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江南的花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江南的花

  说过江南的水,也想说说江南的花。
 
  江南是一个大花园。从春天的桃李海棠,夏日的莲荷蕙兰,到秋天的桂花菊花,江南的花数落不尽,描绘不完,用多少文字也写不全它们的形态、色彩和芬芳。不过,在我的记忆中,江南最美妙的花并不是这些可以入画入诗的、带着不少文气和雅味的名花奇葩。很多年前,我客居在太湖畔的一个小村庄,春天降临大地时,我常常一个人踯躅在田野中,茫无目标地走向远方。我记得河岸和小路两边的那些野花,它们犹如散落在青草中的珍珠,闪烁着晶莹的亮光。这都是一些很小的花,大的不过指甲那么一点,小的就像绿豆米粒。它们的色彩也很普通,没有大红大紫的彩色,不是几点雪白,就是几簇淡黄,再不,就是几星细微的雪青。这些野花,我几乎都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也记不清它们的形状,但它们一路清新着我的视线,愉悦着我的心情,使我被一阵又一阵莫名的清香包围着。这样的景象,使我想起古人的诗句:“一路野花开似雪,但闻香气不知名。”写这两句诗的是清代诗人吴嵩梁,我想,当年,他一定也有过和我一样的经历,独自一人在江南的田野里踏青,流连忘返,惊异于路边无名野花的烂漫和清新。
 
  在我的记忆中,给人美感最多的江南之花,是两种最普通最常见的花:油菜花和芦花。
 
  油菜花在春天开花。那是一些骨朵极小的金黄色小花,花瓣犹如婴儿的指甲般大小,如果一朵两朵地看,它们是花世界中毫不起眼的小可怜。然而没有人会记得它们一朵两朵的形状,在世人的眼里,它们是一个气势浩然的盛大家族,这些小花,不开则已,若开,便是轰轰烈烈的一大片,就像从地下冒出的金色湖泊,波澜起伏,辉映天地。在我的印象里,在自然界中,没有哪一片色彩比盛开的油菜花更辉煌,更耀眼。如果是在阴郁的时刻,面对着一大片盛开的油菜花,就像面对着耀眼夺目的阳光,你的心情会豁然开朗。油菜花的香气也很特别,这是一种浓烈的清香,像是刚开坛的酒,说这香气醉人,一点也不夸张。油菜花,用它们旺盛的气势和明亮的色泽向人们展示着灿烂的生命之光。
 
  芦花在很多人心目中不算什么花。当秋风呼啸,黄叶飘零,江南的大地开始弥漫萧瑟之气时,芦花悄悄地开了。它们曾经是河岸或者湖畔的野草,没有人播种栽培,它们却长得葳蕤旺盛,铺展成生机勃勃的青纱帐,没有人会把它们和娇嫩的花连在一起。然而就在花儿们无可奈何纷纷凋谢时,它们却迎着凛冽的风昂然怒放。那银色的花朵仿佛是一片飘动的积雪,纯洁,高雅,洋溢着朝气,没有一点媚骨和俗态。在我的故乡崇明岛,芦苇是最常见的植物。沿江的滩涂上,高大的江芦蓬蓬勃勃,一望无际。深秋时,芦花盛开,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片银色的海洋,它们和浩浩荡荡的长江波澜交相辉映,连成一个浩渺壮阔的整体。走在江边,听着深沉的江涛,被雪浪般的芦花簇拥着,神清气爽,心中的烦乱一扫而尽。前年秋天,我回故乡去。在江岸上散步时,我采了一大把芦花。听说我要把它们插在花瓶里,有人笑道:这样的东西,只配扎扫帚,怎么能插花瓶呢?我还是把家乡的芦花插到了花瓶里。我觉得它们胜过那些色彩艳丽却柔嫩短命的花,它们不会凋谢,也不会枯萎,用纯洁的银色,带给我清新的乡野之气,也向我描绘着生命的活力。凝视着它们,我的眼前会流过汹涌的江水,会涌起雪一般月光一般的遍地芦花,遥远的青春岁月,就悄悄地又回到了眼前……
 
  好久不写诗了,却忍不住为这些芦花写出一首诗来:
 
  凝视着永恒的流水
 
  也曾有翠绿的春心荡漾
 
  却总是匆匆又白了头
 
  白了头,描绘一派秋光
 
  银色的表情并不衰老
 
  风中摇曳着深情的向往
 
  所有的期冀都在天空飘扬
 
  却不是无根的游荡
 
  刀来吧,火来吧
 
  哪怕一夜间消失了我的形象
 
  却无法灭绝我地下的埋藏
 
  只要水还在流风还在吹
 
  地下的心就会发芽长叶
 
  春雨里又会是一地葱茏的绿意
 
  秋风里又会是漫天洁净的银霜



上一篇:关于桥

下一篇:花的风骨

本文标题:江南的花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821.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