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故乡人

发布日期:19-07-26       文章归类:抒情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故乡人

  十月,是桂树亮丽飘香的季节。黄灿灿的米粒似的桂花散发着浓郁的香味,更有趣的事,我见到了开着橙红色的米粒似的桂花树,让人联想到桔子红了的意境:一片喜庆的氛围。散步在城市的街道上,闻着这桂树酝酿了一年后再次吐蕊的芬芳,看着人们在朝阳里在夕阳里舞蹈散步,儿时站在夕阳下眺望父母劳作归来的急切又闪入了我的脑海。
 
  故乡原是芦苇丛生的地方,建国初期,国家从一些人口密集地抽调了一些人员到那些荒芜的地方拓荒,我的父母也是其中之一。他们砍斫芦苇搭建茅庐,围湖造田,挖河开渠,修建水电站。
 
  故乡有一个湖,原是三国黄盖操练水兵的地方,我的故乡因此得名黄盖湖,与故乡陛邻地是三国古战场赤壁,更可趣的事是我的故乡与湖南省是交接之地。为了把湖南湖北的接壤地标志出来,故乡人和他们邻近的湖南人用他们的铁锹挖用他们的双肩挑出了一条二十多里长的人工河,河的北边连接黄盖湖,南通长江。在长江入口处,建有一个水电站,由湖南湖北省双方出资共建。读中学时,我和同学们有时相邀踏过水电大坝就到了湖南逛街去了。
 
  故乡的西部远接群山,在六十年代,那儿是故乡人用大堤围成的一片湿地。湿地里有莲藕,有菱角,有多样的鱼。湿地是故乡人的粮仓,每当故乡人断粮的日子,我们的父亲在劳累了一天后,在人们熟睡后,偷偷地在湖里踩藕捕鱼。
 
  故乡有一个水电站,叫八角坳,它是故乡人用双肩挑出来的。我姐十三岁就和那些成年人一起建八角坳,她个子高,那些巡视的上级干部问她多大了,她说十八了,他们也相信了。姐后来说,八角坳两边的山就是他们建站时挖土堆高的,建站后期,每挑一担土都不容易,因为要爬很高的坡。
 
  故乡的田地都很方正,因为那是故乡人平整出来的。田间沟渠纵横有序,那也是故乡人用双肩挑出来的。每到春天,故乡人就散开去打青蒿,我那时还在读小学就拿着镰刀到河堤上帮父母割青蒿,父母挑着一百多斤的担子颤悠悠到指定地点给青蒿过磅。站在大堤上,田埂上,河堤上,都是挑着担子的人。田里的水亮晶晶的,投放在水田里的青草碧绿碧绿的,还散发着青草的味儿。故乡人在绿色的春天里,把秋的丰收寄望在颤悠悠的扁担上。
 
  故乡有一大片鱼池,那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故乡人用稻田改造成的。那时故乡没有挖土机,他们就在冬季用双肩挑出来的。
 
  故乡的河堤年年都要加高。每逢汛期和冬季,故乡人都要从早到晚挑堤,午餐都是在工地上吃的。每年,河堤都在增高,故乡人每天吃的三担水是越来越难挑了,特别在冬天枯水季节,河床又窄又浅,湖南湖北的人挑水就更困难了。
 
  故乡的稻田面积很大,每年水稻种三季。每季成熟,田地是一片金黄,故乡人家家把镰刀磨得锃亮,镰刀在故乡人手里有力地挥舞着,稻谷在田里成排倒下,晒了两三天后,故乡人就地捆扎,上百斤的稻谷在故乡人的肩上吱吱呀呀地唱着歌,他们把熟熟的稻子挑到禾场上堆成了一座座山,那谷堆就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天堂。每当月亮升起,孩子们就爬到高高的谷堆上唱歌捉迷藏,有的在谷堆下玩打仗。稻谷脱粒后,故乡人又用双肩把稻草挑回家,那稻草堆就成了家家门前的小山。
 
  故乡在故乡人的双手劳作下,双肩负重下,从荒地变成了粮仓,从芦苇丛变成了秀美的家园。故乡人的双肩也从稚嫩磨成了钢。



上一篇:邂逅时空的爱恋

下一篇:思缘

本文标题:故乡人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huqingsanwen/1212.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