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生活感悟 >

放下名利无忧无虑

发布日期:20-06-02       文章归类:生活感悟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放下名利无忧无虑

  人人都想活得轻松、潇洒、快乐,但是,现实生活中,这些往往都难能如愿,大多数人终其一生也难得潇洒快乐。因为他们总是被一些东西拖住了手脚,纠缠在复杂的关系中,压倒了一颗自由的心,这些将人束缚起来的东西,就是功名利禄。所谓“世人都说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
 
  在很多人看来,功成名就就是人生的终极目标,似乎功名愈多,人生也就愈美好。其实,功名就像是一副用花环编织的罗网,只要你进去了,你就无法自在与逍遥。
 
  一生写出了无数经典着作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曾经这样描述功名——“名誉不过是葬礼时的点缀而已。”在超脱的佛教高僧看来,名誉地位更是灵魂获得自由的累赘,放下名利之心,人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有这样一个故事:有名的高僧洞山禅师年事已高,即将离开人世。听到这个消息,四面八方的人们都赶来面见禅师,连朝廷也派了人来。
 
  洞山禅师面容慈祥,带着净莲般的微笑望着满院的僧众,大声说:“我在世间沾了一点闲名,如今躯壳即将散坏,闲名也该去除。你们之中有谁能够替我除去闲名?”
 
  殿前一片寂静,众人都不知所措。这时,一个前几日才上山的小和尚径直走到禅师面前,恭敬地施礼之后,高声问道:“请问和尚法号是什么?”
 
  小和尚无礼的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向他投来埋怨的目光。有人低声斥责小沙弥目无尊长,对禅师不敬,还有人埋怨小沙弥太过无知,院子里一下变得闹哄哄的。
 
  只有洞山禅师,听了小和尚的问话后一脸欣慰,大声笑道:“好啊!现在我没有闲名了,还是这小和尚聪明呀!”
 
  洞山禅师闭目合十,安然离去了。小和尚热泪盈眶,施礼恭送师父。
 
  愤怒的众人将小和尚团团围了起来,众僧纷纷责问:“真是岂有此理!连洞山禅师的法号都不知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小和尚看着周围的人激动的样子,无奈地说:“禅师是我的师父,他的法号我岂能不知?”
 
  众僧追问:“那你为什么要那样问呢?”
 
  小和尚答道:“我是为了除去师父的闲名啊!”
 
  在老禅师看来,人生在世,名声和地位都是别人所给予的,并非我真心想要。名乃身外之物,虽然有人将其作为毕生的追求,洞山禅师却只把它当做不属于自己、不能随灵魂而去的“闲名”。小和尚的问题看似无礼,却点出名利地位都不属于人自身,众人追捧的“高僧”不过是个和尚,和尚只是种身份,连法号都只是个代号而已。
 
  这个世界正是因为名利而变得空虚和浮躁。虚名虽然能给人带来一时的心理满足感,但它也是人世间各种矛盾、冲突的重要起因,是人生中诸多烦恼、愁苦的根源所在。所以,虚名本身毫无意义和价值,有时还会害人不浅,这样华而不实的东西,舍弃它又有什么值得惋惜的呢?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为了名利而惺惺作态,斤斤计较,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金杯银山带不去,唯有因果伴始终。多少人为了名利终其一生,能做到舍弃名利的又有几个呢。洞山禅师虽然在临终时能放下虚名,自由离去,但是更多人却是追名逐利一生,耗尽生命之后才悟到虚名无用的道理,却悔之晚矣。
 
  平日里不过于将名利挂心,胜过虚耗了生命之后的懊悔,要想将有限的生命过得潇洒自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从现在开始,看淡名利,从容面对身外之名。
 
  因长住山西临济院而得名的临济禅师开创了佛教“临济宗”。在中唐以后,这种宗派很是兴盛。机锋峻烈的临济敢于“呵佛骂祖”,不把所谓“权威”和“经典”放在眼里。
 
  临济路过达摩塔,既不拜释迦牟尼,也不拜达摩祖师,世人都诚惶诚恐地礼拜佛祖,他却并不在意。
 
  临济上堂讲法时也常常语出惊人:“佛教的十二部经典,是擦屁股的旧纸;佛是虚幻之身,祖师达摩也只是一个老和尚。”座下的和尚都大惊失色,临济不慌不忙地解释说:“佛祖跟我们一样都是爹娘生养的,有生有死。你想成佛,就被佛魔抓住;你想求祖,就被祖魔抓住。如果有所求,都是苦事,还不如无所求。”
 
  临济还说:“你们如果想得到佛法,就不要受人拘禁和迷惑。向里向外,应该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遇到罗汉就杀罗汉,遇到父母就杀父母,这样才能不拘泥于物相,真正解脱。”
 
  临济禅师这里所讲的“杀”,并不是教人杀人犯罪,而是说我们应当从自己的内心祛除、傲视的意思,说简单一点就是:无所求。在临济禅师眼里,连佛祖都没有,哪还会有什么名利。不为名利所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欲望少了,也就不容易被心魔抓住,追名逐利。千万不能让名利遮了眼睛,从而迷失了做人的方向。
 
  虚名就像建筑在沙洲上的大厦。务虚名者,易招实祸;好虚名者,必多怨。没有功名的人对功名心心念念,待得到以后又害怕它会化为泡影,时时小心维护。宝贵的人生就在这患得患失中度过,哪里还有时间去品尝人生的甘美滋味呢?
 
  在主张“至誉无誉”的庄子看来,最大的荣誉就是没有荣誉,把荣誉看淡看轻,地位、声望都算不得什么,人生之乐,不在于高官厚禄,受人景仰,而在于平淡中的真实,内心的安宁才是真正的幸福
 
  不妨听庄子一言:“不为轩冕肆志,不为穷约趋俗,其乐彼与此同,故无忧而已矣。”不追求官爵的人,不因为高宫厚禄而喜不自禁,不因为前途无望、穷困贫乏而随波逐流,趋势媚俗。荣辱面前一样达观,也就无所谓忧愁了。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