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白色纪念碑

发布日期:20-07-05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白色纪念碑

  秋风萧瑟,黄叶遍地。天上飘着小雨,湿润的树林轮廓优雅而肃穆。一只不知名的鸟躲在林子深处鸣叫,声音婉转轻柔,若隐若现,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沿着布满落叶的曲径走进树林,看见了一块块古老的墓碑。
 
  安徒生就长眠在这里。
 
  这是哥本哈根城郊的一个墓园。人们来这里,是来看望安徒生。然而要找到安徒生的墓并不容易。树林中的墓,都差不多,一块简朴的石碑,一片灌木或者一棵老树,就是墓地的全部。
 
  天上下着小雨,墓园中静悄悄不见人影。站在一片碑林之中,有点茫然,安徒生的墓在哪里呢?正在发愁时,不远的墓道上走过来几个散步的人。一个年轻妇女,推着一辆童车,车上有婴儿,身边跟着一条高大的牧羊犬。看到我们几个中国人,她并不惊奇。我问她,安徒生的墓地在哪里?她莞尔一笑,抬手向我身后指了一下。原来,我已站在安徒生的身旁。
 
  安徒生的墓并不显赫,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没有雕像,没有安徒生童话中的人物,甚至没有多少艺术的气息,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墓,简洁,朴素,占据着和别人相同的一方小小的土地。
 
  一块长方形的白石墓碑,上面刻着安徒生的生卒年月。墓碑两侧,是精心修剪过的灌木丛,如同两堵绿色的墙,将安徒生的墓碑夹在中间。安徒生的墓碑前,放满了鲜花,有已经枯萎的花束,也有沾着雨珠的新鲜的花朵。这些鲜花,使安徒生的墓和周围杂草丛生的墓地有了区别。
 
  埋葬在安徒生周围的,是我不认识的人,他们是安徒生同时代的人物。每个人占据的墓地都差不多大,也是简朴的墓碑,上面镌刻着墓主的生卒年月。长眠在这里的人们,大概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安徒生的邻居。
 
  墓地的设计者,当然不会是长眠在墓穴中的墓主。安徒生的墓碑,设计者也不会是他本人。在丹麦,安徒生的雕像和纪念碑很多,和安徒生的童话相比,这些雕像和纪念碑,显得太平常。
 
  我突然想起了白崖,那是丹麦海边的一座高山。
 
  离安徒生家乡二百公里的海边,有一座奇妙山峰,当地人称它为白崖。坐车去那里花了两个多小时。上坡,盘山,到一个无人的山谷。这里能听到海涛声,却看不见海。沿着一条通向林荫深处的木栈道,走向山林深处。木栈道沿着山崖蜿蜒,到一个凸出的山坡上,突然就看到了白崖。
 
  这是耸立在海边的万仞绝壁,它确实是白色的,白得纯粹,白得耀眼。白崖下面,就是海滩,海滩的颜色,竟然是黑色的。白色的崖壁,黑色的海滩,蓝色的海水。蓝、白、黑,在天地间构成一幅神奇的图画。
 
  栈道曲折而下,把我引到海滩上。站在海滩上仰观,白崖更显得森然,伟岸,纯净,如拔地而起的一堵摩天高墙,连接着天和海。海滩上的卵石,大多呈黑色,或者黑白相间。我不明白,为何一座白色的山崖,被风化在海滩上的碎片,却变成了黑色的卵石。这样的演变和结局,如同深藏玄机的魔术。
 
  据当地人介绍,喜欢旅行的安徒生不止一次来这里,他曾来到白崖下,一个人坐在黑色的海滩上,遥望着深蓝色的大海,想他的心事。
 
  眼前的山崖和海滩,和安徒生时代的相比,大概没有什么变化。安徒生来这里时,还是个年轻人,那些后来让他名扬世界的童话故事,这时还没有诞生。他坐在海边,惊叹自然和天籁的神秘奇美时,也曾让想象之翼在山海间飞舞。那些心怀着梦想的精灵,那些化成了动物之身的聪慧生灵,那些会说话思考的玩偶,也许曾随着安徒生的遐想,在白崖上自由蹁跹。
 
  白崖,其实更像一块硕大无朋的白色巨碑,耸立在丹麦的海岸上。这才是举世无双的纪念碑,它属于丹麦,也属于安徒生。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