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发布日期:20-06-04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蛇

  在高可触天底桄榔树下。我坐在一条石凳上,动也不动一下。穿彩衣底蛇也蟠在树根上,动也不动一下。多会让我看见它,我就害怕得很,飞也似地离开那里,蛇也和飞箭一样,射入蔓草中了。
 
  我回来,告诉妻子说:“今儿险些不能再见你的面!”“什么原故?”“我在树林见了一条毒蛇:一看见它,我就速速跑回来;蛇也逃走了。……到底是我怕它,还是它怕我?”妻子说:“若你不走,谁也不怕谁。在你眼中,它是毒蛇;在它眼中,你比它更毒呢。”但我心里想着,要两方互相惧怕,才有和平。若有一方大胆一点,不是它伤了我,便是我伤了它。
 
  —— 许地山



上一篇:

下一篇:爱底痛苦

本文标题: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642.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