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发布日期:20-06-04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愿

  南普陀寺里的大石,雨后稍微觉得干净,不过绿苔多长一些。天涯底淡霞好象给我们一个天晴底信。树林里底虹气,被阳光分成七色。树上,雄虫求雌底声,凄凉得使人不忍听下去。妻子坐在石上,见我来,就问,“你从哪里来?我等你许久了。”
 
  “我领着孩子们到海边捡贝壳咧。阿琼捡着一个破贝,虽不完全,里面却像藏着珠子底样子。等他来到,我教他拿出来给你看一看。”
 
  “在这树荫底下坐着,真舒服呀!我们天天到这里来,多么好呢!”
 
  妻说:“你那里能够……”
 
  “为什么不能?”
 
  “你应当作荫,不应当受荫。”
 
  “你愿我作这样底荫么?”
 
  “这样底荫算什么!我愿你作无边宝华盖,能普荫一切世间诸有情。愿你为如意净明珠,能普照一切世间诸有情;愿你为降魔金刚杵,能破坏一切世间诸障碍;愿你为多宝盂兰盆,能盛百味,滋养一切世间诸饥渴者;愿你有六手,十二手,百手,千万手,无量数那由他如意手,能成全一切世间等等美善事。”
 
  我说:“极善,极妙!但我愿做调味底精盐,渗入等等食品中,把自己底形骸融散,且回复当时在海里底面目,使一切有情得尝咸味,而不见盐体。”
 
  妻子说:“只有调味,就能使一切有情都满足吗?”
 
  我说:“盐底功用,若只在调味,那就不配称为盐了。”



上一篇:三迁

下一篇:愚妇人

本文标题: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646.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