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谈皇帝

发布日期:20-06-12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谈皇帝

  凶恶的是奉承,如瘟神和火神之类,老实一点的就要欺侮,例如对于土地或灶君。

  待遇皇帝也有类似的意思。君民本是同一民族,乱世时成则为王败则为贼,平常是一个照例做皇帝,许多个照例做平民;两者之间,思想本没有什么大差别。所以皇帝和大臣有“愚民政策”,百姓们也自有其“愚君政策”。
 
  在我的故乡,是通年有波菜的,根很红,正如鹦哥的嘴一样。
 
  这样的连愚妇人看来,也是呆不可言的皇帝,似乎大可以不要了。然而并不,她以为要有的,而且应该听凭他作威作福。至于用处,仿佛在靠他来镇压比自己更强梁的别人,所以随便杀人,正是非备不可的要件。然而倘使自己遇到,且须侍奉呢?可又觉得有些危险了,因此只好又将他练成傻子,终年耐心地专吃着“红嘴绿鹦哥”。
 
  其实利用了他的名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和我那老仆妇的意思和方法都相同,不过一则又要他弱,一则又要他愚。儒家的靠了“圣君”来行道也就是这玩意,因为要“靠”,所以要他威重,位高;因为要便于操纵,所以又要他颇老实,听话。
 
  皇帝一自觉自己的无上威权,这就难办了。既然“普天之下,莫非皇土”,他就胡闹起来,还说是“自我得之,自我失之,我又何恨”哩!于是圣人之徒也只好请他吃“红嘴绿鹦哥”了,这就是所谓“天”。据说天子的行事,是都应该体帖天意,不能胡闹的;而这“天意”也者,又偏只有儒者们知道着。
 
  这样,就决定了:要做皇帝就非请教他们不可。
 
  然而不安分的皇帝又胡闹起来了。你对他说“天”么,他却道,“我生不有命在天?!”岂但不仰体上天之意而已,还逆天,背天,“射天”,简直将国家闹完,使靠天吃饭的圣贤君子们,哭不得,也笑不得。
 
  于是乎他们只好去着书立说,将他骂一通,豫计百年之后,即身殁之后,大行于时,自以为这就了不得。
 
  但那些书上,至多就止记着“愚民政策”和“愚君政策”全都不成功



上一篇:送灶日漫笔

下一篇:怀魏握青君

本文标题:谈皇帝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706.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