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鲜鱼刺身

发布日期:20-07-12       文章归类:散文精选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鲜鱼刺身

  是经过了好几个品尝的阶段,才真正地享受到了鲜鱼刺身那美好的滋味儿的。
 
  第一次品尝鲜鱼刺身,是在澳洲一位朋友的家里。那条鲑鱼,是朋友一大早到海鲜批发市场买的,新鲜得仿佛用手指随意弹一弹,它便会活过来、跳起来。纵是新鲜如斯,然而,当我首次接触到这未经烹煮的、晶莹冰凉的生鱼片时,薄薄的舌头,却有患上了感冒的感觉,战栗不已;而那种难以忍受的腥膻,也使我全身起着鸡皮疙瘩。
 
  升起白旗,不敢再试。
 
  偏偏日胜和孩子都很喜欢,每每上日本餐馆,为的就是这鲜鱼刺身。朋友当中,喜欢鲜鱼刺身的,也为数不少,举行家宴时,鲜鱼刺身常常是桌上佳肴。
 
  在众人的鼓励下,鼓起余勇,再试。
 
  不行,依然还是不行。
 
  冷若凝脂的它,腥气冲天,硬生生地吞下以后,好似有人在抠我的胃,有呕吐的恶心感。我想,我和鲜鱼刺身,此生大约无缘了。
 
  然而,世事无绝对。
 
  在孩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下,我硬着头皮,一试再试、试了再试,终于,突破了重重的心理障碍,接受了它,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居然爱上了它!
 
  鲜嫩的鲑鱼,未经烹饪,轻盈如风,软滑如水,当它与味蕾完美地结合时,着实让人如痴如醉。强悍跋扈的绿色芥末,是它的最佳配搭,慵懒无力的鲜鱼刺身一沾上它,霎时就变得无比泼辣,入口之后,那种极致的辛辣,有若引爆的炸弹,“轰”的一声,爆炸力道直捣脑门,享用者在“烈火焚身”的刺激里、龇牙咧嘴,痛苦万状。然而,才一会儿,却又风过无痕,留在味蕾上的,仅仅只是生鱼那种特殊已极的鲜味、软滑已极的触觉。
 
  由主观的憎恶而变为客观的爱恋,只因为我一试再试。
 
  单单凭一次的印象,便对人对事对物判定“死刑”,不但不公平,也不准确。对于含蓄自重的人来说,优点往往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需要你用耐心慢慢地掏。



上一篇:阿璇的黄连病

下一篇:云片糕

本文标题:鲜鱼刺身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jingxuan/3948.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