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发布日期:20-06-30       文章归类:抒情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井

  虽然人们仍旧把我称作井,但其实我早已失去了作为一口井的效用。我已经被封顶多年,只是不合时宜地独立于热闹的市声之中,只是默默地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做着古老的梦。我的水面上不会有一丝波纹,生命的声音和色彩已经远离我而去,连井壁上那些暗绿色的苔衣,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剥落,无声地飘进水里,融化在我暗无天日的幽寂中……
 
  如果问那些七八岁的孩子:井为何物?井是用来做什么的?从前的人为什么要在城市里挖井?孩子们也许会对你大睁着迷茫的眼睛,回答不出一个字来。在他们的眼里,我不过是一个高出地面的水泥疙瘩,他们可以在我的头顶上打牌、蹦跳,可以把我当作他们游戏中的一个旧时代的碉堡,可他们不会想到,在我的心里,也曾涌动过温暖的流水,也曾渴望着看见他们的笑脸,渴望着听见他们的呼喊吵闹。然而这一切都已经过去,我的眼前只有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倘使心里曾经有过灿烂的光明,如果被黑暗笼罩得太久,这光明也会逐渐消失。唉,我大概真的是没有用处了,过时了,是应该被人遗忘,被人遗弃了……
 
  记不清了,我已经多少日子没有看见过天光。从前,人们爱在井栏边探出他们的头,把他们的脸映到我的脸上,我曾经看到过无数不同的脸庞,看到过这些脸庞上许多不同的表情。人们把我当作真实清纯的镜子,来照他们世俗的脸。他们在我的清澈中欣赏他们自己的表情,看他们自己的嘴脸。老人的昏浊,姑娘的羞涩,小伙子的热烈,孩子们的天真和惊喜,都一清二楚地映照在我的水面上,这些表情的背景,都是深远的天空。这天空时而晴朗,时而阴晦,然而不管是蓝色还是灰色,都是辽阔明亮的背景,尽管我只能看见其中小小的一块。我听见过人们的笑声和哭声,那些遭遇不幸的女人曾把她们的泪珠滴落在我的水面,发出轻幽的回声。我最喜欢听孩子们对着我放开嗓门喊叫,听他们稚嫩的声音在我的面前悠悠荡漾……当然,最使我兴奋的,是那只被一根绳索系着的木桶,飘飘荡荡从天上悠然落下,在我的胸中激起轰然的回声,水花溅湿了砖砌的井壁,青绿的苔草在水的喧哗中微笑着目送水桶升向天空。这升向天空的清水,将把我的激情和梦想都泼洒在大地上……这一切都已是那么遥远,那么陌生。此刻,我的周围唯有沉寂和黑暗。
 
  在刺耳的喧嚣里,沉静是一种幸福;在长久的沉寂之中,有时也会使人向往生命的声息。这些日子,总有些声音袭扰着我。我不知道,从地面上传来的是什么声音,这声音由远而近,由幽弱而浊重,一阵又一阵地震荡着我,使我死寂的水面上漾起细微的涟漪……也许,属于我的那一份宁静将不复存在?
 
  我无法向世人讲述我此刻的不安和紧张。和这声音一起到来的,将是什么?我忐忑地等候,我的目光茫然而又焦灼地注视着头顶上那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
 
  随着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一道亮光闪电一般从我的头顶射入……啊,光明,久违的光明啊,你为什么如此刺眼?在你的闪耀之中,我什么也看不见,眼前一片眩晕。从天空纷纷落下的,是泥土和石块,如同一张灰蒙蒙的网,呼啸着向我罩来,几乎使我窒息。过了很久,我才喘过气,渐渐看清了我头顶出现的景象,六七张陌生的面孔,在井口探头探脑地往下看。我不明白,比起先前的人们,这些面孔为什么如此肥硕臃肿,这些面孔上的眼睛为什么如此咄咄逼人?面孔上的嘴巴们一张一合地翕动,他们在说话
 
  “哦,是一口井!”
 
  “嘿,还有水哪!”
 
  “是什么陈年老井,老古董,大概早发臭了吧?”
 
  “谁晓得呢?不过里面的水好像还清得很。”
 
  “清得很?你敢喝?”
 
  “算啦,别说废话!”
 
  “怎么办呢?”
 
  “那还用问,填掉拉倒!”
 
  嘴巴、眼睛、脑袋们一下子消失,井口露出了天空。这天空是陌生的,天空中看不见太阳和云彩,只有一幢幢我从未见过的高楼大厦,示威似的在空中晃动。
 
  又是一声巨响在我的头顶轰然而起,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在摇晃,天旋地动,古老的井壁发出可怕的开裂声,砖石在我的面前崩塌,泥土和巨石从天而降,钢铁的机械和高楼大厦们纷纷向我倒下来,压过来……
 
  在机械和砖石的喧嚣声里,谁也听不见我最后的呻吟。人们将忘记我,忘记在楼群的谷地中,曾经有过一口小小的古老的水井。不过我想,我大概永远不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的激情,我的幻想,我的追寻和向往,在毁灭的同时,又获得了新生,它们将沿着砖石的缝隙,无声地流向四面八方……



上一篇:秋兴

下一篇:历史

本文标题: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huqingsanwen/3807.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