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发布日期:20-06-04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笑

  我从远地冒着雨回来。因为我妻子心爱底一样东西让我找着了;我得带回来给她。
 
  一进门,小丫头为我收下雨具,老妈子也借故出去了。我对妻子说:“相离好几天,你闷得慌吗?……呀,香得很!这是从哪里来底?”
 
  “窗棂下不是有一盆素兰吗?”
 
  我回头看,几箭兰花在一个汝窑钵上开着。我说:“这盆花多会移进来底?这么大雨天,还能开得那么好,真是难得啊!……可是我总不信那些花有如此底香气。”
 
  我们并肩坐在一张紫檀榻上。我还往下问:“良人,到底是兰花底香,是你底香?”
 
  “到底是兰花底香,是你底香?让我闻一闻。”她说时,亲了我一下。小丫头看见了,掩着嘴笑,翻身揭开帘子,要往外走。
 
  “玉耀,玉耀,回来。”小丫头不敢不回来,但,仍然抿着嘴笑。“你笑什么?”“我没有笑什么。”我为她们排解说:“你明知道她笑什么,又何必问她呢,饶了她罢。”妻子对小丫头说:“不许到外头瞎说。去罢,到园里给我摘些瑞香来。”小丫头抿着嘴出去了。



上一篇:爱底痛苦

下一篇:三迁

本文标题: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644.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