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历史

发布日期:20-06-30       文章归类:抒情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历史

  一
 
  历史是什么?
 
  它看不见摸不着没有固定的形态。然而它涵盖所有流逝的岁月。没有人能够躲避它的剖视。就像一个人在海里游泳无法摆脱海水的拥抱,你跃出海面潜入海底,海水还是要淹没你,哪怕你变成一条飞鱼,展翅在天空滑翔,最后免不了仍会落进海里。没有人能够超越历史。
 
  那么,历史是什么呢?
 
  二
 
  一片土地的沧桑变迁可以是一部历史。
 
  一个民族的盛衰兴亡可以是一部历史。
 
  一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可以是一部历史。
 
  一个人的生活旅程可以是一部历史。
 
  一场战争可以是一部历史。
 
  一场球赛可以是一部历史。
 
  ……
 
  历史可以很长很长,长如黄河扬子江,生命的旅途有多么漫长它就有多么漫长,人类的年龄有多么古老它就有多么古老。
 
  历史可以很大很大,大如东海太平洋,世界有多么辽阔它就有多么辽阔,宇宙有多么浩瀚它就有多么浩瀚。
 
  历史可以很短很短,只是一个冬天或者一个夏天,只是抽一支烟的片刻,甚至只是眨眼瞬间。
 
  历史可以很小很小,小到一个庭院,一孔窑洞,甚至小到一个蚁穴。
 
  过去的一切,都是历史。
 
  三
 
  历史不是一张白纸,你想涂成什么颜色就可以是什么颜色。
 
  历史不是一块橡皮泥,你想捏成什么模样就可以是什么模样。
 
  历史不是一块绸缎,任你随心所欲剪裁成时髦的衣裳装饰自己。
 
  历史不是一把吉他,任你舞动手指在弦上弹出你爱听的曲子。
 
  历史是出窑的瓷器,它已经在烈火的煎熬中定型。你可以将它打碎,然后还原起来,它仍然是出炉时的形象。
 
  历史是汹涌的潮汐,它呼啸着冲上沙滩时人人都为之惊叹。它悄然退落时,许多人竟会忘却它的磅礴,忘却它曾经汹涌过,呼啸过,然而海滩忠实地记录着它的足迹,没有什么力量能将这足迹擦去。
 
  白蚁可以将史书蛀得千孔百疮,但历史却不会因此而走样。装潢精致堂皇的典籍未必是真历史。墨,可以书写真理,也可以编织谎言。谎言被重复一千次依然是谎言,真理被否定一万次终究是真理。
 
  四
 
  是的,历史是起伏的潮汐。涨潮,未必是历史的峰巅;落潮,也不是历史的中断,更不是历史的倒退,落潮之后,必定会有新的潮汐。
 
  在历史的潮汐中,个人只能是其中的一簇浪花。有人一生都想做一个冲浪者,脚踏着冲浪板,在迭起的浪峰上做种种令人惊叹的表演。然而他们不可能永远凌驾于浪峰之上,潮头总要把他们打入水中。而那些企图逆流而行的弄潮者,在历史前进的惊天动地的涛声中,他们的呼喊留不下一丝回声。
 
  历史将前进,这是必然。



上一篇:

下一篇:心灵是一棵会开花的树

本文标题:历史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huqingsanwen/3808.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