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诗歌散文 >

大帅,战歌之一

发布日期:20-12-14       文章归类:诗歌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大帅,战歌之一

  见日报,前敌战士,随死随掩,间有未死者,即被活埋。
 
  “大帅有命令以后打死了的尸体
 
  再不用往回挪(叫人看了挫气),
 
  就往前边儿挖一个大坑,
 
  拿瘪了的弟兄们往里掷,
 
  掷满了给平上土,
 
  给它一个大糊涂,
 
  也不用给做记认,
 
  管他是姓贾姓曾!
 
  也好,省得他们家里人见了伤心:
 
  娘抱着个烂了的头,
 
  弟弟提溜着一支手,
 
  新娶的媳妇到手个脓包的腰身!”
 
  “我说这坑死人也不是没有味儿,
 
  有那西晒的太阳做我们的伴儿,
 
  瞧我这一抄,抄住了老丙,
 
  他大前天还跟我吃烙饼
 
  叫了壶大白干,
 
  咱们俩随便谈,
 
  你知道他那神气,
 
  一只眼老是这挤。
 
  谁想他来不到三天就做了炮灰,
 
  老丙他打仗倒是勇,
 
  你瞧他身上的窟窿!——
 
  去你的,老丙,咱们来就是当死胚!”
 
  “天快黑了,怎么好,还有这一大堆?
 
  听炮声,这半天又该是我们的毁!
 
  麻利点儿,我说你瞧,三哥,
 
  那黑剌剌的可不又是一个!
 
  嘿,三哥,有没有死的,
 
  还开着眼流着泪哩!
 
  我说三哥这怎么来,
 
  总不能拿人活着埋!”——
 
  “吁,老五,别言语,听大帅的话没有错:
 
  见个儿就给铲,
 
  见个儿就给埋,
 
  躲开,瞧我的;欧,去你的,谁跟你啰嗦!”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