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三峡船夫曲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三峡船夫曲

  谁也无法用一句话概括三峡水流的特点。浩浩荡荡的长江挤进窄窄的夔门之后,脾气便变得暴躁、凶险、喜怒无常、不可捉摸了。你看那混浊湍急的流水,时而惊涛迭起,时而浪花飞卷,时而一泻千里如狂奔的野马群,时而又在峡壁和礁石间急速地迂回,发出声震峡谷的呐喊。有时候,水面突然消失了波浪,像绷得紧紧的鼓皮,然而这绝不是平静的象征,在这层鼓皮之下,潜伏着危险的暗礁和急流。而最多、最可怕的,是漩涡,像无数大大小小的眼睛在起伏的江面上滴溜溜地打转,到处都闪烁着它们那险恶的不怀好意的目光……
 
  你想想那些三峡船夫吧,驾着一叶扁舟,靠手中的竹篙、木桨,要征服狂暴不羁的江水,那该是何等惊心动魄的景象。其惊险的程度,绝不亚于在黄河上驾羊皮筏子,不亚于在大渡河的急流中放木排。
 
  第一次见到三峡中的船夫是在水流湍急的西陵峡,那是一条摆渡船,尽管距离很远,看不真切,但那拼命搏斗的紧张气氛,还是强烈地震撼了我的心。小船横在江中,看上去那么小,小得就像一片枯叶、一根稻草,似乎每一个浪头都能吞没它。船上一前一后两个船工,每人操一支桨,一个在右,一个在左,拼命地划着。只见他们身体前倾,像两把坚韧的强弓,两支桨齐刷刷地落下去,飞起来,落下去,飞起来,仿佛一对有力的翅膀,不断地拍打着波涛滚滚的江面,在气势磅礴的峡江中,他们的翅膀是太微不足道了,随时都有折断的可能,他们能飞过去吗?然而我的担心多余了,没等我们的轮船靠近,小木船已经到了对岸……
 
  在巫峡,遇到一只顺流而下的小筏子,那情景更是惊心动魄。小筏子远远出现了,像一只小小的黑甲虫,急匆匆地、慌里慌张地贴着江面爬过来——说它急匆匆,是因为它速度极快;说它慌里慌张,是因为它走得毫无规律,一忽儿左,一忽儿右,常常莫名其妙地拐弯绕圈子。很快就看清楚了,小筏子上头,稳稳地站着一位手持长篙的船夫,船中端坐着六位乘客,船尾还有一位船夫,一手扶一把既像橹又像舵的尾桨,一手掌一支木桨。小筏子在急流和波谷浪山中灵巧地滑行,时而从浪的缝隙中穿过,时而又攀上高高的潮头。真是冒险呵,这单薄的可怜的小筏子,在急流中箭一般冲下来,根本无法停住,随时都可能撞碎在峡壁礁滩上,随时都可能卷入接连不断的漩涡中,随时都可能被大山一般的浪峰一口吞没,被巨剑一般的急流拦腰砍断……船夫却镇静得如履平地。那位在船头手持长篙的船夫纹丝不动地站着,像跃马横枪,率领着万千兵马冲锋陷阵的大将军,又像剽悍勇猛的牧人,扬鞭策马,驱赶着一大群狂奔狂啸的黄色野马。野马群发狂般地撞他、挤他、踢他、咬他,想把他从坐骑上拉下来,然而终于无法得逞。有时候,飞速前进的小筏子眼看要撞到凸出的峡岩上,只见他挥舞竹篙奋力一点,小筏子便轻轻一转,转危为安。船尾那位船夫要忙一些,他不时划动双桨,巧妙地改换着前进的方向,在变化无穷的急流中觅得一条安全的航线。而那六位船中的乘客,一个个正襟危坐,一动不敢动。我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我能想见他们脸上惊慌的神色。在航行中,他们是不许有任何动作的,任何微小的颠动,都可能使小筏子因为失去平衡而倾覆。如果遇到不安分的乘客在舱里乱动,船夫的竹篙会狠狠地当头打来,打得头破血流也是活该。倘若你不服,继续捣乱,船夫就要大喝一声,毫不留情地用竹篙把你戳下水去,这是捏着性命在凶恶的急流中搏斗呵!
 
  小筏子在轰隆隆的水声中一晃而过,很快就消失在峡谷的拐弯处。我凝视着起伏不平的江面,一遍又一遍回想着船夫在万般艰险中镇定自若的姿态,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无数漩涡在小筏子经过的航道上打着转转,这些永远不会安然闭上的不怀好意的眼睛,似乎正在狡猾地眨动着,还在用谁也无法听懂的语言描绘着水底下的秘密。哦,只有三峡船夫懂得这些语言!我知道,在三峡中行船,除了勇敢,除了沉着,最关键的,还是对航道和水流的熟悉。据说,在三峡驾驭小筏子的船夫,对水底的每一块礁石、每一片浅滩,都是了如指掌。为了摸清水底的状况,为了在极其复杂的急流中寻到一条能被小木船通过的安全之路,一定有不计其数的船夫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西陵峡有一块巨大的礁石,兀立在滚滚急流中,奔泻的江水整天凶狠地拍打着它,飞溅起漫天雪浪,小船如果撞上去,非粉身碎骨不可。这礁石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对我来”。当浪花散开后,人们就会看到“对我来”三个大字,触目惊心地刻在这块礁石上,这礁石周围的水流险恶而奇特,小船从它身旁经过时,倘若想绕开它,结果总是适得其反,船儿会不可阻挡地向礁石一头撞去,撞得船碎人亡。如果顺急流迎面向礁石冲去,不要躲避它,不要害怕它,船到礁石前,却能顺利地拐个弯从旁边擦过去。不过,这千钧一发的险象,懦夫是绝对不敢经历的,只有三峡船夫们才敢驾着轻舟勇敢地向扑面而来的浪中礁石冲去。“对我来”这三个字,一定是无数船夫用生命换来的经验。也许,可以这样说,小木船在三峡急流中那些曲折而又惊险的航道,是船夫们用智慧、用勇气、用尸骨一米米开拓出来的!
 
  对三峡船夫来说,最为可怕的,大概莫过于暴风雨和洪峰了。突然袭来的暴风雨,能把江面搅得天翻地覆,在被暴风雨鞭打着的惊涛骇浪之中,小舟子是很难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如果来不及靠岸躲避,便有可能在暴风雨中葬身江底。假如遇上洪峰,那几乎是无法逃脱的,几丈高的洪峰,像一堵巍巍高墙从上游呼啸着压下来,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抗拒它、阻挡它,它是船夫们冷酷无情的死神。然而,奇迹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曾经有一些技术高超、勇气过人的船夫,在洪峰扑近的刹那间,驾着小舟瞅准浪的缝隙飞上高高的洪峰之巅,硬是从死神的头顶越了过去……当然,这些都是旧话了,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天气预报和水情预报越来越准确,三峡船夫们再也不会去冒这种风险了。
 
  船近神女峰时,所有人都仰头看那位在云里雾里默默地站了千年万年的神女,然而山顶上云飞雾绕,什么也看不清。正在遗憾的时候,突然有人对着前方的江面大叫起来:
 
  “看!小船!女的!”
 
  神女峰下,一只两头尖尖的小筏子正在急流中过江,划船的是一位身穿粉红色衬衫的少女,只见她右手划桨,左手掌舵,不慌不忙地向对岸划着,那悠然而又优美的姿态,使所有目击者都惊呆了——这也是三峡船夫吗?这也是在险恶的峡江中拼命搏斗的勇士吗?然而怀疑是可笑的,小筏子在神女峰对面的一片石滩上靠岸了,划船的少女站在一块白色的石岩上,有力地向我们的轮船挥了挥手……
 
  挥一挥手,挥一挥手,向勇敢的三峡船夫挥一挥手吧,但愿他们能在我的挥手之中感受到我的钦佩和敬意。是的,我从心底里深深地向三峡的船夫们致敬,他们,不仅征服了狂放不羁的长江三峡,而且把人类和大自然那种惊心动魄的搏斗,化成了优美的诗篇。他们是真正的诗人



上一篇:柔和刚

下一篇:庐山雪

本文标题:三峡船夫曲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824.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