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钟表店的女孩

发布日期:20-07-11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钟表店的女孩

  不敢相信,这么多这么多的钟表店,居然都麇集在同一个城市里。它是瑞士以西的工业大城日内瓦。
 
  走在街上,随意浏览,这里那里,都是钟,都是表。许多钟表制造商都在工厂里兼设门市部。
 
  在橱窗内看中了一只秀里秀气的“音乐闹钟”。钟面是圆的,镶嵌在黑底绘了鲜丽花儿的木质外壳里,古色古香。
 
  店面很大,稀稀落落的顾客站在各个不同的柜台前,仔细寻觅心目中的猎物。
 
  前来招呼我的,是一名浓眉大眼的女子。她小心翼翼地从橱里捧出了我所要的那个音乐闹钟,说:
 
  “您眼光好,挑中这个,是新货,设计刚完成不久,几周前才从制作部送到门市部来卖的。”
 
  她指着木质外壳上的小花细草,微笑地说:
 
  “您瞧,绘得多生动!它不但是闹钟,而且,是富于艺术美的摆设品呢!”
 
  我拿在手上,左看右看,越看越爱。
 
  决定买下了,嘱她取个新的给我,她耸耸肩,说:
 
  “暂时缺货,只有一个。”
 
  我把闹钟放在掌心里,转来转去地审查。木壳上的漆,黑得发亮,那花那草,线条细致,没有任何脱漆的迹象,我放心了。接着,我把小闹钟凑到耳边来,听。
 
  一听之下,便听出了毛病来了:这钟,寂然无声;我摇了摇,再听,还是无声。
 
  把钟拿在手上,我问她:
 
  “这钟,是不是坏了?”
 
  女孩脸上一直浮着的丝丝笑意蓦地凝结成点点寒霜。冷冷地,她说:
 
  “坏?不要紧,如果你认为它坏了,放回去,不要买。”
 
  我愣住了,为她的无礼与无理而发愣。上一分钟明明还是谈笑风生的呀,怎么没给任何的警告的信号,便把整张脸翻了过来呢?
 
  见我木立不动,她竟然提高了声量,咄咄逼人地说:
 
  “把钟放回去呀!又没有人逼你买!”
 
  我的气,一下子全涌了上来,我也把声量大大地提高了:
 
  “你这人,实在不可理喻!瑞士人的礼貌和瑞士出产的钟表,原本都是举世闻名的,然而,现在,你却以高度无礼的态度,为此而作了反证!”
 
  我们的声音,惊动了店里其他的人。她还未开口反击,便有一名打着领带的男士快速前来调解,他一方面把她支开,一方面温文尔雅地向我致歉:
 
  “对不起,对不起,让我来为您服务吧!”
 
  我把事情的原委和他说了,他立刻微笑地为我解释道:
 
  “这钟,不是坏的,你之所以没有听到嘀嗒嘀嗒的声音,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个上链式的闹钟,不是自动式的。自动式的闹钟,纯粹是实用的商品,然而,你手上的这个闹钟,除了实用的价值以外,还能当作艺术品来摆设,所以,我们为它配了经久耐用的手转发条。”
 
  这解释,合情又合理。
 
  然而,想起了刚才那一幕,我还是忍不住抱怨道:
 
  “你的同事干吗不好好向我解释,非得要大嚷大叫呢?”
 
  眼前的这位男士,突然压低了嗓子,对我说道:
 
  “她不是普通的店员,她是本店最好的钟表制作匠,很为自己的产品而骄傲。刚才你当面说她的产品是坏的,她当然受不了啦!”顿了顿,又说,“这种情形,就好像是当着厨师面前批评他的菜肴难以入口,对着裁缝说她缝的衣服蹩脚难看!她一时接受不了,才出言顶撞的,真对不起!”
 
  啊,是一场误会
 
  旅行回来,我把这个古典雅致的闹钟搁在书房的案头上。每每看到了它,眼前便不由自主地浮起了一张带着寒霜、有着怒气的脸,然而,我觉得:这是一张美丽的脸。
 
  觉得她美,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工作有着一份狂热的执着、不容他人亵渎的自豪与尊严。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