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阿璇的黄连病

发布日期:20-07-12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阿璇的黄连病

  阿璇是我的远亲,她的世界好像飘满了即连狂风也吹不散的乌云。她老是眉头深锁,整个人苦涩得像是一碗黄连熬成的汤。
 
  一日,我带她出席一项有关心理健康的讲座,希望她能从中得到启示,从而把黄连汤转化为蜜糖水。
 
  心理治疗师玛莉有一副好似棉花糖般的嗓子,甜而软。她嘱咐众人闭上双眼,专心致志地随着她进入一个精神的“虚拟世界”。
 
  双眼一闭上,使人身心全然放松的音乐便轻轻地流满一室,玛莉就在美妙的音符里开始了让人如痴如醉的叙述:
 
  “阳光明媚,天幕是一片欢快的蓝。你在一个开满了鲜花的地方悠悠闲闲地行走。一尘不染的空气,把你的肺叶洗涤得干干净净。走着时,你听到鸟儿啁啾的鸣叫声,一声比一声清脆;你闻到了由青草泌出的清香,这一股酥软的芳香,令你心旷神怡;你看到了绽放得比碗口还要大的鲜花,粉红的、嫩黄的、纯白的、淡橙的、深紫的,一朵一朵,盛放到了极致,千姿百态,风情万种,连回旋着的风,都变得十分斑斓。你走,走呀走的,来到了一道长长的梯阶旁边。远处,高高低低起伏有致的山峦在向你妩媚地微笑。你沿着梯阶向下走,一级、一级,慢慢慢慢地走,一直一直向下走。早晨的风,轻轻地缠在你脸上,好像有人用一方浸了凉水的小毛巾温柔地为你拭脸。你走,继续地往下走,走到梯阶的尽头。啊,你看到了一个湖啊,一个很大很大的湖泊,一望无际的蔚蓝。清晨如碎钻般的阳光落下来,湖泊安静而又活泼地闪出了千层万层如鱼鳞般的波光。层层叠叠的山峦,好奇地探头看湖,而那浪漫的湖啊,就多情地留住了山的姿容。湖中有山,山中有湖。湖里的山瑰丽,山里的湖神秘。你在湖畔坐了下来,听到了远处丛林传来了不绝如缕的蝉叫声,看到了近处花枝上翩翩飞舞的蝴蝶,你的心,进入了一个全无忧虑、全无烦恼的世界……”
 
  音乐继续播放了一阵子后,慢慢地停止了。众人恋恋不舍地回到了现实的世界。
 
  说也奇怪,我经历了这一趟奇妙无比的心灵之旅后,原本被生活揉得皱皱的那一颗心,就被这一只无形的手抚得平平顺顺的,有一种拥抱快乐的感觉。
 
  转过头去看阿璇,没有想到,看到的依然是一张眉头打结的脸,一张宛若黄连的脸。
 
  我问她:“你觉得怎样?”
 
  她的嗓音,像是机器忘了上润滑油,又干又涩:“很累。”
 
  这样的回答,自然使我大吃一惊,但是,更让我吃惊的,是她接下来的话:
 
  “走那么多路,脚很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患有风湿性关节炎,刚才,那道阶梯,那么长,膝盖实在痛得受不了。再说,我不会游泳,坐在湖边,万一滑进湖里,谁来救我!还有,我鼻子敏感,蝴蝶飞来飞去,花粉弄得我鼻子发痒,真是难受。那些鸟,好像鬼一样,叫声尖尖的,说多刺耳便有多刺耳!还有,还有,蝉的叫声就更难听了,听久了会发疯的!你带我来这里,简直就是活受罪嘛!”
 
  讲座还没开始,她竟已累得像一叶咸菜。
 
  病入膏肓的悲观症,是药石罔效的,而我,竟然异想天开地希望黄连变蜜糖!也许,在她眼中,像我这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乐观,才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哪!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