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诗歌散文 >

罪与罚

发布日期:20-12-14       文章归类:诗歌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罪与罚

  在这冰冷的深夜,在这冰冷的庙前,
 
  匍匐着,星光里照出,一个冰冷的人形,
 
  是病吗?不听见有呻吟。
 
  死了吗?她肢体在颤震。
 
  啊,假如你的手能向深奥处摸索,
 
  她那冰冷的身体里还有个更冷的心!
 
  她不是遇难的孤身,
 
  她不是被摈弃的妇人,
 
  不是尼僧,尼僧也不来深夜里修行;
 
  她没有犯法,她的不是寻常的罪名:
 
  她是一个美妇人,
 
  她是一个恶妇人——
 
  她今天忽然发觉了她无形中的罪孽,
 
  因此在这深夜里到上帝跟前来招认。
 
  罪与罚(二)
 
  “你——你问我为什么对你脸红?
 
  这是天良,朋友,天良的火烧,
 
  好,交给你了,记下我的口供,
 
  满铺着谎的床上哪睡得着?
 
  “你先不用问她们那都是谁,
 
  回头你——(你有水不?我喝一口。
 
  单这一提我的天良就直追,
 
  逼得我一口气直顶着咽喉。)
 
  “冤孽!天给我这样儿:毒的香,
 
  造孽的根,假温柔的野兽!
 
  什么意识,什么天理,什么思想,
 
  哪敌得住那肉鲜鲜的引诱!
 
  “先是她家那嫂子,风流,当然
 
  偏嫁了个丈夫不是个男人,
 
  这干烤着的木柴早够危险,
 
  再来一星星的火花——不就成!
 
  “那一星的火花正轮着我——该!
 
  才一面,够干脆的,魔鬼的得意,
 
  一瞟眼,一条线,半个黑夜,
 
  十七岁的童贞,一个活寡的急!
 
  “堕落是一个进了出不得的坑,
 
  可不是个陷坑,越陷越没有底,
 
  咒他的!一桩桩更鲜艳的沉沦,
 
  挂彩似的扮得我全没了主意!
 
  “现吃亏的当然是女人,也可怜,
 
  一步的孽报追着一步的孽因,
 
  她又不能往阉子身上推,活罪——
 
  一包药粉换着了一身的毒鳞!
 
  “这还是引子,下文才真是孽债。
 
  她家里另有一双并蒂的白莲,
 
  透水的鲜,上帝禁阻闲蜂来采,
 
  但运命偏不容这白玉的贞坚。
 
  “那西湖上一宿的猖狂,又是我,
 
  你知道,捣毁了那并蒂的莲苞
 
  单只一度!但这一度!谁能饶恕,
 
  天,这蹂躏!这色情狂的恶屠刀!
 
  “那大的叫铃的偏对浪子情痴,
 
  她对我矢贞,你说这事情多瘪!
 
  我本没有自由,又不能伴她死,
 
  眼看她疯,丢丑,喔!雷砸我的脸!
 
  “这事情说来你也该早明白,
 
  我见着你眼内一阵阵的冒火,
 
  本来!今儿我是你的囚犯,听凭
 
  你发落,你裁判,杀了我,绞了我。
 
  “我半点儿不生怨意,我再不能
 
  不自首,天良逼得我没缝儿躲,
 
  年轻人谁免得了有时候朦混,
 
  但是天,我的分儿不有点太酷?
 
  “谁料到这造孽的网兜着了你,
 
  你,我的长兄,我的唯一的好友!
 
  你爱箕,箕也爱你;箕是无罪的,
 
  有罪是我,天罚那离奇的引诱!
 
  “她的忠顺你知道,这六七年里,
 
  她哪一事不为你牺牲,你不说
 
  女人再没有箕的自苦,她为你
 
  甘心自苦,为要洗净那一点错。
 
  “这错又不是她的,你不能怪她,
 
  话说完了,我放下了我的重负,
 
  我唯一的祈求是保全你的家。
 
  她是无罪的,我再说,我的朋友!”



上一篇:两地相思

下一篇:献词

本文标题:罪与罚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higesanwen/530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