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在大街上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在大街上

  到哥本哈根,第一个停留的地方,是安徒生大街。这是哥本哈根最宽阔的一条大街。街上车流不断,路畔有彩色的老房子,也有高大的现代建筑。人行道上,行人大多目不斜视,步履匆匆。呈现在我眼前的,是现代的生活,和安徒生的时代似乎没有多少联系。安徒生第一次到哥本哈根的时候,才十四岁。一个来自偏僻小城的少年人,面对首都的繁华和热闹的人群,一定手足无措。他是来哥本哈根寻找生活的,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是何种模样。那时,他大概还没有想过自己要当一个作家,据说他热爱音乐希望成为一个歌剧演员。安徒生天生好嗓子,唱歌时也懂得用心用情,在皇家剧院试唱时,颇受那里管事人的赏识,剧院是他经常光临的场所。然而好景不长,一次伤风感冒,他的嗓子哑了,原来唱歌时发出的清亮圆润的声音,永远离他而去。
 
  失去了好嗓音,对少年安徒生是一次大苦恼,是一场灾难,他再也无法圆自己当歌唱家的美梦。但少年安徒生的这场灾难,却也是文明人类的幸运,一个伟大的童话作家,因此而有了诞生的可能。试想,如果少年安徒生在歌剧舞台上如鱼得水,赢得赞美和掌声,一步步走向成功,哥本哈根可能会出现一个年轻的歌唱家,他可能会星光灿烂,显赫一时,让和他同时代的人们有机会听到他的歌声。不过毫无疑问,他的歌声和他的名声,将随着岁月的流逝,很快被人们遗忘。好在他失去了好嗓音,因而不得不放弃了做歌唱家的梦。他开始专注于写作,写诗,写小说,写戏剧,也写童话。最后,他发现自己最擅长,也是最能借以表达灵魂中的憧憬和梦想、倾诉内心爱之渴望的文体,是童话。
 
  舞台上少了一个少年歌者,对当时的音乐爱好者来说,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损失,安徒生退场,一定还会有别的少年歌手来顶替他,也许比他唱得更好。然而对于丹麦和全世界的孩子们,却因此后福无穷。安徒生即将创造的文学形象,将走进千家万户,给孩子们带来欢乐,带来梦想。他把人间的挚爱和奇幻的异想,像翅膀一样插到每一个读者的心头,让读者和他的童话一起飞,飞向无限遥远美好的所在。他的童话,将叩开孩子们蒙昧的心,将他们引入阔大奇美的世界,多少人生的境界,将因为他的文字而发生美丽的改变。
 
  安徒生的童话,每一篇都不长,却深深地打动了读者,让人垂泪,让人惊愕,让人失笑,也让人思索。他的童话中,有最清澈纯真的童心,也有历尽沧桑后发出的叹息。安徒生的童话,读者并不仅仅是孩子,成年人读这些童话,会读出更深沉的况味。一篇《皇帝的新衣》,有多么奇特的想象力,又有多么幽邃的主题。皇帝的虚荣和愚昧,骗子的聪明和狡诈,童心的纯真和无畏,交织成奇特的故事,人性的弱点和世态的复杂,在短短的故事中被展示得如此生动。这些含义深刻的童话,可以从幼年一直读到老年。作为一个人历史上影响最大的童话作家,安徒生一生只写了一百六十八篇童话。也许,这样的创作数量,比世界上大多数童话作家的创作数量都要少。他从三十岁开始写童话,连续不断写了四十三年,平均每年创作不到四篇。我认识一些当代的童话作家,年龄并不大,已经创作了千百篇童话,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安徒生,但没有多少孩子知道他们。这样的比较,也许没有意义,世界的童话史中,只有一个安徒生,他是无可替代的。
 
  安徒生大街很长,在临近哥本哈根市政厅的人行道上,终于看到一尊安徒生的铜像。
 
  铜铸的安徒生穿着燕尾服,戴着他那顶标志性的礼帽,在一把椅子上正襟危坐。他面目沉静,凝视着他身边车流滚滚的大街。这是一个拘谨严肃的沉思者形象,他的表情中,似乎有几分忧戚。他的目光投向大街的对面,对面是一个古老的儿童游乐场。安徒生在世时,这个儿童游乐场就已经在这个地方。据说,他经常来这里看孩子们玩耍,孩子们活泼的身影和欢乐的嬉闹声,曾给他带来创作的灵感。
 
  我在哥本哈根坐车或者散步时,望着周围的景色,心里常常生出这样的念头:当年,安徒生是不是在这样的景色中寻找到创作的灵感?我发现,这里的房屋,尽管比英国、法国和意大利的建筑看上去要简朴一些,然而色彩却异常鲜艳。每栋房子的颜色都不一样。站在河边的码头上看两岸的建筑,高低起伏,鳞次栉比,五颜六色挤挨在一起,缤纷夺目,就像孩子们的玩具积木,有童话的风格。我不知道是安徒生的童话影响了这里的建筑风格,还是这样的彩色房子给了安徒生创作的灵感。也许,两者兼具。丹麦朋友告诉我,安徒生曾经在河边的这些彩色房子中居住过,那时,每天傍晚,在河边的林荫路上都能看到他瘦长的身影。
 
  哥本哈根是安徒生走向文学,走向童话,走向世界的码头。如今,哥本哈根因安徒生而生辉,安徒生照亮了哥本哈根,照亮了丹麦,这座古老城市的所有光芒,都凝集在这位童话作家的身上。



上一篇:美人鱼和白崖

下一篇:美人鱼

本文标题:在大街上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830.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