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丙戌说狗

发布日期:20-06-30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丙戌说狗

  农历丙戌,生肖逢狗,所谓“狗年”。狗,一时成了热门话题。
 
  走在街头,不时会看到有关狗年的广告。狗是当代人生活中最热门的宠物,狗的品类也是五花八门,不亚于商铺里花样翻新的时装。不过,中国人的词典里,狗却不是个吉祥之词,随口能说出的有关的狗的成语和俗语,大多含义不雅,如:狗腿子、狗奴才、狗杂种、狗崽子、狗东西、狗血喷头、狗仗人势、狗尾续貂、狗急跳墙、狗屁不通、狼心狗肺、狐朋狗友、贼头狗脑、鸡鸣狗盗、偷鸡摸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要在现成的词典里找几个带有“狗”字的褒义词,还真不容易。前几天,在热闹的淮海路上,看到这样一条红字大标语:“狗年行狗运”,不禁哑然失笑。这标语当然是想表示吉利,但读来却生硬刺耳。我想,大概不会有多少人会宣称自己要交“狗运”吧。
 
  中国人对待狗,确实有点不公平,那么多贬义词,都和狗有关。在中国人的古老神话中,也没有多少和狗有关的美好的传说。人们熟悉的,有“天狗吞月”的故事,有《西游记》中帮二郎神咬翻了孙悟空的那头哮天犬。两则故事中,狗的形象都不美妙。《晋书·天文志》中有二十八星宿,狗是其中一个星宿,谓之“娄金狗”。不过这并不算什么大荣耀,在这二十八星宿中,和狗并列的不仅有獐鼠狐狼之类,连蚯蚓和蚊子也榜上有名。
 
  在丙戌春节临近时,应该为狗说一点好话,这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狗是人类的最亲近的动物,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自有史以来,狗便是人类的朋友。中国人说的六畜,狗一直榜上有名,《三字经》中说得很明白:“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狗是人类生活的好帮手,狗能为人看门守夜,能保护牛羊,能参与围猎。在中国古代的传说故事中,有两则关于狗的故事,也许知道的人不多,但却道出了狗的好处。一则在唐代段成式的《酉阳杂俎》中,有这样的故事情节:一老地主病亡,遗有二子,哥哥贪心,弟弟忠厚。分家时,哥哥独吞大部分家产,弟弟只得到一点贫瘠的土地,还有一条老狗。分家后,弟弟和那条狗相依为命,狗不仅陪伴他过日子,还为他拉犁耕田。狗死后,变成一只老鸦,每天停栖在弟弟门前的柳树上,一边叫,一边排泄出金子,后来又变成大雁,飞到弟弟的柳条筐里下蛋。弟弟因此过着富足的生活。而那个贪心的哥哥,却耗尽家产,最后穷困潦倒。还有一则故事,和晋代文豪陆机有关。陆机是松江人,养有一条狗,名黄耳,终日不离左右,此狗黠慧,颇解人意,能听懂主人的话。陆机羁旅京师洛阳,独居客栈,很久没有和家里联系,便开玩笑对身边的黄耳说:“你能帮我送信到家里去吗?”黄耳摇尾点头,似在应允。陆机试着写了一封信,装在竹筒中,将竹筒系在黄耳脖子上。黄耳当即离开客栈,独自飞奔南下。洛阳离松江千里之遥,一条狗要翻山越岭过江涉河抵达目的地,怎么可能。然而五十天后,精疲力竭的黄耳竟带着陆机家里的回信返回洛阳。陆机读完家信,方才发现历尽千辛万苦的黄耳已躺在他脚下静静死去。陆机抱着黄耳痛哭流涕,如失亲人,他亲手厚葬爱犬,为它筑墓立碑,在当时传为美谈。
 
  狗对主人的忠诚,没有任何动物能及。古往今来,“义犬救主”、“忠犬殉主”的故事数不胜数。“儿不厌母丑,狗不嫌家贫”,大概是说到狗的难得的褒义语句,不过描绘的却是实情。现代作家的小说中,也有一些令人难忘的狗。如峻青的小说《老水牛爷爷》中那条大黄狗,老水牛爷爷用身体堵洪水在坝下献身,他养的大黄狗在堤坝上绝食半个月,最后抑郁而死。胡景芳的小说《苦牛》中,也写了一条聪明忠诚的狗,这条名为“大黑”的狗和他的小主人苦牛同甘共苦,不畏强暴,不恋富贵,最后躺在苦牛的墓地上死去。这样的情节,相信不是作家的凭空杜撰。最近,收到很多贺年卡,不少卡上印有狗的图案,北京一位朋友寄来的一张贺卡上,画着一条可爱的小狗,作者是画家韩美林。于是想起韩美林对我讲过的故事,那是他和一条小狗的故事。“文革”中,韩美林受尽批判凌辱,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和他接近,只有一条忠诚的小狗,不管他如何落难,始终跟随他亲近他,暴徒的呵斥毒打,无法改变这条小狗对他的忠诚。韩美林从狱中释放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条小狗,然而那条被打成重伤的小狗已经奄奄一息。人性中珍贵的美德,竟在一条小狗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很多年之后,韩美林回忆起这条小狗,依然泪水盈眶。
 
  说起狗的好处,当然也可以说说狗的勇猛机警和聪明。狗的勇猛,在动物中也很难得,一犬能伏野牛,二犬能御群狼,三犬能敌猛虎,四犬能降雄狮,这样的描述,好像有些夸张,却是事实。而那些训练有素的警犬,不仅勇猛,而且灵敏,很多人类无法做到的事情,它们能做到,它们的鼻子,能嗅出罪犯最细微的蛛丝马迹。
 
  从前,我们常常讽刺西方社会养狗成风,养狗,似乎就是奢侈无聊的象征。现在,养狗已成为很普通的事,狗成了许多家庭的一分子。打开电视,常常能看到狗在电视屏幕上摇头摆尾,这也是世风。我没有养过狗,但看到不少亲友热衷此道,也听他们津津乐道谈他们的狗宝贝,他们的日子因为狗而增添很多乐趣。不过,看到那些牵着名犬趾高气扬、炫耀攀比的人,心里还是有点别扭。其实,对狗的评价,都是源自人的好恶标准。中国人的词典中为什么有那么多贬狗的词语,其实大多也是因为狗的忠诚。狗不会分辨人世间的善恶,只要是主人,一律忠诚不贰。恶人养狗,狗便会帮着作恶,狗仗人势乱咬乱叫,于是留下无数骂名。我想,只要人心向善,恶狗大概也会越来越少吧。
 
  窗外爆竹声声,正在迎接新春。其实,新年和狗并没有什么关系,丙戌春节来临时,说几句有关狗的闲话,供读者一笑。近日上网,见网上有不少关于狗的春联,其中不乏智慧之作,谨选一联,作为这篇杂谈的结尾:
 
  於亲愿效犬马之劳,於国甘献犬马之忠。



上一篇:鹰之死

下一篇:汉陶马头

本文标题:丙戌说狗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800.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