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面对永恒

发布日期:20-07-10       文章归类:抒情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面对永恒
 
  在荷马之后,豪尔斯·路易斯·博尔赫斯也许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盲人作家。太阳每天慷慨地普照着阿根廷的平原和群山,却无法照亮博尔赫斯眼前的道路。他必须被人搀扶引导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向他的目的地。然而他却用光彩四溢的文字,把一条宽广奇异的大道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他在自己的诗歌中写道:“上帝同时赐给我黑暗和智慧。”他的智慧在黑暗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面对着他的浩如烟海的著作,人们不知道究竟称他什么更合适:诗人、小说家、评论家、哲学家、学者……每一种称号,对他都切合,但又不全面。记得多年前我读他的一首题为《瞬间》的诗歌,深深地被他在诗歌中营造的那种玄妙幽深的气氛吸引,奇特的意象,令人回味无穷的哲理,使我领略了他精神世界的多姿多彩。“现时孤孤单单,记忆建立着时间。”“转瞬即逝的今天是微弱的,永恒的;你别指望另一个天堂和另一个地狱。”这些诗句经过翻译大概已失去了原有的韵律,但还是能让人读而难忘,因为,它们蕴藏的精神触角和哲理光芒,并未随语言的转换而消失。
 
  这几年,我至少在不下十位中国作家的小说或散文中看到博尔赫斯的名字。中国的作家们或是在自己的作品中引用他的语言,或是在文章中传播他的见解。这使我想起了博尔赫斯的一段话:“每当我们重温但丁或莎士比亚的一句诗,我们在某种意义上就回到了莎士比亚或但丁创作这句诗的那一时刻。总之,永生存在于其他人的记忆中和我们留下的作品中……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每个人就是从前死去的一切人。不仅是和我们血统相同的人。”现在,他自己的话在世界各地被不同血统的人重温引用着,用他自己的理论来解释这样的现象,他已经活在了后人的心里,已经获得了永生。
 
  其实,在生活中,永恒并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东西。永恒的状态,在这个世界不会消失,它们可能辉煌夺目,也可能极其平淡。当你在贝多芬的交响乐中激动不安时,你可能是体验到了那种辉煌的永恒,文明人类生存一天,这样激情磅礴的音乐就会使人激动一天。而当你走在崎岖的道路上饥肠辘辘时,其实也是体验到了一种永恒,人活着,就会有饥饿发生,永远如此。当我们在生活中感动或困惑,当我们在读到一篇精彩的文章时击节赞叹,心有共鸣时,我们便面对了某种永恒的状态。我们平平淡淡地活着,却每时每刻都面对着永恒。不过,一个写作者,如果心里老想着如何使自己的文字成为永恒,那大概有点滑稽,他的文字大体会在速朽之列。一个优秀的作家,写作时绝不会想着如何使自己的文字不朽,他要想的是,如何用最独特最自然的方式,把他的观察和思考,把他的憧憬和感悟,把他的故事表达出来,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生活中永恒的现象在他心中激起了波澜。博尔赫斯的一生,便是在用文字不断揭示他从生活中感受到的永恒。另一位杰出的阿根廷作家埃内斯托·萨瓦托曾经说:“当在博尔赫斯的作品中挖掘的时候,就会发现各种不同的化石:异教创始人的手稿、‘摸三张’牌戏的纸牌、克维多和斯蒂文森、探戈歌词、数学证明题、刘易斯·卡罗尔、埃利亚的芝诺、弗朗兹·卡夫卡、克里特岛的迷宫、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斯图尔特·米尔、德·昆西、戴绷紧软帽的美男子……”这些“化石”,有些我熟悉,有些我认识,有些我完全陌生。但是,在阿根廷,在拉丁美洲,在世界各地,它们拨动了无数人的心弦。不同地域的不同的人,在他的不同的作品中寻找到了不同的共鸣。这就是博尔赫斯的魅力所在。
 
  我想起了博尔赫斯的一篇散文《长城和书》。在博尔赫斯黑暗的世界里,中国的长城也在他智慧的视野之内。在这篇文章里,他谈到了中国的历史,谈了他对秦始皇焚书和筑长城的看法。在他的心目中,万里长城也是一种永恒。秦始皇为了炫耀帝国的强盛,为了塑造自己的形象而筑的长城,远比他的帝国和他的生命长久。岁月的风沙有一天会把长城湮没。然而作为历史,作为古代人类力量和智慧的象征,长城永远不会消失。人类精神的长城,是任何力量也无法摧毁的。读着这样的文字,我觉得博尔赫斯离我并不遥远,我甚至觉得他的形象已和我熟悉的长城叠合在一起,他正用他那双苍劲的手,抚摸着长城古老的城墙,一级一级往上攀登……



上一篇:向百岁巴金致敬

下一篇:爱的魔力

本文标题:面对永恒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huqingsanwen/3851.html

力成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