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在路上

发布日期:20-07-19       文章归类:散文随笔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在路上

  现在,他们动身了。如果我们不知道前面那几段故事,突然在路上遇见他们,一定会以为他们是两个人,小西和灰老鼠(谁也不会把影子当成一个人的);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是三个人:小西,灰老鼠,和一个脾气很坏、喜欢乱说话的影子。他们三个人在一条很长很长的道路上不断往前走。
 
  小西带着这个新换上的影子走路,麻烦真不少。这个影子非常沉重。(这也是这个影子同小西原来的影子不同的地方,小西原来的那个影子一点重量也没有。)现在小西拖着这样一个影子,脚上就像穿上了爸爸的长筒胶皮靴似的,迈一下步都得费好大的气力。小西走慢了,影子还不断抱怨。后来小西都走得出汗了,影子还不耐烦地催:“快些,快些!”等到小西走快了,影子又抱怨说:“干吗走得这么快呀,你要把我拖坏怎么的?”灰老鼠也跟着说:“是啊,小西应该注意一点。”
 
  过不了一会儿,影子又大声叫起来了:
 
  “你看你,根本就不管不顾,你把灰土都蹋起来了,把我身上都弄脏了!”
 
  小西没办法,只好道歉说:
 
  “我不是故意的,下次我注意得啦!”
 
  就这样,他们三个不断往前走。朦朦胧胧,他们好像在小胡同里走,又好像在山谷里走,又好像在森林里走。朦朦胧胧,他们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就这样走呀走呀,也闹不清楚他们到底走了多久,到底走了多远。后来,小西走得腿都有点发酸了,就问:
 
  “到底还要走多少时候啊?咱们都走了几十个钟点了。”
 
  灰老鼠说:
 
  “没那事儿!”
 
  影子嘲笑小西说:
 
  “他害怕了,他害怕了!”
 
  小西说:
 
  “我走累了。几个钟点总有了吧?”
 
  灰老鼠冷冷地回答:
 
  “也不对。现在没有时间了,反正是不算钟点了,走多少时候都没有关系。”
 
  影子又接着说:
 
  “是啊,爱走多少时候就走多少时候。我都没累你还累,你净瞎胡说!”
 
  小西有些生气了,对影子说:
 
  “是我带着你走,你一点都不出力,怎么会累呀!你不相信,我两条腿都发酸了。”
 
  灰老鼠说:
 
  “别吵了,别吵了!我教给你一个咒语,一念就不会累了,‘不累不累就不累,下课买糖喝汽水’。你要腿酸了,我也有一个咒语,一念两腿就不发酸了,‘不酸不酸真不酸,骑车踢球逛公园’。我还有一个咒语,谁要不累,一念了准累,你要不要听?”
 
  小西连忙打断他:
 
  “我不要那样的咒语。”
 
  小西就开始念那个叫人“不累”和那个让腿“不发酸”的咒语:
 
  不累不累就不累,
 
  下课买糖喝汽水。
 
  不酸不酸真不酸,
 
  骑车踢球逛公园。
 
  他一连念了好几遍,果然就觉得好多了。他们三个就这样在朦朦胧胧里面东拐一个弯,西拐一个弯,继续不断朝前走。
 
  后来,影子要求灰老鼠:
 
  “把那个叫人累的咒语教给我吧,我一点都不觉得累,太没意思了。”
 
  灰老鼠点头:
 
  “好吧!这个咒语是这样的,‘说累就累不稀奇,准备考试做习题’。”
 
  小西听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哎呀,糟糕!我的算术习题还没做。”
 
  影子说:
 
  “你又来了!你看你多么胆小,要是我就干脆不做!”
 
  灰老鼠安慰小西说:
 
  “没关系!这一次不做,下一次再做也是一样。”
 
  小西说:
 
  “妈妈会说我的。”
 
  灰老鼠说:
 
  “唉,你真是!妈妈说两句,一点都不要怕。她不会当真发脾气。你忘了,哪一次她说了你,以后不是马上又给你买糖买玩具?”
 
  小西说:
 
  “可是还有姐姐……”
 
  影子大声喊起来:
 
  “小大人儿!才不怕她咧!给她在黑板上画一幅大大的漫画,让同学们都瞧见,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训人!”
 
  灰老鼠说:
 
  “对,好主意!”
 
  小西说:
 
  “那么,好吧!我只玩儿这一次,下一次一定不玩儿了。”
 
  灰老鼠和影子同时叫起来:
 
  “对,就这一次!下次一定不玩儿了。”



上一篇:书桌

下一篇:秋天是用来分手的季节

本文标题:在路上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anwensuibi/4240.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