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江南的水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江南的水

  很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水做的江南》。在我的印象里,江南是水做的。
 
  江南到处是水,池塘沟渠,溪涧流泉,江河湖泊……登高四望,如明镜般闪烁的,是水,如玉带般蜿蜒的,是水,如珍珠般滚动的,是水。多雨时节,江南就在雨的帘幕笼罩之下。绵长的雨丝把天和地连成一体,把江南织成一个水的世界……
 
  江南是流动的水,是翡翠一样清碧的流水,是茶晶一般透明的流水,是云烟一样飘逸的水。这样的水,可以栽莲养荷蓄蛙鼓,可以濯足泛舟消春愁。这样的水,可以泡龙井茶,可以沏碧螺春,也可以酿酒,酿清冽甘甜的米酒,酿芬芳醇厚的加饭、花雕、女儿红……
 
  要说江南之水的清丽柔美,当然首推杭州西湖。被逶迤的小山环抱着的西湖,是一位性情柔和的南国美人。她的表情永远是那么温婉平和,或者面含微笑,明眸流盼,或者凝神遐思,目光沉静,或者愁容半掩,视野朦胧……西湖最美的时辰,当然是春天和秋日。春必须是初春,有雨有雾,湖光山色隐约在雨雾里,使人一时看不清她的真面目,而那种迷蒙空灵的景象,活脱脱就是写意的中国水墨画。这样的画面,很自然地会叫人联想起宋人赵芾和夏圭描绘西湖烟雨的画。当然,还有名垂画史的宋代“米氏云山”,大书画家米芾和他的儿子,那位自称“戏墨”的米友仁,他们父子俩的山水写意画把烟雨迷蒙的湖山描绘得出神入化,使后人叹为观止。我想,米氏父子,当年一定常常在初春的雨中泛舟西湖,是千变万化的江南山水给了他们创作的灵感。不过,和变幻莫测的江南春色相比,画家的笔墨永远会显得贫乏。被画家用墨彩留在画纸上的,只是江南万千姿态的一二种。雨中的西湖美妙,晴天的西湖同样迷人。当娇艳的春日冲破云雾的阻挡,突然照到西湖上时,湖面上闪动着万点金鳞,湖光又反照到天上,把周围的群山辉映得一片灿烂。这时,倘若你正泛舟在湖中,从湖面蒸腾出的水汽氤氲飘升,明晃晃的湖光山色便全都在这无形的水汽中飘摇颤动起来,金色的阳光,翠绿的山林,缤纷的花卉,湖上泛动的小船,以及在苏堤、白堤和湖岸走动的游人,全在这氤氲水汽中晶莹透明地融为一体。秋日的西湖,最佳时刻是在深秋。湖上的暑气此时已散尽,湖周围青翠明丽的色彩开始显得深沉,翠绿的水杉变成了墨绿,倒映在湖面上的杨柳和梧桐的绿色浓荫变成了金黄和橙红。随风飘落的树叶犹如金色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它们停落到湖上,便在水面弄出许多细微的涟漪。湖里的荷花早已花谢叶败,枯黄的荷叶以各种各样的姿态残留在水面上,使人情不自禁想到“留得残荷听雨声”这样的古诗。千百年过去,人间世事沧桑,今非昔比。然而将眼光凝视西湖,凝视江南的山水,却依旧能体会浪漫的古人面对自然时涌动的诗情。在杭州生活多年的苏东坡,写出“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样的诗,实在是有感而发。
 
  西湖的水,有时候总感觉是太静了一点,太安分了一点。这时,便会想起九溪十八涧那些清澈活泼的流水。在江南,有多少这样的活水,谁能计算呢?从江南的山野和田园里走来的人,几乎人人都能向你描绘出几处你从未听说过的清泉和溪流。不过,如果把江南的水都想成西湖这样的静水,或者是九溪十八涧这样的细弱之水,那也是错。江南的水,也有雄浑壮阔的气象。我在无锡太湖边住过不少日子,太湖的万顷波涛,常常使我想起浩瀚的海。碰到有风的日子,湖面翻涌起万顷波涛,涛声阵阵犹如浑厚的鼓号,让闻者顿生豪气,心中的慵困和委顿被荡涤得干干净净。如果这样的水还嫌气势不够,那好,还有更壮观的。到农历八月十八日,到海宁看“钱塘潮”去。那汹涌而来的大潮排山倒海,惊天动地,咆哮的浪涛崩云裂石,可以让胆怯者魂飞魄散,也可以让豪爽者心旷神怡。这潮水,不仅在江南,就是在中国,在世界,也是罕见的奇观。看过这样的潮水,有谁还会说江南的水都是柔弱之流呢。
 
  水,是江南的血脉,没有这些晶莹灵动、雄浑博大的水,也就没有了江南。



上一篇:黑眸子

下一篇:关于桥

本文标题:江南的水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819.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