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岱山之夜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岱山之夜

  风中带着海的气息,清凉,湿润,有点鱼的腥味。
 
  背后是海,星空之下,海面微波起伏,荧光闪动。岸畔的渔船,远处的岛影,全都影影绰绰,神秘,飘忽,梦幻一般。渔船桅杆如林,像幽暗中伸向空中的无数手臂,密集而安静,举着闪烁的灯,举着满天星光,似在探寻,又似在祈望。
 
  渔船静静停泊着。渔民们却在夜色中欢腾。明天,是渔民的“歇渔节”,歇渔之后,渔船进港,渔人休息,海里的鱼儿虾儿,也可以不受侵扰地繁衍生息,过一段和平舒心的日子。
 
  我的眼前,是一条灯光灿烂的大道,衣着缤纷的人们围集在道路两旁,笑语喧哗。大道中间空无一人,路面反射着灯光,像一个长长的舞台,静候着舞者登场。岱山人把在街上的表演叫作“踩街”,表演者大多是渔家儿女,他们将在街上尽兴歌舞,在人们的注视下慢慢走过,路旁观者也会跟着他们的节拍亦歌亦舞。这条大道,会流成一条欢腾之河。
 
  咚咚咚咚……鼓声冲天而起,一群彪悍的渔民擂着大鼓走过来,那些撒渔网、拉缆绳的手,那些操纵风帆、搏击惊涛的手,此刻紧握鼓槌,把鼓擂得惊天动地。他们看上去都瘦而精悍,裸露的手臂上肌肉鼓动,可以感觉热血在急速流动。他们古铜色的脸膛上,洋溢着欢跃的激情。这些惯于在海上搏击风浪的汉子,今夜为什么而激动?鼓点骤雨般落下来,此起彼伏,山呼海啸,把夜的安静彻底驱逐。这鼓声,把渔港擂得沸腾了。鼓声是一个开场,鼓的节奏,引出了渔家的歌舞。
 
  渔家女走过来,且歌且舞,唱的是本地悠扬的曲调,跳的是自编的活泼舞蹈,手中的彩扇舞动,如浪起伏,也如风飞扬。传说中的渔女日子艰辛,男人出海,在海上搏击风浪,她们守在家中担惊受怕,海滩上,有多少含泪的“望夫石”,望穿秋水,却永无回音。大海哺育生灵,为渔民提供生息,却也常常翻脸无情。有人说,大海咆哮,吞噬渔船,是海神发怒。海神为何发怒?这是一个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也许,是人类向大海索取过多,却不思回报;也许,是海洋被贪婪的捕捞者搅得不胜其烦……现在,人们终于懂得了张弛之道,要向大海索取,也要让大海休息。我相信,渔家女们最欢迎这休渔的季节,和亲人团聚在一起,在海边观潮听涛,欢跃发自内心。此刻,在大街上,在众人的注目中,她们笑颜灿烂,舞姿奔放,夜风里响彻她们的歌声和脚步声……
 
  彩灯晃动,晃出一群鱼虾和螃蟹,黄鱼、带鱼、鲳鱼、鱿鱼、乌贼、梭子蟹、大对虾……今晚,最快乐的,也许是这些海里的生灵。它们幻化成这些彩色的灯笼,举在渔民的手中,优美地舞蹈在成千上万观者的视野里。在捕鱼的季节,它们的日子是无法安宁的,机声响起,渔网围拢,它们的生命尽头就可能随之来临。那些网眼如豆的细孔渔网,可以将它们几代的生命一网打尽,永无复生的机会。它们的生和死,取决于海神的旨意,还是决定于人类的追捕?这也是没有答案的问题。大海茫茫,它们的家乡远比人类的家园浩瀚阔大,只要奉献些许,就可以满足人类之需。但曾几何时,人类的无情和贪欲,竟使它们无时无刻面临死神的召唤。现在,人类要休渔,要给海洋休养生息的时间,这些曾经担惊受怕的海中生灵,今夜的欢乐应该是由衷而自然的吧。
 
  一群少女走过来,举着荷叶莲花,优雅的乐声里,绿荷红莲,映衬着少女们的青春脸庞。围观的人群静下来,停止了喧哗,停止了东张西望,浮游的目光,因为眼前的景象而沉静。看吧,少女们在欢腾喧嚣的人海中,静静地变成了一片优美的荷花池……
 
  然而这欢乐之夜的沉静只是一个短短瞬间。踩街的人们一群群一队队走过去,花样出新,高潮迭起,歌声和脚步声在大道上回旋不尽。最后走过来的,是一群老渔民。
 
  他们穿着鲜艳的中国服装,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纷呈。鲜亮的服装,衬托着他们饱经风霜的古铜色脸庞。他们是大声地吼唱着走过来的。我听不懂他们唱的歌词,但能感受他们的激情,他们的歌声里,有在海上搏击风浪的勇敢豪迈,也有往昔的惆怅和悲苦,更有对新生活的美好期冀。清凉的海风,因为他们的歌声而变得雄浑悠远,天地间到处是渔家人发自肺腑的深沉回音……
 
  曲尽人散,临海的街道上人们渐渐散去。渔港,恢复了它宁静安谧的面貌。只有停泊在岸畔的渔船,仍然举着森林般的桅杆,举着一天闪烁的星光……



上一篇:汉水映诗魂

下一篇:黑眸子

本文标题:岱山之夜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81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