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发布日期:20-06-04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香

  妻子说:“良人,你不是爱闻香么?我曾托人到鹿港去买上好的沉香线;现在已经寄到了。”她说着,便抽出妆台底抽屉,取了一条沉香线,燃着,再插在小宣炉中。我说:“在香烟绕缭之中,得有清谈。给我说一个生番故事罢。不然,就给我谈佛。”妻子看了看我说:“生番故事,太野了。佛更不必说,我也不会说。”“你就随便说些你所知道底罢,横竖我们都不大懂得;你且说,什么是佛法罢。”“佛法么?——色,——声,——香,——味,——触,——造作,——思维,都是佛法;惟有爱闻香底爱不是佛法。”
 
  “你又矛盾了!这是什么因明?”
 
  “不明白么?因为你一爱,便成为你底嗜好;那香在你闻觉中,便不是本然的香了。”



上一篇:蜜蜂和农人

下一篇:信仰底哀伤

本文标题: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649.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