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只为梦中的你

发布日期:20-12-28       文章归类:情感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只为梦中的你

  “在你生命不曾有我,而在我心却有个你。”——歌曲《梦中情人》
 
  40多岁了,我一直未娶,是光棍一条。其实我条件不差:毕业于名牌大学,粮食局的二把手,长得虽然不是特别英俊,但也充满了男人气概。一直未娶,让周围的人对我充满了猜测。他们觉得我是同性恋,或者阳痿不举,要么就是心理有问题。但我从来不对任何人解释原因。因为,美好的都要留在心底,那是只属于我的甜蜜。
 
  因为,我爱邓丽君,狂热无比地爱着。
 
  1987年的时候,我已经17岁了,在湘西一个小镇子上念高二,成绩不好不坏,人生也没什么目标。许多同学都不念书了,我只是想念个高中毕业,这样就可以做民办教师了,所以压力也并不大,学习成绩的好坏对我来说不重要。美好的人生对于我来说,可能就是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娶媳妇生娃。
 
  一天下午,我正在课堂上昏昏欲睡,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甜美的歌声:“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我终于理解了什么是天籁之音、余音绕梁
 
  那个下午,老师讲的什么,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因为对面的理发店里,一直在放着这首歌。
 
  一放学,我就冲了出去,跑到理发店门口问,这是谁唱的歌?
 
  第一次,我知道了邓丽君这个名字,而且还看到了她的照片。她笑得那么甜美,就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就像她蜜糖一样的声音。我知道了她是台湾人,14岁成名,她的歌声遍布了东南亚,是当时最红最红的歌星。我傻傻地问老板:“我能见到她吗?”老板“噗”的一声笑了,说:“你一个山里娃,还想见邓丽君?除非你能考上大学,当个国家主席。”
 
  从那一天开始,我忽然开始发愤读书,我不知道那个老板的话是不是对的,但我知道的是,如果我永远在这小山沟里,那是绝对见不到邓丽君的。
 
  每天我都埋头苦读,当我觉得特别累的时候,就跑到理发店去听邓丽君的歌。高三毕业的时候,平时学习成绩中等的我,竟然考了全校第一。拿到通知书的时候,我的喜悦不是来自我能上大学,而是因为,我离邓丽君近了一步。虽然,我并不知道她在哪里。
 
  大学的学习并不像高三那么枯燥,而且城市的生活,要远远比小山沟里丰富多了。但我并不会像同学们那样去打台球、打牌、打乒乓球什么的,课余的时间,我到处搜集邓丽君的照片、磁带。为了能每天听到邓丽君的声音,我星期天跑到火车站扛大包,整整大半个学期,攒钱买来了一个燕舞牌录放机。我只要没上课,就肯定是在听邓丽君的歌。宿舍的人嫌我烦,说我天天听靡靡之音,我就把录放机拿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一个人听。夜幕四合,邓丽君蜜糖般的声音在夜空中飘散,我感觉她一直就在我身边,那么近,触手可及。
 
  班上同学很多都谈恋爱了,有个女生很喜欢我,每天主动帮我打饭,帮我洗衣服,去听课的时候帮我占位置。可我怎么也不喜欢她,总觉得她很像人民公社宣传画上的女拖拉机手,一脸“我很能干我怕谁”的气质,再加上黝黑的皮肤,真是一点儿女人的妩媚和温柔都看不到。偏偏“女拖拉机手”还特执着,没事儿就往我们宿舍跑,她看到我床铺的墙上,和上铺的床板上都贴着邓丽君的海报,惊喜地说:“你也喜欢邓丽君啊?我也喜欢!”我忍不住笑了,说:“我觉得你应该喜欢《地道战》那类歌曲吧?”宿舍的同学都劝我从了那女生,因为她确实是个贤惠、能干,很符合贤妻良母形象的女生。可是,我心里美丽的让我心动的女性,是邓丽君那样的,她的样子,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工作后,我有了自己的宿舍。我知道高中时理发店老板给我说的那些话只是个玩笑,也许我这一生都见不到邓丽君,但我还是喜欢她,迷恋她。在我的宿舍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柜子,里面装满了邓丽君的磁带、碟片、传记、画册。那个“女拖拉机手”也跟我分到了一个单位。她多年来一直锲而不舍地喜欢我,而且愈挫愈勇。可我从来都跟她保持距离,不接受她的示好。她说,她就是不明白,我为什么总是这样冷冰冰的?
 
  直到1995年5月,我们正在上班,忽然有同事进来说:“你们知道吗,邓丽君死了。”顿时,我感到天旋地转,心痛难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泪水哗啦哗啦地流了下来。“女拖拉机手”惊讶地看着我问:“你怎么了?”我说不出一句话,哭得心碎肠断。
 
  从此以后,“女拖拉机手”再也没找过我,她很快找了一个男人嫁了,她说:“我无法走进他的心里。以前,我觉得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但我现在知道了,他喜欢的人是邓丽君,这个,我永远也比不上。”
 
  从别人嘴里知道了这些话,我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来,我一心一意地喜欢着邓丽君,我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喜欢她的歌,但事实上,我不知道,其实我喜欢着她这个人,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但她充斥着我全部的生活,活在我的每一个毛孔里,每一次呼吸里,我永远不可能和她分开。我不可能喜欢任何人,因为我觉得任何人都比不过她,没有她那么美丽,那么温柔,那么甜美,更没有她蜜糖般的声音。虽然我知道,即使她不离开人世,我也不一定有机会见到她,更别提能娶到她,但我的心永远在她那里,谁也夺不走,谁也赶不走。
 
  我大方地承认了这个事实,我说,邓丽君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如果找不到和她一模一样的,我就不结婚。所以至今为止,我仍然单身,我想我一定会一直单身下去,因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和她一模一样的人。别人嘲笑我脑子有病,可莎士比亚说过:“爱和炭相同,当它燃烧起来的时候,是无法熄灭的。”
 
  就像我对邓丽君的爱。它会一直燃烧,直到成为灰烬。
 
  虽然,她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更不知道我会为她终身不娶。可是,谁会在意这些呢?我只愿守着她的那些碟片、录影、画报过这一生,当她的声音萦绕在我身边,我就觉得,那是她对我,最缠绵的诉说。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