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发布日期:20-12-28       文章归类:情感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有多少人,他们和爱情其实只差一个告白的距离,或许当他们鼓起勇气去告白时才会知道,当他喜欢她的时候,她恰好也喜欢他。
 
  这么好的爱情,错过多可惜。
 
  1
 
  “520告白日”那天,身边的几个小伙伴蠢蠢欲动,纠结于到底要不要从友情升级为爱情——
 
  A问:我喜欢上一个人了,可是我不知道他对我什么心思,贸然告白怕被拒绝,我可以从朋友做起,日久生情再告白吗?
 
  B问:最近一个朋友突然对我特别关心,渐渐地,我对他也有了好感,可是我不知道这是出于友情的关怀还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我要不要去告白呢?
 
  C问:我们做朋友很久了,可是我越来越喜欢她了,我可以告白吗?好矛盾,万一被拒绝了,只怕多年来的友情也要毁于一旦,我该怎么办?
 
  听着朋友们的问题,手捧咖啡杯的沙旗一直面带微笑,原来大家关于爱的小情绪小心思都是一样的:小心翼翼喜欢一个人,不知道他是否喜欢自己,可是又不好贸然去询问对方对自己的心思,问一个人喜不喜欢自己,听上去就是一件很掉价的事。
 
  可是,我们都忘了,喜欢一个人,心里装满他,茶饭不思手足无措都是因为他,不自觉里,我们就已经仰视他了。问或不问,秘密都从眼睛里泄露了。
 
  不知该如何判断对方是不是喜欢自己,大概也只能从相处的蛛丝马迹里去猜测,去搜寻被爱的痕迹。一时甜蜜,一时怅然,一时欣喜,一时又沮丧……那爱啊,吊着你,你却心甘情愿。
 
  被丘比特射中的人,还特别爱耍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比如,从做朋友开始,增加接触心上人的机会,一来可以增进感情浓度,二来可以伺机而动,练练自己告白的胆量。
 
  所以,多少人是打着友情的幌子,在苦苦谋着一份爱情;又有多少人在友情和爱情之间徘徊,分不清有好感、喜欢和爱的界限。
 
  日久生情可以吗?当然可以,怕只怕,生出的不是爱情,而是愈发牢固的友情,而且极有可能错失告白的良机。
 
  如果告白失败了,连朋友都做不成,还要告白吗?那就要看在你心里究竟是友情更重要还是爱情更重要。但如果忍得住不告白,就说明时机尚未成熟,或者不够爱、不敢爱。
 
  2
 
  “沙旗,我喜欢你,却用友情开错了头。”
 
  当微信上蹦出这一行字时,沙旗整个人都呆住了。她咬着嘴唇,在心里一字一字地默念这句话,然后自言自语道:“我也是啊,这是我整个大学做过最后悔的事。”
 
  发来微信消息的是沙旗的同学兼死党、最佳损友,阿良。
 
  身份如此多重,足见两人交情颇深。
 
  沙旗微微抬起头,眯着眼睛回忆。那是大一新生报到的那天,沙旗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艰难地爬上女生宿舍楼的台阶。忽然,一个温柔的嗓音从后面传来:“同学,我帮你吧。”转头,便看见立在阳光里的阿良,微笑,目光闪烁。
 
  沙旗一见钟情于阿良,心里小兔乱撞,满脸通红。正式开学后才知道,阿良和自己是同班同学,人家大小还是个官儿呢,一班之长。
 
  阿良见着她,特开心地主动上来打招呼:“嗨,居然是你!”
 
  “嗨,没想到我们是同班同学,好有缘。”沙旗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是啊,昨天走得急,都没来得及问你名字呢,还好又见上了。”阿良摸摸头,略腼腆。
 
  他俩因为前一天的偶遇,很自然地就亲近起来,上课也坐在一起,前后桌。沙旗总拖着她的室友凉生,阿良通常都是一个人,偶尔和室友一起来教室。
 
  刚进入大学,作为对什么都好奇新鲜的大一新生,沙旗兴致高昂地参加了很多社团活动,奇妙的是,总能碰到阿良。他俩一起参加了校话剧团,还超有缘分地一起参演了同一个节目的男女主角。
 
  公演前除了要去礼堂密集排练,平时他俩也会约好在学校的小树林里对戏,念台词的时候,沙旗便觉得那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
 
  那些情话从阿良嘴里说出来,沙旗有那么一刻怀有私心,幻想自己就是他的女朋友,他们爱得难舍难分,任别人怎么阻挠也不离不弃。
 
  3
 
  几个礼拜后,演出圆满结束,他们代表学校还拿回一个三等奖,学校给了一千块钱的奖励,社团的几个成员很是“腐败”地大吃大喝了一顿。
 
  在KTV,阿良一个人唱陈奕迅的《不要说话》:
 
  ……
 
  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有默契
 
  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
 
  我藏起来的秘密
 
  在每一天清晨里
 
  暖成咖啡安静地拿给你
 
  愿意用一支黑色的铅笔
 
  画一出沉默舞台剧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愿意在角落唱沙哑的歌
 
  再大声也都是给你
 
  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
 
  阿良唱歌的时候,眼神不自觉地往沙旗的那个角落偷瞄。不知道是不是室友说了什么笑话,沙旗低着头,捂住嘴笑个不停。
 
  看着沙旗傻笑,阿良嘴角也情不自禁浮起笑意。他喜欢看她笑,她一笑他就觉得世界也跟着一起心旌摇曳起来,他的内心有个声音告诉自己:我喜欢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却越看越耐看的姑娘。
 
  可是他不知道沙旗是不是也喜欢自己。
 
  这大概就是老天爷开的玩笑吧,一见钟情于阿良的沙旗,此刻也一样困惑,阿良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她拿不准。
 
  室友凉生在她旁边起哄,小声说:“那个阿良肯定喜欢你,他都偷偷往你这儿看了好多回了,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她喜欢他,这个秘密她谁也没告诉过,就那样小心地藏在心底,像温柔喂养着的一只小兔子。每次见了阿良,心底的那只兔子就跟见了熟人似的,胀鼓鼓地在心里奔腾,仿佛要脱口而出。
 
  因为参加的社团比较多,他们俩总能见到、待在一起,仔细想来,阿良其实是很关心自己的:不开心时,阿良会给她讲笑话,给她买零食;生病时,阿良会很着急地带她去医院,大呼小叫地教训她不好好照顾自己;寒暑假的时候,阿良每天都会陪她聊天到很晚,然后说晚安;她生日的时候会送她渴望很久的单肩包……
 
  阿良是关心她,可是,好像除了关心,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
 
  而且,每当沙旗觉得他们俩稍微靠得近了,以为窗户纸就要被捅破的时候,阿良又莫名其妙地疏远了。
 
  他们的关系比朋友更亲,像哥们儿,像兄妹,唯独不像恋人。
 
  4
 
  戏剧化的转折是大二的时候。阿良同宿舍的哥们儿——阿凯,对沙旗发起了猛烈的追求。
 
  原来某天上专业课,阿凯跟着阿良一起到教室,顺便就坐在了一起,就那么一次跟沙旗坐前后桌,一个下午两三个小时的时间,他就喜欢上沙旗了。
 
  “人真是奇怪啊,我们同学都一年多了,才发现班里有这么一个姑娘。”阿凯摸着下巴,对阿良说。
 
  阿凯知道阿良跟沙旗关系好,便拜托阿良做中间人,从中传话,约沙旗。
 
  听到阿凯的话后,阿良脊背一僵,自己跟沙旗倒是熟了一年多,从开学报到那天起就打照面,可是,这股热情好像也敌不过阿凯一个下午两三个小时的冲动。
 
  面对阿凯的请求,阿良居然没有拒绝。大概他心里存着一丝愚蠢的好奇,想把这个当成一种试探,如果沙旗答应了阿凯的约会,那就说明她不喜欢自己吧。
 
  “如果不答应呢?”阿良心想,“如果沙旗没有答应,我就告白。”
 
  阿良来传话的时候,沙旗很震惊,她难以置信的眼神扫过阿良的脸,那个眼神被阿良捕捉到了,仿佛划过他的心尖,心痛无比。
 
  他隐约感觉到,沙旗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
 
  沙旗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她很难过,自己喜欢的人居然介绍另一个人来喜欢自己。
 
  如果说起初沙旗还很困惑,很多次都想试探地问一问阿良究竟喜不喜欢自己,那么现在她只觉得,原来从一开始就是自己一厢情愿,阿良大概只把自己当普通朋友罢了。那些温柔体贴、嘘寒问暖,不过是出于友情。
 
  女人难过的时候就容易钻牛角尖。明明跟阿凯一点也不熟悉,可是,却好像赌气一样,不知道是向谁发泄什么,鬼使神差地,沙旗居然答应了那个莫名其妙的邀约。
 
  听到沙旗的回复后,阿良张张嘴巴,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末了,离开前只说了一句:“好的,我帮你转达给阿凯。”
 
  “好的,谢谢你。”沙旗客气地回应。
 
  阿凯拜托阿良约了一两次沙旗,略微熟悉之后,就开始跳过阿良单独约沙旗了。阿凯很热情,人也长得帅,他的用意很明显,也很快就向沙旗告白了。
 
  面对阿凯的告白,沙旗还是婉拒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心里还想着阿良。
 
  可是该死的阿良,自从她跟阿凯走得近了,居然开始躲着她。明明在学校的小路上远远地碰到了,他却立刻掉头就走。
 
  而相比之下,阿凯的热情不减,依旧火热地追求着,每天围着沙旗鞍前马后。三个月后,沙旗被阿凯的诚心打动,答应和他在一起。
 
  答应的那一刻,沙旗觉得心里的那只兔子好像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冬眠了。终于可以不用给自己期待了,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不会心痛,那些关于阿良的记忆,她统统都想忘了。
 
  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这对一个姑娘来说,大概是一种莫大的失败。
 
  5
 
  当阿凯在宿舍高声宣布,终于成功拿下沙旗时,阿良一言不发地拉开门离开。
 
  就像那句话说的,直到另一个人牵起她的手,才分辨出自己对她是什么感情。阿良非常确定,自己是喜欢沙旗的,而且是很喜欢,不仅仅是友情。
 
  然而,一切好像都晚了。
 
  他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望着沙旗宿舍的窗户,他多么渴望沙旗能从里面探出头来看一眼他,可是窗户紧闭,像沙旗从此对他关闭了的一扇心门。
 
  剩下的大学时光再也没有什么稀奇,专业课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不够用,沙旗渐渐退出各种社团,连同话剧社。她和阿良的关系还是很好,还是朋友、哥们儿,然而,总有些东西是悄悄变化了的,他们小心翼翼踩着朋友的界限相处着。
 
  整个大学里,阿良都没有谈恋爱。很多次,沙旗想要给他介绍,都被阿良婉拒了。
 
  “我有喜欢的人哪。”有一回,阿良看着沙旗的眼睛说。
 
  那个瞬间,沙旗还是感觉到心里一阵痛楚,好像再一次确认自己从来没有被他爱过这个事实。原来,他真的另有喜欢的人。
 
  大四,他们开始忙实习,忙找工作,忙毕业论文,忙考研……大家都行色匆匆,沙旗和阿良也总要隔好久才能在学校里碰头。
 
  阿良在一家外企实习。
 
  沙旗准备考研,阿凯和朋友组了个乐队,整天无所事事。
 
  偶尔走在校园,路过小树林,看见大一新生排练话剧,沙旗都忍不住停下脚步,看上那么几分钟。她想起和阿良排过的那些话剧、那些台词。她喜欢过他,却从不知道他是否喜欢过自己。
 
  “大概从来没有吧,他说他有喜欢的人。”沙旗心想,然后又脚步匆匆地赶去图书馆占座学习。
 
  考研成绩出来后,沙旗如愿考上。阿凯也提出了分手,他说要和乐队去丽江发展,那才是他的梦想。
 
  沙旗并没有很难过,只是觉得很失落。这一场爱情,沙旗心里知道,自己没有全情投入,她爱得很将就。她爱的是阿凯那种说爱就爱的劲儿,她佩服他总能说干就干,说走就走,豪情万丈,潇洒爽快。
 
  她做不到。
 
  阿良也做不到。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