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Q Q日志 >

茫茫人海,栀子花香

发布日期:20-12-03       文章归类:Q Q日志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茫茫人海,栀子花香

  秋风微漾,时光静好。眼瞅着尘世光阴日渐散淡,想起折射出夏季的烈日炎炎,早市上开始有着农人们挑着毛粉粉的鲜桃子吆喝着叫卖。而夜里有丝丝凉风袭过露台上那一大盆绿树白花的清芬,贪婪地嗅吸这浓郁清爽的香气,闲看中庭花姿态恬淡,清恬萦绕在爱花人的指上心间。
 
  花开堪折,总要伸出指尖掐上一朵往鼻子里凑近闻闻。素手摘花,衣染花梢露,春心暗与花共语,爱花的女子纵没有如花的容颜,也拥有如花的品性,昨日的如花盛放心情,往事的脚步追寻青涩灵动的身影,苍老了的面容如黑白胶片样的定格回眸于匆匆,那青葱岁月里弥漫着栀子花香的翩翩少男少女也早已是绿叶成荫子满枝了吧?
 
  永恒的栀子,岁岁年年,而人是否依旧?那提着一竹篮卖栀子花的老婆婆髻上插着一朵又大又素艳的香花,也曾梳着长长的大辫子步履轻盈地奔跑于开满栀子花的山坡上吧?
 
  花谢了又开,生命自葳蕤又无声谢幕,记忆的足音拖沓得清晰渐藐远,单调平淡却让人愉悦的色泽散发着无言诉说的静谧,如清晨池塘上方的雾气,让人看得到又难以把握。
 
  寻觅,这种美到心伤心痛的清清淡淡却又质朴如小家碧玉似是而非的热烈,悄然吐芳的荆钗布裙的玲珑女儿心浑然天成,又似飘然文雅素朴的古小姐手握一卷诗书独自穿越红尘千载的喧闹,凡心似水安之若素。
 
  在早市上遇上卖花人放在一大筐水灵灵的青菜旁边安静的摆放在那不多的十几朵栀子花,总要弯下腰身来,轻轻拿到手中一朵一朵又一朵舍不得放下,总觉得这些花是在急切地等待了几生几世让我带它们回家。这样的花痴行为总让人不解,家里种了栀子花还要不时再买回家?
 
  满心欣喜捧出一只素白的小饭碗,注满清水,依次小心地将买回的栀子花沿碗沿插养在水里,有的花托下还配了几片绿翠得有些油亮的叶子,若有若无的风里漾着花香,忽然就想到了秀色可餐这让人平和舒适到心里的视觉享受。
 
  栀子花的时节,爱花的女人也是时时飘香的。不知是衣袋里还是小拎包还有的在衣扣里,别上一朵栀子花,人动花动,走一步暗香浮动,人到哪花香就散到哪。也许世间也有许多男子喜欢栀子花,但总不如女人来得张扬,假如你在人群中闻到哪位男子也有如栀子花样的芬芳,那他一定是属于屈大夫所指身佩香草美玉的君子。
 
  花香醇烈真本性,绿树白花开自在,香魂寂寞古到今,空空淡漠何世繁华。
 
  凡心一点,清泪两行,细雨三四点。
 
  心若如花,纤尘不染。栀子花香浓,冷眼看落花。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