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你不是已经努力了吗

发布日期:20-07-12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你不是已经努力了吗

  爱深海垂钓
 
  船,静静地停泊在海面上。万顷碧波,浩瀚无垠;万里晴空,清亮纯净。
 
  把琐事与烦恼暂时卸下的人,轻轻松松地坐在船上,把钩着鱼饵的竿子垂入海里,然后,等。明明是稀松平常的消遣,然而,不知怎的,当我把全身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渔竿上时,居然产生了一种类似“坐禅”的奇妙感。在“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这刻,天地万物,都好像是以蒙太奇手法拍摄而成的电影镜头一样,模模糊糊、朦朦胧胧,唯一清晰的,是直直地垂在海里的那根渔竿。人的意识,非常清醒,可是,对于周遭的事物,却又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千丝万缕的心思,全都缠在通向深海的那条细细的尼龙线上。时间,好似已停止转动了;静坐不动的人,远看近看,都是一具千年化石。
 
  等着、等着,忽然,有一种很轻微很轻微的颤动,自深海处传到渔竿上,继而从渔竿传到指尖,再从指尖传到神经中枢来。尽管那颤动是微乎其微的,可是,对于全神贯注而又屏气凝神的垂钓者而言,它所具有的震撼力,却是难以言喻的。很快很快地,颤动的力道加重、加剧了,垂钓者在心跳如鼓的狂喜里,不动声色地拉了拉渔竿。渔竿一动,原本轻微的颤动便变成了剧烈的抖动。垂钓者得着了这个无声的信号,赶紧快手快脚地把渔竿拉离海面,一看,哇哇哇,一条肥美硕大的鱼,正在渔钩上死命挣扎呢,一颗心,霎时变成了立体的惊叹号。
 
  当然,不是时时都顺畅如斯的。有时,兴高采烈地把渔竿拉起来,才知道“上钩”的仅仅只是一块石头或是一只烂靴,垂钓的人,在上当后的无奈里,对着自己蠢蠢地微笑。也有的时候,渔线顽皮地缠在海底一些莫名的物体上,垂钓者既不能潜入海底去解开它,又不能发个狠劲剪断它,那种心情,真有“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窝囊感。慢慢扯,轻轻移;东扯一点,西移一点;上扯一些,下移一些;耗时费劲,弄得满头大汗,才得以狼狈地“脱身”。
 
  嘿,对付人生的麻烦事,不也可以使用同样的方策吗?
 
  垂钓,这种表面上看起来枯燥无味的消闲活动,却让人尝尽了人生百味。
 
  所以,爱它。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