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哲理 >

生命很珍贵,存在就有价值

发布日期:20-05-15       文章归类:人生哲理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生命很珍贵,存在就有价值

  生活中很多人都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经受一些挫折、一点打击,就悲观失望、垂头丧气、怨天尤人、惊惶失措。甚至因为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在极度悲观中绝望轻生,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不胜枚举。
 
  让我们看一看梵·高吧!
 
  文森特·梵·高是荷兰梵·高家族的一分子,他的家族是几乎垄断了荷兰美术市场的画商,他的父亲是一个小镇的受人敬重的牧师,而他最初的愿望就是能够做一个很好的布道者,能够为人们传播福音。
 
  他在叔叔的一个画店里工作,这样他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他甚至很可能成为他叔叔的继承人来继承一大笔财产,而他却放弃了这里,选择了离开。
 
  1869年,梵·高跟随欧洲一个有名的艺术品商人哥比尔开始经商,而那时的梵·高由于年龄小,脾气暴躁,在推销艺术品时,经常和雇主争吵,于是被哥比尔解雇了。
 
  梵·高来到英国,在伦敦一家规模很小的寄宿学校教法文。由于他没有及时收缴贫穷学生的学费,受到牧师的责骂,离开了寄宿学校。
 
  1881年,28岁时的梵·高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也就是这时,他开始画画了,他画了一张又一张比利时矿工的素描。他基本上不懂绘画的技法,当然也没有人来买他画的画。
 
  1886年2月,梵·高前往巴黎与弟弟提奥同住。提奥在当时已是小有名气的画商了,他十分推崇印象派和新印象派、后印象派画家。在弟弟的介绍下,梵·高结识了高更、贝尔纳、劳特累克、毕沙罗、修拉等画家。这一时期的梵·高深受印象派绘画的影响,画面变得明亮清新,并运用了如点彩法等的一些印象派技法。同时,他也开始了着名的自画像的创作。
 
  1888年初,35岁的梵·高厌倦了巴黎的城市生活,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寻找他向往的灿烂的阳光和无垠的农田,他租下了“黄房子”,准备建立“画家之家”。他的创作也进入了巅峰。《向日葵》《夜间咖啡座——室外》《夜间咖啡座——室内》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但他依然只能靠弟弟提奥的资助生活。
 
  在绘画这一职业追求中,如果得不到别人的赞许和认同是很难支撑下去的,但是他得到更多的是打击,在梵·高最艰苦的阶段,他每个月的最后几天都躺在床上,以此来化解饥饿的威胁,我们可以想象这种生命的历程是多么让人心酸。
 
  当时,上流社会的绅士们需要的是一些精致的小肖像画,或者是完美的风景画。他们喜欢忧伤的油画。
 
  一次,一位上流社会的少妇看到梵·高的油画很轻蔑地说:“我很高兴把这种东西称作艺术。”面对莫名其妙的嘲讽,梵·高从没有消沉过,他不会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
 
  37岁时,梵·高画出了《圣莱米痛苦的疯子》。
 
  然而,梵·高的画在当时却无法得到上流社会和收藏家的青睐,他的画作在那些人眼中就像废纸一样一文不值。一次一次的失败和打击,梵·高渐渐变得孤独起来。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失败者,他开始颓废、失望甚至绝望了。
 
  他疲惫了、厌倦了,再也没有勇气面对生活给他的所有折磨和苦难,他决定离开这个嘲弄他的可悲的世界。于是,梵·高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打击,使梵·高无法正确地认识自己,他在失败面前退缩了,以致没有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梵·高自杀后,在他身上发现了一封信,信中写到:“说到我的事业,我为它豁出了我的生命,因为它,我的理智已近乎崩溃”。
 
  1914年,梵·高书信集出版,梵·高的一生渐渐被全世界的人所知。1934年,《渴望生活——梵·高传》出版,梵·高的故事感动着全世界的人。
 
  今天,梵·高已成为举世闻名的艺术大师。可惜他自己已经无法得知了。
 
  其实,生命的逝去并不足以让人变得崇高,只能给活着的人以痛苦或者惋惜。无论生活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都应该乐于看到它,这是生活的真实体现,是生的证明,是自己存在的一种体验。生命是不堪追问的,我们也无法预言每一个下一刻会得到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我们只不过在探索生命的意义,释放我们自己的能量。
 
  梵·高经历了那么多磨砺,他的作品就是他的肉体和灵魂,为了它,他甘愿冒失去生命和理智的危险。然而他还是没有真正认识自己的存在价值,对自己缺乏信心,认为自己始终就是一个失败者,经历了太久的跋涉,无法继续承受失败的打击,决然离去。如果他能对自己有个正确的认识和判断,能够肯定自己的存在意义,再坚韧一些,那么他自己的世界就会更精彩,也会给整个世界带来更多的惊喜。
 
  【再苦也要笑一笑】
 
  只要我们能够真正认识自己,并且有改变自己的勇气,就像一艘即将抵达彼岸的船舶,挫折是船舶的压舱之物,在狂风暴雨中加大前进的马力,厄运也会助成功一臂之力的,那样就会乘风破浪,最终成功地抵达彼岸。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