定不再相信爱情,而选择回到哲学中去,去学习实际的形而上学的东西。虽然并不切合童话主题,但王尔德说这个故事里只有夜莺懂得爱。而我们像什么呢?就像那个青年学生,早早地就丢弃了一腔孤勇,或许我们也曾热血沸腾地暗暗宣誓,想要用一生去守护些什么东西,只是后来在遇到避无可避的挫折的时候便甘心将自己只有一次的一生,慷慨赠与一个不爱的人。
 
  今年春晚过后,“从前车马邮件慢,一生只够爱一人”一句可谓横扫各大社交网络。吴越之音软糯,所诉之情凄缠,而当这凄切感伤之音引发的是如此庞大的群体如此强烈的共鸣的时候,其中的我们又当如何自处?又或者这其实只是我们在一望无尽的苦海中用以自我打捞的方式:太多的欲言又止,太多的语焉不详,太复杂的情感,太隐晦的爱恨,太沉重而不得不举重若轻,假装这是时代的悲凉,而不是个人的无力。
 
  身边一对对曾经无比看好惹人艳羡的情侣转眼成为陌路,千里迢迢奔赴而来的情谊也可轻易改变或辜负,终于跨越道道樊篱走到并肩的两个人感情却在无休止的争吵与猜忌中摇摇欲坠——所有故事中的所有悲欢离合换来的可能不过是我们一时的饮泣与唏嘘,可现实生活中的这些咫尺天涯却足以让本就脆弱的我们常有戚戚甚至心灰意冷。你声嘶力竭的责问,问在这个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为什么有情人还在颠沛流离,你听到自己的回音袅袅,却始终没有听到一个答复。那种感觉就像身在无边的旷野,一个人长歌当哭的悲痛与孤独。
 
  可是,可是我们不能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人,比如宋庆龄与孙中山,许广平与鲁迅,张学良与赵四等等等等。开始的时候,他们的感情甚至不被认可,但与我们的轻易放弃不同,他们怀揣十足信心,使出十成力气,倾注十番心血,动用十脉资源,消耗十万家财,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当然,并不是说我们要为儿女情长如此伤筋动骨。只是想起一段话说,认为爱情会变成亲情的,既不懂爱情,更不懂亲情。如同牛奶,日久经年可以制成乳酪,可以制成酸奶,但在很多人那儿,那就是一杯坏掉的牛奶而已。有人可以骗自己这是亲情,而他们不愿意骗,也有资本不骗。我只是希望——
 
  希望在这个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我们在未来的漫长岁月中能够成为有资本不自欺的人;
 
  希望在这个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有情人能够相拥着取暖而不再颠沛流离;
 
  希望在这个感情还能够感人的年代,我们能够一心去爱,无心去猜,希望我们未来的婚姻,都是因为美好的爱情。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