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美人鱼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美人鱼

  清晨,海边没有人影,美人鱼雕像静静地坐在海边。
 
  安徒生创造的美人鱼,是人类童话故事中极为美丽动人的形象之一。哥本哈根海边的这座铜像,凝集着安徒生灵魂的寄托。她是美和爱的象征,也已成为丹麦的象征。前几年上海举办世博会,哥本哈根的美人鱼漂洋过海,去了一趟中国。丹麦馆中的美人鱼是上海世博会中最受人欢迎的风景。人们站在美人鱼身边拍照时,感觉就是在丹麦留影,也是和安徒生童话合影。
 
  雕塑的美人鱼,如果不是下身的鱼尾,其实就是生活中的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她身体柔美的曲线,她凝视水面的娴静表情,和她背后浅蓝色的大海融合成一体,这是全人类都熟悉的形象,安徒生创造的这个为爱情甘愿承受苦痛,甚至牺牲生命的美丽女子,感动了无数读者。在安徒生童话中,《海的女儿》是一篇深挚而凄美的作品,读得让人心酸,心痛。其实这也是一篇带有精神自传意味的作品。
 
  在女人面前,安徒生自卑而羞怯。在几种安徒生的传记中,我都读到过他苦涩的初恋和失败的求爱。童年时,他曾经喜欢班上唯一的女生,一个叫莎拉的小姑娘,他把莎拉想象成美丽的公主,偷偷地观察她,用自己的幻想美化她,渴望着接近她。这个被安徒生想象成公主的小姑娘,也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她的梦想是长大了当一个农场的女管事。安徒生告诉莎拉,公主不应该当什么农场管事,他发誓长大了要把她接到自己的城堡里。听安徒生的这些话,惊愕的小莎拉就像遇到了外星人……这样的初恋,结局是什么呢?安徒生几乎被周围所有的孩子讥讽,甚至遭到富家子弟的打骂。更让他伤心的是,他不仅没有擒获莎拉的芳心,竟也遭到莎拉的嘲笑,小姑娘认为安徒生是个想入非非的小疯子。
 
  安徒生经历过爱情的失意,被拒绝或者被误解,不止一次打击过他,伤害过他。在哥本哈根求学时,他曾经深爱过寄宿房东的女儿,但他始终不敢表白,只是默默地关注她,欣赏她,思念她。直到分手,都未曾透露心中的秘密,最后成为生命记忆中的美和痛。
 
  少年时代我曾经非常喜欢苏俄作家巴乌斯托夫斯基的《金蔷薇》,其中有一篇安徒生的故事《夜行的驿车》,是这本书中最动人的篇章。在夜行驿车上,黑暗笼罩着车厢,平时羞涩谦卑的安徒生一反在白日阳光下的羞怯,一路滔滔不绝,和四个同车的女性对话。他以自己的灵动幽默的言语,深邃智慧的见解,还有诗人的浪漫,预言她们的爱情和未来的生活。女人们在黑暗中看不清安徒生的脸,但都被他的谈吐吸引,甚至爱上了他。故事中的一位美丽的贵妇,很明确地向安徒生表白了自己对他的欣赏和爱慕,而安徒生却拒绝了这从天而降的爱情,默默地退回到黑暗中,回到他没有女人陪伴的孤单生活里。这种孤单将终身伴随他。《金蔷薇》中的故事情节,也许是巴乌斯托夫斯基的文学虚构,但这种虚构,是有安徒生的人生印迹作为依据的。
 
  在《海的女儿》中,安徒生化身为小美人鱼,她深爱着王子,却只能默默地观望,无声地思念。为了追求爱,她宁肯牺牲性命。在那篇童话中,美人鱼的死亡和重生,交织在一起,那是一个让人期待又叫人心碎的时刻。安徒生在他的童话中这样结尾:“太阳从海里升起来了。阳光柔和地、温暖地照在冰冷的泡沫上,小人鱼并没有感到灭亡。她看到光明的太阳,同时在她上面飞舞着无数透明的、美丽的生物。透过它们,她可以看到船上的白帆和天空的彩云。它们的声音是和谐的音乐……”
 
  人间的真情和美好,有时只能远观而难以接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欣赏、品味、期待,也许永远也无法融入现实的生活。
 
  安徒生逝世前不久,曾对一位年轻的作家说:“我为我的童话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要说,是大得过分了的代价。为了这些童话,我断送了自己的幸福,我错过了时机,当时我应当让想象让位给现实,不管这想象多么有力,多么灿烂光辉。”安徒生的这段话,也是出现在巴乌斯托夫斯基的《夜行驿车》中,是否真实,无法断知。说安徒生是因写童话而错过了爱情,牺牲了自己原本可以得到的幸福,其实并不符合逻辑。安徒生成名后,倾慕他的人不计其数,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他的机会非常多。如果恋爱,成家,生儿育女,未必会断送自己的写作才华。安徒生终身未娶,还是性格所致。
 
  生活中没有恋爱,就在童话中创造迷人的精灵,赞美善良美丽的女性。所以才有了《海的女儿》,有了这永远静静地坐在海边的美人鱼。
 
  美人鱼所在的海边,对面是一个工厂,美人鱼的头顶上,有三个大烟囱。在晴朗的蓝天下,三个大烟囱正冒着淡淡的白烟,就像有人站在美人鱼背后悠闲地抽着雪茄,仰对天空吞云吐雾。对这样一个美妙的雕塑,这三根烟囱是有点煞风景的陪衬和背景。也许,这也是一个暗喻,在这世界上,永远不会有无瑕和完美。



上一篇:在大街上

下一篇:他是个美男子

本文标题:美人鱼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831.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