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鸟谜

发布日期:20-06-30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鸟谜

  前几年,常往山里跑,每次进山,总会遇到一些有意思的事情。那次在雁荡山,就有一次小小的奇遇。
 
  我和几位同伴挑一条少有人行走的野径游山,一路上常被一些藤藤蔓蔓挡住去路,得折腾一会儿才能继续朝前走。就在寻路的时候,同伴中的一位惊喜地喊起来:“好漂亮的鸟蛋!”几个人围上前去一瞧,都不由得惊叹了:三颗滴溜滚圆的小鸟蛋,粲然夺目地躺在一堆枯草之中。鸟蛋的大小如同孩子们玩的玻璃弹子,颜色也奇特,天蓝色,隐隐约约有一些墨绿的斑点。如不是在深山枯草中发现它们,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鸟蛋,谁说这些不是精巧别致的工艺品呢!
 
  三颗鸟蛋被一位同伴小心翼翼地装进了口袋,于是大家重新上路。同伴中的另一位,从小在山里长大,竟老是念念不忘这三颗鸟蛋:“哎,我说,把这三个蛋放回原处去吧。”
 
  “为什么?”
 
  “等一会儿,雌鸟会来找我们的。”
 
  “哪有这种事情,你想象力太丰富了。”
 
  “真的,不骗你们,那时候听山里的老人说,捣了荒山野草里的鸟蛋,鸟要找来报仇的呢!”山里长大的同伴说得挺认真。可谁也不理会他的话,只觉得他可笑,年纪轻轻却满脑瓜子朽木疙瘩。
 
  没走出二百米,怪事就来了。一只白胸脯的灰褐色小鸟,从后面追了过来,绕着我们的头顶兜圈子,嘴里发出一种急促不安的啼唤。不多久,又飞来了第二只鸟,两只鸟一高一低,不停地绕着我们飞。
 
  大家谁也没说一句话,都停住了脚步,呆呆地看着这一对奇怪的小鸟。它们越飞越低,有时甚至差点扑到脸上来。它们的叫声也越来越急促,似乎在愤愤地咒骂着什么。
 
  大约站了五分钟,两只鸟丝毫没有放弃我们的样子,依然围着我们急急地飞,愤愤地叫。山里长大的同伴突然喊起来:“还愣什么,快把蛋还它们呀!”
 
  拾蛋的同伴赶紧从口袋里捣出鸟蛋,慌里慌张地把它们搁到一块大石头上。然而所有的人都傻了眼:三个鸟蛋全碎了,透明的蛋清在石头缝里无声无息地流淌,天蓝色的蛋壳成了一些碎片片……
 
  两只鸟敛起翅膀,停落在那块大石头上。我们都紧张地注视着它们,不知它们将如何动作。两只鸟绕着碎了的鸟蛋蹦跳着,嘴里停止了啼鸣,似乎是既无惊愕,也无悲哀。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它们停止了蹦跳,盯着脚边的碎蛋,面对面呆呆地站定了。依然听不见啼号,仿佛是一种默哀。可惜不懂鸟的表情,否则,大概能从它们呆瞪着的眼睛里发现伤心和绝望的。
 
  重新上路时,心头似乎负着沉沉的歉疚。山里长大的那位同伴脸色有些不自然,嘴里在低声嘀咕着:“看吧,看吧,它们会找来的!”正说着,只听见头顶响起一阵尖厉的鸟鸣,是那两只鸟,果然又找来了。它们在我们的头顶盘旋了四五圈,便迅疾地飞去,消失在密密的丛林中。而它们的啼唤却久久在我们耳畔萦绕,这一声高一声低的啼唤,听得让人揪心,我们不禁面面相觑。
 
  我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来:
 
  森林中的一棵老树上,有一窝出壳不久的小喜鹊,当它们大张着小嘴等外出觅食的母亲时,一只饥饿的秃鹫扑了下来,残忍地生吞了毫无抵抗能力的小喜鹊。小喜鹊的母亲飞回来发现儿女们已被杀害,凄哀地绕鸟窝盘旋着。当见到凶手时,喜鹊竟然奋不顾身地扑了上去。扬扬得意的秃鹫舔着钩嘴上的鲜血,根本不把悲愤的喜鹊放在眼里,举翅轻轻一扇,就差点儿把喜鹊扇落在地。如此反复几次,喜鹊精疲力竭,终于歪歪斜斜地飞入密林深处。秃鹫以为平安无事了,蹲在树杈上闭目养神。奇迹就在这以后出现了!不多一会儿,喜鹊从密林中飞回来,并且带来一群喜鹊。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在森林里展开了。喜鹊们雨点般毫无畏惧地向秃鹫发起了攻击。秃鹫立即挥舞巨大有力的翅膀,把许多喜鹊打落在地,那钩嘴和利爪更厉害,不断有喜鹊在它的反击下牺牲。然而喜鹊绝没有退却的意思,前赴后继,轮番向秃鹫进攻着。林子里,轰鸣着喜鹊愤怒激动的呼号,秃鹫的光脑袋上被啄出血来了,它身上那些灰褐色的羽毛也一根一根被拔了下来,在喧闹的空中飞扬着。它这才慌乱了,展翅想溜,然而,已经无路可走——密林中不停地有喜鹊飞出来,成千上万只喜鹊像一片黑压压的云,遮住了天空,遮住了日光,这是一张无法冲破的复仇之网。秃鹫无可奈何,只能守在树上拼死抵抗。喜鹊们的进攻越来越有力。混战中,秃鹫的一只眼睛被啄瞎了,它的嚎叫淹没在喜鹊们愤怒的呼号中……秃鹫,那凶猛的饕餮之徒,终于被彻底摧垮,羽毛被拔得所剩无几,像屠宰场中刚刚被煺了毛的死火鸡,躺倒在腐叶和败草之中。在如血的残阳中,喜鹊们无声地重归密林,不知去向……
 
  当上述镜头从我的记忆库藏中游出来,一幕一幕重现在眼前时,我有些紧张了。今天,我们会不会成为那只倒霉的秃鹫?如果那两只飞走的山雀真从山里引来一大群愤怒的鸟找我们报复,事情可不是好玩的!我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只是默默地跟着同伴们踏荒前行。
 
  那个下午是索然无味的。我们在荒草和乱石中转了半天,竟迷失了方向,辨不清东西南北。山中的风景名胜仿佛都躲着我们,所到之处,尽是野沟荒岭。一直到天黑下来,才找到一条出山的路。这时,几个人都是汗垢满身,狼狈不堪了。我们坐在路边的一棵樟树下,突然,头顶响起了鸟叫,又尖厉又悲哀,和山里那两只鸟一模一样,只是这叫声中似乎多了一种嘲讽的味道。等我们抬头寻觅时,只看见树叶簌簌动了几下,两个小小的黑影在幽暗的天幕中闪了一闪,然后便什么也没有了。
 
  “瞧,它们报复了我们,让我们在山里白转了半天。”山里长大的那位同伴已经沉默了半天,此刻总结似的吐出一句话来。
 
  没有人赞同,也没有人反驳。也许,这只是一次巧合吧。我想,在大自然和生命之间,还有许多不为人类所知的奥秘,还有许多未解之谜,这大概是谁也不会否认的。



上一篇:家鼠

下一篇:旅伴

本文标题:鸟谜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79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