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力成文学

感谢一路有你

欢迎欣赏《感谢一路有你》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大一上学期已经过半,我们身上那种由于对大学校园不熟而产生的懵懂一点点的消散,我们渐渐地习惯了大学的节奏,生活也渐渐...[详细]

  • 感谢一路有你

    欢迎欣赏《感谢一路有你》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大一上学期已经过半,我们身上那种由于对大学校园不熟而产生的懵懂一点点的消散,我们渐渐地习惯了大学的节奏,生活也渐渐地被大学的学业,社团,工作,新的人,新的事占据。...[详细]

  • 夏末初秋

    欢迎欣赏《夏末初秋》操场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带着眼镜,身长玉立,斯文俊秀的少年似沉浸在了书的海洋里,直到耳边传来一声夏末,走了他才啪的一声合上书看向来人,温柔的眉眼,温柔的嗓音却毫不留情地说着别靠近我,一身的汗...[详细]

  • 胰皂泡

    欢迎欣赏《胰皂泡》冰心;小的时候,游戏的种类很多,其中我最爱玩的是吹胰皂泡。下雨的时节,不能到山上海边去玩,母亲总教给我们在廊子上吹胰皂泡。她说是阴雨时节天气潮湿,胰皂泡不容易破裂。法子是将用剩的碎胰皂,放在一...[详细]

  • 欢迎欣赏《晨》李金发;你一步步走来,微笑在牙缝里,多疑的手按着铃儿,裙带儿拂去了绒菊之朝露,气息如何,我全不能分析。镀金的早晨,款步来了,看呀,或者听环佩琅琅作响了,来!数他神秘的步骤。你的臂儿张着向我,呵,他...[详细]

  • 秋天是用来分手的季节

    欢迎欣赏《秋天是用来分手的季节》怀念好像一朵开放鲜花。一眨眼的时间,你便如鬼怪般地从千里之外窜入我的心房;而又匆忙瞬间后,你连那句再会也没来得急说,便好像清晨里的甘露般消逝。今夜,且让我为你泡一杯咖啡,为你浅饮...[详细]

  • 在路上

    欢迎欣赏《在路上》现在,他们动身了。如果我们不知道前面那几段故事,突然在路上遇见他们,一定会以为他们是两个人,小西和灰老鼠(谁也不会把影子当成一个人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三个人:小西,灰老鼠,和一...[详细]

  • 书桌

    欢迎欣赏《书桌》我有张小小的书桌。它又窄又矮,破旧极了。在外人眼里简直不成样子。上边的漆成片地剥落下来,残余的漆色变得晦暗发黑,连我自己都认不准它最初是什么颜色。桌面又满是划痕、硬伤,还有热水杯烫成的一个个套起...[详细]

  • 书架

    欢迎欣赏《书架》人们大凡都是先有书,后有书架的;书多了,无处搁放,才造一个架子。我则不然。我仅有十多本书时,就有一个挺大、挺威风、挺华美的书架了。它原先就在走廊贴着墙放着,和人一般高,红木制的,上边有细致的刻花...[详细]

  • 花脸

    欢迎欣赏《花脸》做孩子的时候,盼过年的心情比大人来得迫切,吃穿玩乐花样都多,还可以把来拜年的亲友塞到手心里的压岁钱都积攒起来,做个小富翁。但对于孩子们来说,过年的魅力还有一层更深在的缘故,便是我要写在这几张纸上...[详细]

  • 狮子头

    欢迎欣赏《狮子头》梁实秋;狮子头,扬州名菜。大概是取其形似,而又相当大,故名。北方饭庄称之为四喜丸子,因为一盘四个。北方做法不及扬州狮子头远甚。我的同学王化成先生,扬州人,幼失恃,赖姑氏扶养成人,姑善烹调,化成...[详细]

  • 火腿

    欢迎欣赏《火腿》梁实秋;从前北方人不懂吃火腿,嫌火腿有一股陈腐的油腻涩味,也许是不善处理,把滴油一部分未加削裁就吃下去了,当然会吃得舌矫不能下,好像舌头要黏住上膛一样,有些北方人见了火腿就发怵,总觉得没有清酱肉...[详细]

  • 欢迎欣赏《蟹》梁实秋;蟹是美味,人人喜爱,无间南北,不分雅俗。当然我说的是河蟹,不是海蟹。在台湾有人专程飞到香港去吃大闸蟹。好多年前我的一位朋友从香港带回了一篓螃蟹,分飧我两只,得膏馋吻。蟹不一定要大闸的,秋高...[详细]

  • 生炒鳝鱼丝

    欢迎欣赏《生炒鳝鱼丝》梁实秋;在北方只有河南餐馆卖鳝鱼。山东馆没有这一项。食客到山东馆子点鳝鱼,是外行。河南馆做鳝鱼,我最欣赏的是生炒鳝鱼丝。鳝鱼切丝,一两寸长,猪油旺火爆炒,加进少许芫荽,另盐,不须其他任何配...[详细]

  • 瓦块鱼

    欢迎欣赏《瓦块鱼》梁实秋;严辰是浙江人,在鱼米之乡居然也怀念北人的烹鲜。故都虽然尝不到黄河鲤,但是北平的河南馆子治鱼还是有独到之处。厚德福的瓦块鱼便是一绝。一块块炸黄了的鱼,微微弯卷做瓦片形,故以为名。上面浇着...[详细]

  • 两做鱼

    欢迎欣赏《两做鱼》梁实秋;常听人说北方人不善食鱼,因为北方河流少,鱼也就不多。我认识一位蒙古贵族,除了糟溜鱼片之外,从不食鱼;清蒸鲥鱼,干烧鲫鱼,他不屑一顾,他生怕骨鲠刺喉。可是亦不尽然。不久以前我请一位广东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