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孔雀翎

发布日期:20-06-30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孔雀翎

  三支长长的孔雀翎,插在那只白瓷大肚花瓶里。孔雀翎真像是极精致的工艺品,细而柔软的羽毛整齐潇洒地沿着翎骨向两边分开,说不清这些羽毛是什么颜色,绿不像绿,黄不像黄,阳光一照,还有金色闪出来。翎骨越往上越细,沿翎骨向上互生的羽毛却依然细密柔长,到翎骨顶端,两边的羽毛便会合成一个椭圆。椭圆内的色彩极为奇丽:中间是一个墨蓝的圆点,圆点周围绕一圈耀眼的褐绿,这就是被人们称作“孔雀蓝”的那种颜色,再向外是淡淡的褐绿,椭圆的四周是一圈极不显眼的金黄色细边,仿佛用小狼毫蘸着色彩精心勾出。这色彩奇丽的椭圆很像一只大睁着的眼睛,神秘的目光人世间罕见。三支孔雀翎上,便有三只大睁着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我。
 
  孔雀翎之所以被世人以为美,大概主要就是因为这个色彩奇丽的椭圆。可是当这椭圆在我的目光里成为眼睛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知不觉笼罩了我。这眼睛,绝不是孔雀的眼睛,也不是人的眼睛,是什么的眼睛,我说不清楚。这眼睛里流露出的目光,是惊诧,是平静,是欢乐,是悲哀,我也说不清楚。你想,屋里老有那么三只不知为何物的大眼睛用神秘的目光盯着你,你会感觉如何?我有时被它们看得心里发毛,于是便将目光转向别处,这时,眼前就闪出了一双小小的、狡黠的人眼睛……
 
  这是一个乡下来的中年女人,她站在一条僻静的马路边上,小小的眼睛骨碌骨碌转着,追随来往的行人。人人都忍不住要看她一眼,因为她手里捧着一大把漂亮的孔雀翎,城市里难得见到这些珍贵的羽毛。行人们把她围住了,有人开始和她讨价还价。有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不停地向她提问,他们的对话引起我的兴趣:
 
  “这是真正的孔雀毛?”
 
  “那还有骗人的,货真价实的孔雀毛!”
 
  “是从活的孔雀身上拔下来的?”
 
  “当然。”
 
  “你们把孔雀毛都拔光了,孔雀还能活吗?”
 
  “……”
 
  卖孔雀毛的女人被少年问住了。不过她只狼狈了一两秒钟,马上镇静下来,乌黑的小眼珠一转,就理直气壮地又有了下文:
 
  “不会死,怎么会死!孔雀每年要褪毛,这些翎毛全是自己落下来的。”
 
  少年愣了一愣,他从女人手里抽出一支孔雀翎,仔仔细细观察了半天,表情极其严肃。显然,他并不相信女人的回答。
 
  “哦,可怜的孔雀,拔光了毛,还算什么孔雀!”
 
  人们忙着挑孔雀翎,忙着付钱,谁也不再理会少年的自言自语。中年女人斜了少年几眼,用鼻子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微笑,俨然是胜利者的表情。
 
  少年空着手默默地走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从那一大扎孔雀翎中挑了三根。我没有少年想得那么多。孔雀翎在风中飘摇的姿态和那些神奇的色彩迷住了我。
 
  谁想到从此以后会有三只奇怪的大眼睛时时盯住我呢!在那些含义不明的凝视中,我想起了那个女人,想起了那个少年,想起了他们的对话,从而也幻想出很多揪心的画面:
 
  翩翩起舞的孔雀们突然落进猎人的网罗……
 
  一双双青筋毕露的手飞快地拔着孔雀翎,被缚的孔雀绝望地挣扎,被掠夺了的毛孔里淌着鲜血……
 
  光秃秃的孔雀在寒风中颤抖……
 
  “拔光了毛,还算什么孔雀!”少年的声音不时在我耳畔回响。
 
  可怜的孔雀!这些漂亮的羽翎,本是雄性的象征,它们曾被用来向异性求爱,向同类示威,雄孔雀们所有的快乐、尊严和骄傲,都凝结在这些羽翎中。拔去羽翎,对孔雀们是何等的残酷……
 
  尽管被三只大眼睛盯着难受,我却始终没有将孔雀翎从大肚白瓷瓶中抽出。我想,那些以获取孔雀翎为营生的人之所以兴致勃勃不辞辛劳,是因为他们知道城市里有很多追求风雅的人士会欢迎这些羽毛,鄙人便是其中之一。想到这里,自己似乎也成了同谋。
 
  也许可以把这三只眼睛看成夸张了的孔雀的眼睛,那神秘的目光里流出的是愤怒还是嘲讽,我无法说清楚。



上一篇:汉陶马头

下一篇:光阴

本文标题:孔雀翎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3802.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