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诗歌散文 >

再休怪我的脸沉

发布日期:20-12-14       文章归类:诗歌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再休怪我的脸沉

  不要着恼,乖乖,不要怪嫌
 
  我的脸绷得直长,
 
  我的脸绷得是长,
 
  可不是对你,对恋爱生厌。
 
  不要凭空往大坑里盲跳:
 
  胡猜是一个大坑,
 
  这里面坑得死人;
 
  你听我讲,乖,用不着烦恼。
 
  你,我的恋爱,早就不是你:
 
  你我早变成一身,
 
  呼吸,命运,灵魂——
 
  再没有力量把你我分离。
 
  你我比是桃花接上竹叶,
 
  露水合着嘴唇吃,
 
  经脉胶成同命丝,
 
  单等春风到开一个满艳。
 
  谁能怀疑他自创的恋爱?
 
  天空有星光耿耿,
 
  冰雪压不倒青春,
 
  任凭海有时枯,石有时烂!
 
  不是的,乖,不是对爱生厌!
 
  你胡猜我也不怪,
 
  我的样儿是太难,
 
  反正我得对你深深道歉。
 
  不错,我恼,恼的是我自己:
 
  (山怨土堆不够高;
 
  河对水私下唠叨。)
 
  恨我自己为甚这不争气。
 
  我的心(我信)比似个浅洼:
 
  跳动着几条泥鳅,
 
  积不住三尺清流,
 
  盼不到天光,映不着彩霞;
 
  又比是个力乏的朝山客,
 
  他望见白云缭绕,
 
  拥护着山远山高,
 
  但他只能在倦废中沉默;
 
  也不是不认识上天威力:
 
  他何尝甘愿绝望,
 
  空对着光阴怅惘——
 
  你到深夜里来听他悲泣!
 
  就说爱,我虽则有了你,爱,
 
  不愁在生命道上
 
  感受孤立的恐慌,
 
  但天知道我还想往上攀!
 
  恋爱,我要更光明的实现:
 
  草堆里一个萤火
 
  企慕着天顶星罗:
 
  我要你我的爱高比得天!
 
  我要那洗度灵魂的圣泉,
 
  洗掉这皮囊腌臜,
 
  解放内里的囚犯,
 
  化一缕轻烟,化一朵青莲。
 
  这,你看,才叫是烦恼自找;
 
  从清晨直到黄昏,
 
  从天昏又到天明,
 
  活动着我自剖的一把钢刀!
 
  不是自杀,你得认个分明。
 
  劈去生活的余渣,
 
  为要生命的精华;
 
  给我勇气,啊,唯一的亲亲!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