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愚妇人

发布日期:20-06-04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愚妇人

  从深山伸出一条蜿蜒的路,窄而且崎岖。一个樵夫在那里走着,一面唱: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鸧鹒一鸣草又生。
 
  草木青青不过一百数十日,
 
  到头来,又是樵夫担上薪。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鸧鹒一鸣虫又生。
 
  百虫生来不过一百数十日,
 
  到头来,又要纷纷扑红灯。
 
  鸧鹒,鸧鹒,来年莫再鸣!
 
  ……
 
  他唱时,软和的晚烟已随他底脚步把那小路封起来了,他还要往下唱,猛然看见一个健壮的老妇人坐在溪涧边,对着流水哭泣。
 
  “你是谁?有什么难过的事?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助你。”
 
  “我么?唉!我……不必问了。”
 
  樵夫心里以为她一定是个要寻短见底人,急急把担卸下,进前几步,想法子安慰她。他说:“妇人,你有什么难处,请说给我听,或者我能帮助你。天色不早了,独自一人在山中是很危险的。”
 
  妇人说:“我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难过。自从我父母死后,我就住在这树林里。我底亲戚和同伴都叫我做石女。”她说到这里,眼泪就融下来了。往下她底话语就支离得怪难明白。过一会,她才慢慢说:“我……我到这两天才知道石女底意思。”
 
  “知道自己名字底意思,更应当喜欢,为何倒反悲伤起来?”
 
  “我每年看见树林里底果木开花,结实,把种子种在地里,又生出新果木来;我看见我底亲戚、同伴们不上二年就有一个孩子抱在她们怀里。我想我也要像这样——不上二年就可以抱一个孩子在怀里。我心里这样说,这样盼望,到如今,六十年了!我不明白,才打听一下。呀,这一打听,叫我多么难过!我没有抱孩子底希望了,……然而,我就不能象果木,比不上果木么?”
 
  “哈,哈,哈!”樵夫大笑了,他说:“这正是你底幸运哪!抱孩子底人,比你难过得多,你为何不往下再向她们打听一下呢?我告诉你,不曾怀过胎底妇人是有福的。”
 
  一个路旁素不相识底人所说底话,那里能够把六十年底希望——迷梦——立时揭破呢?到现在,她底哭声,在樵夫耳边,还可以约略地听见。



上一篇:

下一篇:蜜蜂和农人

本文标题:愚妇人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64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