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无题

发布日期:20-06-12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无题

  有一个大襟上挂一支自来水笔的记者,来约我做文章,为敷衍他起见,我于是乎要做文章了。首先想题目……
 
  这时是夜间,因为比较的凉爽,可以捏笔而没有汗。刚坐下,蚊子出来了,对我大发挥其他们的本能。他们的咬法和嘴的构造大约是不一的,所以我的痛法也不一。但结果则一,就是不能做文章了。并且连题目没有想。
 
  我熄了灯,躲进帐子里,蚊子又在耳边呜呜的叫。
 
  他们并没有叮,而我总是睡不着。点灯来照,躲得不见一个影,熄了灯躺下,却又来了。
 
  如此者三四回,我于是愤怒了;说道:叮只管叮,但请不要叫。然而蚊子仍然呜呜的叫。
 
  这时倘有人提出一个问题,问我“于蚊虫跳蚤孰爱?”我一定毫不迟疑,答曰“爱跳蚤!”这理由很简单,就因为跳蚤是咬而不嚷的。
 
  默默的吸血,虽然可怕,但于我却较为不麻烦,因此毋宁爱跳蚤。在与这理由大略相同的根据上,我便也不很喜欢去“唤醒国民”,这一篇大道理,曾经在槐树下和金心异说过,现在恕不再叙了。
 
  我于是又起来点灯而看书,因为看书和写字不同,可以一手拿扇赶蚊子。
 
  不一刻,飞来了一匹青蝇,只绕着灯罩打圈子。
 
  “嗡!嗡嗡!”
 
  我又麻烦起来了,再不能懂书里面怎么说。用扇去赶,却扇灭了灯;再点起来,他又只是绕,愈绕愈有精神。
 
  “嚄,嚄,嚄!”
 
  我敌不住了!我仍然躲进帐子里。
 
  我想:虫的扑灯,有人说是慕光,有人说是趋炎,有人说是为性欲,都随便,我只愿他不要只是绕圈子就好了。
 
  然而蚊子又呜呜的叫了起来。
 
  然而我已经瞌睡了,懒得去赶他,我蒙胧的想:天造万物都得所,天使人会瞌睡,大约是专为要叫的蚊子而设的……
 
  阿!皎洁的明月,暗绿的森林,星星闪着他们晶莹的眼睛,夜色中显出几轮较白的圆纹是月见草的花朵……自然之美多少丰富呵!
 
  然而我只听得高雅的人们这样说。我窗外没有花草,星月皎洁的时候,我正在和蚊子战斗,后来又睡着了。
 
  早上起来,但见三位得胜者拖着鲜红色的肚子站在帐子上;自己身上有些痒,且搔且数,一共有五个疙瘩,是我在生物界里战败的标征。
 
  我于是也便带了五个疙瘩,出门混饭去了。



上一篇:生命的路

下一篇:为俄国歌剧团

本文标题:无题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69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