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成文学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寻梦

发布日期:20-12-19       文章归类:抒情散文       文章编辑:力成文学       阅读次数:

寻梦

  我失去一个梦,半夜里我披衣起来四处找寻。
 
  天昏昏,道路泥泞,我不知道应该走向什么地方。
 
  前面是茫茫一片白雾,无边无际,我看不见路,也找不到脚迹。
 
  后面也是茫茫一片白雾,雪似的埋葬了一切,我见不到一个人影。
 
  没有路。那么,梦会逃到什么地方去?
 
  我仍然往前面走。我小心下着脚步,我担心会失脚跌进沟里。
 
  我走到一家小店门前。柜台上一盏油灯,后面坐着一个白发老人。我向他打个招呼,问他是否见到我遗失的东西。
 
  “你找寻什么,年轻人?”
 
  “我找寻一个梦。”
 
  “梦?我这里多得很,”老人咧嘴笑起来;“我这里有的是梦,却不知道你要的是哪一种?”
 
  “我失去的是一个能飞的梦。”
 
  “我不知梦能飞不能飞,不过你看它们五颜六色,光彩夺目。你可以从里面挑选任何一个,并不要付多大的代价。”他给我打开了橱窗。
 
  无数的梦商品似的摆在那里。的确是各种各类的梦:有的样子威严,有的颜色艳丽,有的笑得叫人心醉,有的形状凄惨使人同情。这里面却没有一个能飞的梦。
 
  我失望地摇头,我找不到我失去的东西。
 
  “随便挑一个拿去吧,难道里面就没有一个你中意的?”老人殷勤地问。
 
  “没有。我只找寻我失去的那一个。别的我全不要!”
 
  “但是茫茫天地间,你往哪里去找寻你那个梦?年轻人,我应该给你一个忠告,
 
  失去的梦是找不回来的。”
 
  “我一定要找!从我身边失去的东西,我一定要找回来!”
 
  “傻瓜,为什么这样固执?”老人哂笑道,“多少人追寻过失去的梦了,你可曾见到什么人把梦追回来?听我的话,转回去好好地睡觉。”
 
  我却继续往前走。
 
  雾渐渐变为稀薄,我看见江水横在我的面前。
 
  我踌躇起来,没有舟楫,我怎么能达到彼岸?
 
  忽然一只小木船靠近岸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撑着篙竿高呼“过渡”。
 
  我立刻跳到船中,连声催促船夫火速前进。
 
  “老先生,为什么这样着急?半夜里还有什么要紧事情?”
 
  这个少年怎么称我做“老先生”?刚才在小店里,我还被唤做“年轻人”,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会增加了许多年纪?
 
  我没有工夫同他争论,我只问他:
 
  “喂,你有没有见到我那个失去的梦,那个能飞的梦?”
 
  少年不在意地回答:“我在这里见到的梦太多了,不知道哪一个是你的?若说能飞,它们都是从这江上飞过去的,没有一个梦会半路落在江里。”
 
  “我那个梦特别亮,比什么都亮。”
 
  “除了星星,我没有见到更亮的东西。那么你的梦并没有飞过这里,因为我见到的全是无光的影子。”
 
  “你能不能告诉我它飞往什么地方?”
 
  “我不能。不过我知道它一定不在对岸,我劝你不要过去。”
 
  “我一定要过去。请你把我快送过去,我愿出任何的代价。”
 
  少年把我送到了对岸。
 
  没有雾。天落着小雨。我走的全是滑脚的泥路。我好几次跌倒在途中,又默默地爬起来,揉着伤,然后更小心地前进。
 
  一座高山立在我面前。没有土,没有树,这是一座不可攀登的石山。
 
  “难道我应该空手转身回去?”我迟疑起来。
 
  “不能,不能!”我听见了自己的心声。
 
  “年轻人不能走回头路。”我的心这样说。
 
  我鼓起勇气攀登岩石,一个继续一个,直到我两手出血,两脚肿痛,两腿发软,我还在往上爬行。
 
  我几次失掉勇气,又恢复决心;几次停止,又继续上升;几次几乎跌落,又连忙抓紧岩石的边沿。最后我像一个病人,一个乞丐,拖着疲惫的身子和破褴的衣服立在山顶。我仍然看不到我那个失去的梦。
 
  上面是一望无垠的青天,下面是一片云海,雾海。在这么大的空间里只有一只苍鹰在我的头顶上盘旋。
 
  我的眼光跟着鹰翼在空中打转。我羡慕它能够那么自由自在地在无边的天海里上下飞翔。它一会儿飞得高高的,变成了一个黑点,一会儿又突然凌空下降,飞得那么低,两只翅膀正掠过我的头。我看见它那只锋利的尖嘴张开,发出一声嘲笑似的长啸。
 
  它一定在笑我立在山顶束手无策,也许就是它攫去了我的梦。所以它第二次掠过我的头上,我愤然伸出手去捉它的脚爪。我捉住了鹰,但是一个斤斗把我从山顶跌下去了……
 
  我睁开眼,我还是在自己的家里。原来我又失去了一个梦。



上一篇:光流

下一篇:憔悴的弦声

本文标题:寻梦

本文地址:http://www.ceasm.cn/shuqingsanwen/5487.html

力成文学